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一切从棋魂开始第一四一章王修的矫情

2018-11-08 17:24: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切从棋魂开始 第一四一章 王修的矫情

“不行了啊……我的点子都烂透了啊,我可能什么都写不出来了……”秋人没自信的整个人阴郁了起来。

“别那么消沉嘛……”最高这时反倒淡定了下来。

“不错,不要这么消沉,应该淡定,心情不淡定的话,怎么可能想出好的主意呢……对了,我说,上次服部先生不是给过你建议吗?为什么你不按照他建议想下去呢?”王修提点着说道。

“服部先生的建议?哦,他说过,让我按照【一亿分之】扩展化,丰富化去写,可是一亿分之……呃?哎?”似有什么东西激灵一般的打通了秋人的脑海里的一根弦,但再仔细想过时,却又想不到了。

【一亿分之】的故事,简要的说,是发生在未来世界,政府制造的电脑来给人类排名,一到15岁就给人类的身体和大脑里植于机器,每到午夜0点,重新计算排名。而排名低的人不能反抗排名高的人,否则就被视为犯罪,严重者甚至会被处死。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一群反抗这样冰冷阶级的主人公们的故事。

看着秋人似有让所悟的神色,王修知道,未来的他们下一部漫画【这个世界靠钱与智慧】应该在秋人脑中形成了雏形,只是还差了一点时间酝酿。

【这个世界靠钱与智慧】同样是未来体裁的故事,也有等级森严的阶级制度,不过故事的核心从对直接对抗变成了更深层的另一种对抗,故事的要点是人类的知识,想像力,智慧可以交易……

这一部漫画的成形也让他们的画功,画风,经验初步成形,并且在JUMP增刊里初步出道,只是因为考虑到他们的年纪太小,服部哲并没有让他们出道。

只是,他们的下一部漫画快要出来了,那么我的呢?

王修放下手中画笔,走向窗台,凝视着屋外的湛蓝天空,一时间寂静无声,唯有心中杂念纷飞,不知该如何是好,到底要不要这样做。

不同于第一次穿越棋魂世界时,他懵懂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世界,在那世界要做什么,后来在电视上看到了棋魂里的人物塔矢行洋后,才明白自己身处什么世界,又接触到两位主角,激活了系统赋予的心神之争能力,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跟在两主角身后学习围棋,用心神之争能力锻炼增长精神力,最后还拯救了本该消逝的佐为。

来到这食梦者世界,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画漫画,用世界珠吸收漫迷们对漫画喜爱的念头,转化为世界珠的资粮,凝聚出可在未来超凡显圣的神秘度能量。

再由自己的神魂吸收这种能量,一步步突破凡超界限,踏足超凡领域,踏上长生之路。

按理说即然已经知道该做什么了,一步步往下做不就行了?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在犹豫,在纠结,在矫情……

早在穿越之初就已想好的事情,他要当一个画抄公,画出在现实08年以后出现的热门动漫,那有太多热番可以画抄了……可事到临头,他却感觉有些违心。

“即使给自己再多理由,即使不是一个世界,即使这些作品都还没有出现……我这样做终究是欺世盗名的行为……可以说,我在画抄罗小黑与回猫情节时,我就已经是个无耻之人了。”

“说起来,我却是没有主角的大心脏,无法厚颜无耻的很快自然接受画抄,文抄这样的事情……切,做都已经做了,罗小黑都画抄出来了,我还要纠结着,要不要继续画抄这些漫画……”

“真是个让人讨厌的自己啊,这样优柔寡断的性格……我的神魂修行会不会心魔丛生啊?或者说,我现在杂念这么多其实就是心中阴魔作祟?”

“我该不该放弃画抄的念头,自主创造漫画用自己的实力去竞争呢?这样对最高他们,对新妻,还有未来的那些漫画家们才公平啊……这样的话,应该才能念头通达吧,修行不就是要本心无碍吗?。”

“不对,不对,我都已经画抄了罗小黑了,现在想这些是不是不嫌迟吗?王修啊王修,你到底要如何做?到底该不该画抄?到底……”

“为了念头通达!应该坚持不要画抄!不要画抄!”

“可是不画抄,你能确定一定能画出大火的漫画吗?你别忘了你的目地,来此世界是为了世界珠的成长,只有画抄才能最快速的成名,才能让世界珠吸收到海量的精神念头成长起来!”

“不要再有这样虚伪的念头了,画抄吧,画抄吧!”

“不,不能画抄,本心通达,念头通达才是关键,里都是这么写的,主角只有念头通达,就一定能成功,一路升级的啊!”

自从自主创造神魂修行之后,王修的心头杂念越来越多,随着精神属性的增强,他的杂念也纷纷扰扰的越来越强,以前是普通人时这些杂念都有,但可以很快压下去,可现在,一旦险入这样的思绪中回收ic
,就变的非常危险,一个不好,王修搞不好就是黑化入魔的节奏……就像黑暗流主角,经历黑暗故事剧情后,彻底黑化,认为世界规则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从此‘吃人’,‘吃’人,吃人!……

……

“噫?王修这是怎么了郑州代办公司
,好像心情很不好,很困惑的样子。”

最高发现面朝窗外的王修脸色很是不对,上前轻轻一拍他的肩膀:“王修,你怎么了硅胶布
?心情不好吗?”

转过头,王修的眼神里没了以往的那种淡然,显得非常痛苦,隐现几条血丝,眼瞳微微发红。

“最高……问你一个问题,可以认真的回答我吗?”最高的这一拍,暂时性的将王修从脑海里无何止的天人交战中暂时解救了出来。

“哎?什么问题?”最高问。

“如果为了一个你预定的目标,不得不去做一些违心的事情,这些事情会让你念头不通达,本心不舒服……你,会怎么选择?是为了目标不择手段?还是为了念头通达,放弃违心的事情?”

最高听完后,抖了抖肩膀,开郎的笑出声来:“嘛……这种问题,应该好多人都有过的吧,没想到王修你居然也会为这种事情而苦恼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