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围绕汪国真的热爱与质疑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8

围绕汪国真的热爱与质疑

即便对于我这种对当代诗歌几乎一无所知的人,也知道汪国真的大名,也能念出几句他的名句。就好像不了解足球的人也知道贝克汉姆一样,汪国真的名气已经辐射到了诗坛之外了。与之相对应的,是汪国真在诗坛可能也遭遇了像贝克汉姆在足坛一样的尴尬,就是在圈里人看来,他们的名气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实力,甚至汪国真的这个差距比贝克汉姆还要明显。

汪国真的病逝把他的名字再一次拉进了公众的视野。缅怀的同时,围绕着他的作品在圈里圈外收获的冰火两重天的待遇,舆论再次引发了争论。这样的事,不久前在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上映之时,在已故作家路遥的身上刚刚发生了一次。可以说,汪国真作为一个文化现象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诗歌本身。所以梳理一下这些针锋相对的争论,还是挺有看头的。

可以说赞扬的声音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广大友,汪国真成了很多人的集体记忆,集体怀旧,这是这几年特别流行的一件事。不同的声音主要来自于文化圈,虽然作家们掌握着话语权,但是和公众相比,他们有些孤身奋战的意思,和汪国真在诗人圈里的待遇差不多。作家侯虹斌说,今天的汪国真不会有敌人。这话的意思是,因为日子特殊,死者为大。但侯虹斌还是忍不住对汪国真的作品进行了评价:“那汪国真真的在中国诗坛中没有价值么?并非如此。汪国真曾经以一人之力,大大地拉低了诗歌的门槛,令诗歌以一种庸俗、油滑的姿态被铭刻下来,它们令人们对文字不再敬畏,令诗歌这个行当蒙羞。”这当然是注定挨骂的评价。

香港作家廖伟棠连哀悼都拒绝了。他引用欧阳江河的话,直接认定汪国真的诗是“伪诗”:“因为它们不满足诗歌的最基本条件:一、对世界有独特的感受;二、对语言有独特的运用。甚至作为格言,这些也是粗制滥造的格言,真正的格言所带有的对人类普遍经验的总结提升、对错误与荒诞的事情的讽刺规劝,它统统欠奉。”

接下来,不一样的声音出现了,这些声音不是站在诗歌的立场上赞同或是反对,而是着眼于一个人的成长和个体的选择。首先发声的是着名文艺公众号“世相”的作者张伟,他说“我从来没有羞于承认过,无论是汪国真还是余秋雨”。张伟认为:“你可以不喜欢汪国真,甚至可以嘲笑他。但如果有一个人就是被汪国真影响了很多,你却一定要嘲笑他对汪国真的喜欢和悼念,就是很武断的。在一些完全是个人化的事务上,为什么我们总是不肯只做到表达自己,而非要做到干涉别人呢?”

双鱼座
过滤设备
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