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超魔构筑师 第四十六章 陷阱

2018-11-09 18:49: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魔构筑师 第四十六章 陷阱

“我说嘛,这玩意,才叫魔能飞弹!”王贲捂着脸颊,满脸悻悻说道,“不过,砍他的明明是芳菲你,为什么是我挨一记魔能飞弹?不过,他那法袍,倒是有点意思,竟能抵御你的全力一击!”

一旁,伪装作蛇蝎美人的柳芳菲,此时回归于温婉娴雅的神态,妍丽多姿。

“哥,你说,我们还能遇上他么?”柳芳菲眸生雨雾,声音中,有淡淡惆怅。

“哦,少女春心动了?”王贲似笑非笑,忍不住打趣道,“也是,英雄救美,挽狂澜于既倒,哪个美人会不动心?”

“哪有?只是见他魔法高深,手段神秘,觉得古怪罢了。”柳芳菲娇嗔,脸上浮起一层酡红,又想起什么,“哥,他的名字,真叫雷锋侠?”

“当然不是了!”王贲哑然失笑,聪明伶俐的妹妹,竟也有迟钝的时候,“他说话时,脸上虽没表情,但眼神闪烁,语气微含戏谑,明显是胡诌的!这小子,不够实诚啊……”

“这家伙……”柳芳菲不由蹙眉。

“不过,想要找他,倒也不难。”王贲的下一句话,让她神色一振。

“怎么找?”她脱口而出,又意识到失言,弱弱地补充了一句,“我只是,有点好奇。”

“年纪与你我相差无几,却有如此通天手段,必是天骄!”王贲懂得适可而止,也不再逗弄自己的妹妹,“这附近的魔法学府,看来看去,拂晓断崖一家独大!想找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柳芳菲陷入沉思,鼓了鼓嘴,泪痣随之一起一伏,模样分外魅惑迷人。

“好了,运气不错,已然万事俱备!”惫懒公子模样收敛,王贲显出精明强干一面,“十一,祭品都取出来,狱灵之术,可以开始了!”

胖子应和一声,动作起来。

“再问你一次,真有把握?”纷纷妥当,王贲双目如炬,紧盯着张绝,再次确认道。

“以你的身份,我哪敢骗你?”张绝满脸义正言辞,确定无疑地说道,“以我家传承之法,七成概率,获血脉‘树妖’;两成五概率,获血脉‘泽灵’;还有半成概率,则是获血脉‘绿龙’!”

“‘绿龙’血脉固然好,即使是‘树妖’血脉,也可与‘斑竹之相’,生出种种异象!”王贲点点头,怜爱看了妹妹一眼,郑重许诺道,“若能事成,我妹妹只分一颗,剩下的,全是你的!”

“多谢阁下!”

张绝抱拳行礼,看似狂喜,只是嘴角弧线的深处,透着一丝阴鸷。

……

他完了!

他,死定了!

洪河紧追不舍,脚步无声,暗自冷笑,幸灾乐祸。

他瞧得真切,那一记“波涛剑斩”,乃是全力施为,绝非演戏!

被武者贴身偷袭,这可是法师的最大忌讳!

此子,天赋或许不俗,但实战经验,实在是差了点啊……

“色字头上一把刀,因对方是美丽少女,就放松警惕,活该你倒霉!”

一面追击,他不忘居高临下,大肆点评。

洪河脚步一停,驻足片刻,俯下身,匕首在地上刨了几下,顿时,血腥之气,逸散而开。

“真是愚蠢!”

指点江山一般,他骂了一句,暗暗不屑。

——若你是吐血三升,遍体猩红,或许反而能让我疑神疑鬼,但你愈是镇定,愈是若无其事,反而愈发行迹可疑。

还有,将流出的血液,以魔力包裹,掩埋起来,就以为我不会发现痕迹?

太天真了!

洪河自我感觉,已然化身一头狡狐,与一只受伤的兔子斗智斗勇,欣赏着他拙劣的表演,耐心等待着他的失血。

这少年,感知敏锐,明显察觉了自己的存在,只是应对之法,都是惹人发笑的小聪明。

其中一次,竟然装作躺在空地上小憩,自成靶子,引他去射。

洪河自然不会蠢到上钩。

“差不多,也该黔驴技穷了吧……”

他耐心踱着步,不紧不慢间,哼起小调,有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日暮西山。

那少年,终于支撑不住,显然是疲了,乏了,没劲了,不再耍弄那无用手段了。

他躲于一棵足有数人环抱的巨木之后,冥想和疗伤,再无声息。

洪河知道,机会成熟了——可以采撷果子了。

他笑了起来。

“躲在树后,就以为能抵御我的魔法之箭?掩耳盗铃之举,真可笑!”

“我的‘天刹’之上,印刻有强化穿刺之力的‘蛮牛冲撞’符阵!即使铁板,也能洞穿!”

“小家伙,你可以死了!”

他轻蔑一笑,拉弓如月,魔力凝于指肚,又灌入弓弦,犹如一点星炎,燃点整张巨弓,霎时,辉光大作!

“风神气息”、“蛮牛冲撞”、“烈焰之力”三道符阵,渐次点亮,三重魔法效果,衍入魔法之箭,色泽斑斓,再添凶威!

他迟疑一阵,手指在弓弦上一划拉,一滴鲜血,浸透弓弦,血染长弓。

就在这一刹,一道鹰唳之声,隐隐在弦间回荡,三色的魔法之箭,化作森然血红!

以血祭弓,是魔射手技巧之一,需一缕精血,耗费不小。

“死吧!”

冷然暴喝,话音落,松弦,箭矢如电,破空而出!

一滴鲜血,化作箭矢之灵,半空中,魔法长箭演变血色巨雕,长风破浪!

血雕遨游上下,划出一道难以捉摸的轨迹,一刹百米之遥,撞击于巨木之上。

热刀过切牛油一般,巨木凹塌,环状裂纹不断下陷,仅是一瞬,巨木中空出一道圆形缺口,空白处,就是李仪的后背!

黄昏中,血色光芒,犹如一朵染血玫瑰,绽放而开。

“呃!”

收弓,凛立,一声惨叫,自远处遥遥而来。

“解决了!”

洪河心神一松,露出得意微笑。

“天骄?天骄又如何,还不是我洪河的箭下之鬼?”

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他在林间,潇洒而行。

靠近。

少年趴在地上,背后看不出痕迹,但身下,一滩鲜血,正在汩汩扩散。

“小子,别怪我,谁让有人花大价钱让你死呢?”他蹲下身来,神情讥诮,“有下辈子的话,做个有钱人吧……咦?这是什么?”

他忽然注意,少年手里抓着什么东西,此时,已支离破碎,无数星辉闪耀的金色液体,在地面流淌,氤氲出星光,弥散于空气。

“这玩意,是星辰之液?我记得,这东西,仅能用作魔能阵列的动力,并无用处……他带这个在身上,究竟要干什么?”

洪河喃喃低语,并未注意,这星辰之液,无声无息地流淌,穿过他的胯下,在其身后汇聚和凝结,升腾而起,犹如山峦。

“终于,终于还是上钩了……我手上‘血猕之血’,可是已经不够用了……”

一声淡淡轻叹,令洪河瞳孔收缩,受惊的蛤蟆一般,狼狈跳开。

“你还没死?放心,马上送你上路!”

他一脸震惊,旋即冷笑,拉弓成月,指向少年后脑。

“不过,真疼啊……”少年再次呻吟一声,却并未动弹,“弓不错,我建议,你先看看自己的身后。”

“声东击西?这种拙劣的把戏……”他正冷笑着,嘴巴张开,声音戛然而止。

丛林本就晦暗,而已近夜晚,黯淡无光,忽然身后无数光芒洒落,似沐浴于星光之中!

“星光奴役!”

他转头,惊呼之声暴起,声音竟有些扭曲和变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