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暧光昧影正文第八节新组合的诞生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3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八节新组合的诞生,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八节新组合的诞生

门外果然站着阿彩与李芸,两个人兴高采烈的走进房间。阿彩边走边看手中的合同,只要加盖自己公司的公章,那就齐活。

“半仙,王总对你可真不错啊,安排这么好的房间给你。”李芸也在欣赏着房间。

“嗯~~!咳咳~~叫我孙董。”孙伴山有点尴尬的说道。

他是怕阿彩与李芸万一说漏了,橱柜中还藏着一个‘小姐’呢。到时候王总给她付‘按摩’费的时候,万一把事情说出去,那可就前功尽弃,做‘小姐’的为了钱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虽然是只做按摩的。但他又不能告诉李芸自己要了个小姐,虽然是被迫的,估计那也会被揍的不清。孙伴山知道,李芸这丫头特有‘正义感’。

“呵!我说半仙,真把自己当董事长了?我可告诉你,虽然你今天误打误撞办成了事情,但你的话也太多,本姑娘很生气。以后在我面前你给我说话客气点,等在合同上盖完公司的大印,你这假董事长马上就~”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孙伴山忽然放声高歌,破锣嗓子足以盖掉任何声音。

“你??你神经病啊!”阿彩正看着手中的合同,被孙伴山的嚎叫声吓了一跳。

“再唱我就用分筋错骨手把你嘴巴谢掉!”

孙伴山咯噔一下真的停了下来,对于李芸的话,他是非常相信。

“那什么,这五星级大酒店是按小时收费的,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给王总省点钱,还是去他房间谈吧。”孙伴山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把阿彩和李芸糊弄走,好叫那位‘小姐’脱身。

“拜托,人家王总光是今年对咱们的市场促销广告投资就给了一千万,这点小钱算什么。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个贼,我们请你来只是演场戏而已,别把自己真当成腕了。”

“啊~!”李芸的话刚说完,橱柜里就传出一声惊讶的叫声。

“谁藏在里边,出来!”李芸是习武之人,听力可是非常灵敏。

“完了,全完了。”孙伴山摸着自己的头,长叹了一声,仿佛卖假古董被抓一样,崩溃性的蹲了下去。

欧阳月走出了橱柜,阿彩和李芸吃惊的看着欧阳月,她俩不明白这里怎么会藏着一位大美女。

“我来说吧。”既然都已经暴露,孙伴山也只能象个男人一样站出来解释。

“这两位是阿彩和李芸,刚才你也听到了,我是个假的。”说完,又转头看着阿彩和李芸,“这位姑娘叫欧阳月,虽然她是位按摩小姐,但我俩是清白的,我连她手都没碰。”

“按摩小姐?混蛋!”欧阳月一听自己竟然被当成了按摩小姐,气的又是一巴掌。

“什么人都往房间里带,去~死!”李芸也接着一脚把孙伴山踹到床上。

“我们~~清白~!”孙伴山捂着肚子还想辩驳一下。

“闭嘴!”三个女人同时喊道。

这一下清静了,孙伴山知道再解释也说不清,干脆听话的把嘴闭上。

“这位小姐,这里不欢迎你,刚才的事情,你要敢说出去,别怪我们不客气。但是也不能叫你白来,这是两千元钱,算是对你的补偿。再说,就算你说出去,会有谁相信你一个按摩小姐的话呢。”阿彩准备软硬兼施,先把这位小姐稳住,再找孙伴山算账。

欧阳月气的直咬牙,二话不说从包里拿出证件。

“你俩听着,这是我的证,我是华夏商报的欧阳月,不是什么按摩小姐。”说完,欧阳月把自己的证甩到阿彩的面前。

阿彩和李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床上的孙伴山。吓的孙伴山赶紧摇头,干脆拿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上,这事情他也糊涂了。

阿彩捡起证,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又看了看欧阳月。

“不错,你是欧阳月,以前在一次商会上我见过你。”阿彩双手把证递了过去。

“好,那咱们就坐下来谈谈吧。”欧阳月现在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很大方的往沙发上一坐。

“不用谈了,祝贺你敲诈成功,说吧,你要多少钱的封口费!”李芸知道欧阳月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么好的,也准备被她狠狠的杀上一刀。

“好!既然李小姐这么干脆,那我也不啰嗦。这件事情,我一分钱也不要。”

“一分钱也不要?”阿彩和李芸有点奇怪,不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吧。

“亲娘啊,你真高风亮节,我一直就很看好你。”孙伴山也伸出头发自内心的赞美了一句。但是被李芸狠狠的一瞪眼,又老老实实的把头蒙在被子里。

“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欧阳月接着说道。

阿彩和李芸这才松了口气,越是没条件,越是可怕,只要有条件就好。

“说吧,看看你的条件是什么。”阿彩说道。

“加如你们公司!当然,我不会白加入,我也出资入股,咱们三一三剩一。”欧阳月刚才听到王总今年要投入一千万的促销活动和广告,早就有所心动。而且,在她的信息里,阿彩的公司销售业绩也非常好。自己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转行入商业。

“不行,这条件我们不能答应。”李芸一口回绝。

“那好吧,明天的报纸,会让你们感兴趣的,再见!”说着,欧阳月就往外面走。

“慢着,我答应,我现在还是董事长,我说了算。”孙伴山赶紧从床上坐起来,跑过来拦住欧阳月。

“你~!”李芸和阿彩刚要开口。

“您二位先等等,等我把话说完再修理我不迟。”孙伴山截住了阿彩和李芸的话。

“大家听我说,我觉得欧阳小姐加入,对咱们公司会有很大的好处。”

“是我们公司,不是你个小贼的。”李芸纠正着说道。

“好好好,是你的公司。这事情因我而起,我只想处理完毕就离开。你们想想,欧阳小姐是出身,她有广阔的人脉,对公司的发展并没坏处。如果大家一拍两散,我到无所谓,只是公司肯定要倒霉。那个王总也会撤销合同,而杨新华也不会放过你们。一旦大家合作,这才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你们考虑一下。”孙伴山的话,确实叫阿彩和李芸冷静下来。

如果一拍两散的话,后果真如孙伴山说的那样,还可能会更严重,甚至连北京都无立足之地。

“好,欢迎你加入。但是有一条,既然大家在一起,就不能有外心,不然我宁可不要这个公司。”阿彩想来想去,终于接纳了欧阳月。

“你们放心,我也是只身闯荡社会,知道没有朋友的苦闷,希望能与你们做个好朋友。“欧阳月伸出了手,三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一个有点胁迫性的组合,算是有了个圆满的结局。

LED泛光灯厂家
上海刀片厂家
上海阻燃PC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