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黑巫王座第五章惨烈

2018-11-15 18:47: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黑巫王座 第五章 惨烈

索尔是为克罗地亚巨蛇石像激动不假,但他并没有因此失去判断力,麦克的村庄在灰堡的正东方,而这片废墟却在灰堡的东南方。

麦克的老母有病在身,他每次休假只会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村庄,而且不到假期的最后一刻,是不会回灰堡的。

偏离路线的那一刻,索尔心中就开始怀疑了,有了怀疑,顿时就发觉麦克的种种可疑之处了。

麦克为什么要绕远路到这废墟?为什么一夜就返回灰堡?为什么直接给索尔看克罗地亚巨蛇石像?

索尔脑中突然浮现一个恶毒、仇恨的眼神,费雯丽?一定是她的阴谋,只有她能蛊惑麦克背叛自己。

这时,麦克突然仰头哭喊,脸上汗水,眼泪,鼻涕混着一片,话语中也充满愧疚。

“对不起,主人,对不起!我母亲得了重病,村里的,镇上的医生都说治不好了,是费雯丽夫人治好了我母亲的病,然后她要挟我....”

“闭嘴,我不关心你为什么背叛我!告诉我,埋伏的人在哪?”

索尔有些不安,因为他已经悄然散出了精神力,可是方圆十米之内,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麦克的哭诉被索尔厉声打断,顿时愣住了,抬头看去,索尔警惕的四处张望,完全没有在意他。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麦克心头恶念顿起,脸上的愧疚之色瞬间转为愤怒、嫉恨,清秀的脸庞刹那间变得狰狞丑陋,恍如恶鬼。

“你为什么不听我说,为什么!我不是故意谋害你的,我是有苦衷的,我是被逼无奈的!你为什么总是这么特立独行,就像所有人在你面前都是蝼蚁一样!是了,费雯丽夫人说的没错......”

最后一句,麦克先是喃喃低语,最后成为高昂的咆哮,就像是疯了一般。

“费雯丽夫人说的没错,你是巫师!”

“没错,你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邪恶巫师,是魔鬼!”

一时间,索尔心神震动。

不是因为麦克的咒骂,而是不明白原本怯懦忠诚的少年,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如此疯狂,难道是为了驱逐内心那可怜的负罪感?给自己的行为找到道德的立足点?

索尔不再关注这疯癫的少年,而是缓缓驱马后退,准备离开这让他莫名不安的地方。

“哈哈哈,原来是个被人背叛的巫师,好,很好,哈哈哈。”

突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废墟中的石柱后面走了出来,一露面就嚣张的狂笑。

这人披着斗篷,站在高处,背对阳光,看不清面貌,但这人一出现,索尔浑身的汗毛瞬间就炸了起来,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催促着他赶紧逃离这个男人。

“大人,你一定是就是费雯丽夫人说的神圣裁决所的大人了,我是麦克,我把这个邪恶的巫师引来了!”这男人一出现,麦克就高声叫道,同时连滚带爬的朝男人跑去。

“噗”

一道惨白寒光闪过,人头冲天而起,血如喷泉般不住喷涌,喷洒的血水在阳光下形成一道血色彩虹。

“我憎恨巫师,但也讨厌背叛者,不过我喜欢你的血。”说着,男人伸出舌头,哧溜一下将手中惨白利刃上的血迹舔的干干净净。

血腥,疯狂,危险,这简直就是一只嗜血的野兽!

这就是黑暗裁决所,传说中的巫师狩猎者!

索尔瞳孔不住的收缩,背上寒气直冒,就连他胯下的战马都开始惊惶不安,颤抖。

该死,费雯丽这个女人疯了不成,竟然引来黑暗裁决所的人,她是要把整个梅克斯家族拖入地狱吗!

“你是什么人?”索尔浑身肌肉绷紧,一边沉声问道,一边飞速打量这四周。

还好,看来只有只有和一人。

“我?黑暗裁决所第七区,剜目者卢西恩!”男人,不,剜目者卢西恩昂首傲然道。

“原来阁下是神圣裁决所的卢西恩大人,阁下来此,是收到了这里有邪恶巫师的消息?恐怕阁下被人蒙骗.....”索尔暗自严正以待,随时准备逃离,面上却佯装疑惑的继续问道。

剜目者卢西恩侧着头,盯着索尔看了半响,突然大笑起来,直接打断索尔的话,自顾自的说道:“在我自报身份后,你是最镇静的巫师,还能面不改色的给我胡扯。嗯?竟然还只是个巫师学徒!有趣,有趣,我忍不住要割掉你的头颅,挖出你的眼睛了,哈哈。”

索尔心头一惊,这人竟然看出了自己的隐藏身份,看来不是被费雯丽蛊惑那么简单。

而且,这人显然是那种最狂热的疯子,看来不能善了!

想到此,索尔猛地一夹马腹,早就想要逃离的战马,顿时如离弦的箭一般,嗖的冲了出去。

然而战马刚刚启步,“呼”,尖啸的破风声就呼啸而至,冷冽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斩向索尔的颈部,千钧一发之际,索尔直接从马上滚落下去,锵锵躲过这一斩首。

但是那匹马就没那么走运了,一声悲鸣后,身首分离,倒在血泊中,再无声息。

然而索尔的危机还未解除,他刚落地,还没站稳,杀气凛然的寒光已经再次追来,依旧执着的斩向他的颈部,穷追不舍,执着的想将他斩首分离。

危急关头,索尔手中突然闪过两道寒光,顿时手心中就多出了两把匕首,而后双手不可思议的弯到脑后,“呛”的一声,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不过一接触,索尔就明白自己的力量远不及对方,连忙借着这股力道,向前滚去,逃出身后的连环追杀。

这一刻,索尔终于看到了卢西恩斗篷之下的真面目。

那是何等丑陋恐怖的脸啊,到处是如蚯蚓般扭曲的伤痕,到处都是坏死的皮肤,更惊悚的是那空洞的左眼,惨白的眼窝中,干涸的的血管和枯死的肉条扭成一团,恐怖至极。

卢西恩停下攻势,独眼转动,看着索尔摆出的防卫姿势,诧异的愣了下,而后露出扭曲的笑容,说出了令人惊悚的的话。

“奥西王国的军用双手剑技?会使剑的巫师?原本以为只是个巫师学徒,没法享受虐杀的快感了,没想到有惊喜,哈哈,我改变主意了,不割你的头了,我决定先斩断你这使剑的双手。”

“嗯?”卢西恩突然莫名的兴奋起来,脸上泛着变态的笑容,盯着索尔的双眼兴奋的叫道:“墨绿色的眼珠!真是漂亮,太棒了,我要收藏!”

面对这疯狂的黑暗裁决者,索尔脑中各种思绪飞速闪过―96刻度精神力、白磷粉、六枚人头币以及不稳定的火磷术,对了绿毒匕首,幸亏来之前,把这把匕首带来了。

绿毒匕首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它就是一柄普通材质的匕首,但是这把匕首的剑刃上被索尔抹上了一种毒药,源自尸体的一种毒药,那是他前一阵子一个小实验的成果。

“在我面前还敢走神,找死。”

怒吼声刚起,惨白的剑刃已经带着浓重的血腥味,瞬息而至。

索尔连忙双刃交叉护在胸前,挡住这迎面斩来的剑刃,然而那恐怖的力道依旧震得索尔双手发麻,匕首几乎脱手。

“不能坐以待毙!”索尔心中吼道。

电光石火之间,就见索尔身体猛地伏低,右手的普通匕首架着惨白剑刃,左手的绿毒匕首闪电般撤回,而后迅捷的一折,一划。

要不是男人躲得及时,索尔这电光火石的一刀,直接就将他开膛破肚。

“好快的动作!”卢西恩赞了一声,“我真怀疑你到底是巫师,还是战士了。”

“废话真多!”

索尔冷哼一声,脚下一蹬,果断的扑向男人,抢先出击,双手的匕首如蝴蝶穿花般,闪动跳跃,招招致命。

两人你来我往,眨眼间过了十几招,双方都是武技超群之人,很快就明白的对方的优劣之势,索尔速度快,但是卢西恩的力量更胜一筹。

“铛”

卢西恩横剑当胸,挡住索尔刺向心脏的一剑,但还没等他反击,就见索尔脚步一错,身体旋转的同时,左手的匕首反握,迅捷狠辣削向他的腋下,卢西恩猛地一惊,连忙挥剑拦截。

却不想,这竟是一记虚招,削向他腋下的匕首在半空中一折,扭过一个蛇形曲线,直接在他的手臂上开了一道十厘米的血口。

卢西恩吃痛之下,心中怒火直烧:“该死,大意了。”,就见他独眼中闪过嗜血光芒,毫不在意手臂上的血口,双手握剑不顾一切的狠狠的朝索尔劈去,想要扳回一局。

剑刃未至,恐怖的力道形成的风压已经压迫在索尔身上,他的力量远不是卢西恩的对手,不得不放弃趁胜追击的打算,猛地向后一个大跳,躲开这凶猛的下劈。

摆出防守姿势,索尔看着大意而受伤的卢西恩,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挑衅道:“看来你除了打嘴炮,也就是有点蛮力,这就是黑暗裁决者?”

卢西恩喘着粗气,扫了眼手臂的伤口,冷笑一声,不屑道:“我承认你的速度还行,但是为了享受虐杀的快感,我只使了三分力罢了,既然你急着寻死,我就成全你!”

话音未落,卢西恩一步跨出,好似穿越了空间一般,瞬间出现在索尔面前,寒光炸起,惨白的剑刃狠狠劈向索尔,竟是要将索尔一刀两断。

“好快!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索尔脸色微变,身体来不及躲闪,情急之下只能左手使劲挡住迎面而来的剑刃,同时抓住这一时机,拼命的往右扑去。

“想躲?”

卢西恩大吼一声,剑刃上突然放出耀眼的光芒,“咔嚓”,索尔左手的绿毒匕首应声而断,泛着光芒的剑刃去势不减,直接斩在索尔身上。

鲜血飞溅!一道手指宽的伤口从索尔的锁骨一直延伸到腹部,要不是索尔闪的及时,这一剑直接就将他的左半边身子斩断在地。

眨眼间,形式逆转,索尔重伤,而卢西恩只是轻伤。

由于失血过多,索尔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然而这远不及他心里的震撼。

“斗气?这个疯子竟然还是荣耀骑士!”

卢西恩一招致命,也不追击,像看蝼蚁一样睥睨这索尔,傲然道:“算你逃得快,不过下一剑,你不会这么幸运,我一定会斩掉你的四肢,然后再挖掉你的眼珠....”

“咳咳”索尔嘴里鲜血直冒,身上血流不止,但依旧不甘示弱,嘲讽道:“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你是荣耀骑士,可你难道忘了我的身份?”

“你什么意思?”卢西恩心头闪过一丝危险预兆,惊疑道。

话音未落,卢西恩猛地一个琅跄,浑身肌肉僵直,他体内的血液突然变得浓稠起来,流动速度越来越缓慢!

“你对我做了什么?”卢西恩的独眼中尽是恐慌,色厉内荏的咆哮道。

索尔冷冷的看着恐慌的卢西恩,嘴唇微动,吐出一字:“毒!”

卢西恩的独眼瞳孔猛地一缩,慌忙低头看去,只见手臂上的血口已经乌黑一片,血水也不再流淌,全部凝结成了血色的浓稠物。

“是匕首,匕首上有毒!”

“该死,这人一直以武技和我对战,我都差点忘了他是巫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