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晨风迟雨落溪第二部第二十五章3如何面对

2019-02-04 07:43: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晨风迟,雨落溪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幽洇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晨风迟,雨落溪全集阅读第二部第二十五章(3)如何面对,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雪断断续续地整整下了两个多月,似乎还没有停息的意思。整个世界都像是被神奇的粉刷匠粉刷过了一样,映满眼帘的,尽是白皑皑的一片。

这两个多月,她一直都寸步不离留在星星园,也只有在星星园这个像童话一样美丽温暖的地方,她的心情才会这么宁静!

此时此刻,距离打人事件引发的那次风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之Sky乐队几个男孩的细心照顾,溪的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

每一个看了电视实况转播招待会的人都已经相信,溪是纯真善良,迫不得已的,她只不过是极度愤怒下作出的失控行为。

在真相终于大白的时候,人们反而会同情最初受到攻击的溪,对她的喜爱程度节节攀升,歌迷朋友们更是天天送来爱心礼物,祝愿她创作的电视剧早日拍摄完毕!

夜晚。

星星园不远处的街道上的公共亭。

溪握着筒的手又一次冰冷,眉宇间淡淡的忧伤在惨白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浓郁。

雨……

我该去找你,还是等待着你来和我团聚……

溪有些害怕了,害怕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你……

全世界都还在,只是你不在我身边了……

有些人要你将我放弃,你不妥协,那又怎样呢……

溪挂上话筒,转身要回星星园,但是,在她回头的刹那,她面孔上淡淡的忧愁,忽然更冷了。

慕容宣就站在她的身后,他伫立在一片白蒙蒙的夜色之下,颀长的身体一动不动,仿佛站在那里已经很久很久。

溪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慕容宣俊挺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目光冷冷的,眼底深处是一片寒冰的气息,寂静的夜里,他走向了溪。

“需要我的帮助吗?”慕容宣的声音透出一股淡漠。

“……”

“你不是很想见到他吗?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电视剧完全拍完才离开,这不是你期待我做到的吗?”溪的眼瞳静静的,“我只不过在做着该做的事。”

慕容宣的目光停留在溪的面庞上,发现,从他出现到现在,溪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就仿佛他说的那件事在她看来无关紧要一样。

“你这是柔弱无反抗之力而听人摆布,还是说我蛮横霸道得像匪徒?”他刚才还一脸的叵测立即换成无情的嘲弄。

“我从不听人摆布。”溪抬头看他,“只是遵循做人的原则,答应了别人的事就得做到。”在他没有宣布他们解除了婚约前,她怎么有脸面去见雨?

别人的未婚妻,这一句话会让他们尴尬得无地自容。

慕容宣的目光漠然地看向她,淡然说道:“如果我放你走呢?”

“谢谢!我想没那个必要。”她垂下长长的睫毛,来掩饰自己眼眸中复杂的情绪。

她已经去试过了,加拿大的海关拒绝她入境,现在的境况是:雨出不来,她进不去。

他看着沉默不言的溪,淡然地冷笑。

“是怕不能见到他吗?胆小鬼。”

心中一紧----

溪猛地扬起长长的睫毛,雪白的面孔惊怔一片,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就说出别人的痛处,还拿这个来嘲笑。

“你一定要这么残忍吗?”她的背微微僵硬,斜着眼睛,一字一句,掺杂着鼻音,说:“先洞悉出别人痛苦的心思,然后再加以嘲讽,这就是你做人的乐趣吗?”

清冷的夜色里。

溪的手指上,雨亲自给她戴上的订情戒指发出淡淡的光芒,在那一瞬间,映入宣的眼帘。

慕容宣冷漠地继续说道:“是又怎样?你现在该在乎的不是怎样才能见到他吗?”

她难受的看了他一眼,冷着脸失控地大喊:

“是啊!是啊!我想见到他,一千个想见到他,一万个想见到他,为了这件事我都快想疯了,你高兴了没有,满意了没有?”

他目光冷淡的看着她,像在观赏一个小丑的滑稽表演。

良久,他忽然轻扯嘴角,轻蔑地冷笑。

“如此强悍到不求人的地步,你到底累不累?”

溪的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错愕的颜色,她的心脏一阵紧缩,黑瞳顿时一片沉黯。

“如果我不强大,难道你让我给别人当笑话看吗?”她伤痛欲绝地缓缓蹲下身,低喃着,“我那么想要见到他,可是却不能回我原来的祖国,他们不让我回家。我以前一直认为那里很冰冷,拼命的远离。但,现在不同,我忽然觉得加拿大很温暖,温暖到我想立刻回去,再也不离开那片土地。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有他吗?我想要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你们都要认为那是不可能的,是他喜欢我有错,还是我喜欢他有错?你告诉我啊!……”

溪的身前,没有回应。

一片沉寂的静默。

良久。

慕容宣拉扶起溪,冷酷的面孔上不带一丝一毫的情绪,头撇向一边,看着无尽的白色街道。

“谁都没有错,错的是‘他’!”

溪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声音很低很低地在寂静的夜空中响起。

“宣,送我离开这吧,不着痕迹地离开。我想一个人静静,不让谁找到,你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会一刻也不耽搁地回来的。”

路灯将他们在雪地上的身影拉得凄长。

她摊开手掌问他:“爱情线预示着爱情的长短吗?”

沉默。

无尽的沉默。

手上的纹路昭示未来,但命运却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是有人忘了告诉她,没有时间去掌控,该怎么去处理。

溪低头看自己的掌心,原本纹路分明,何时变得凌乱不堪,参不透一个未来。

忽而感叹,雨喜欢她真不是一般的悲惨!

他那么好那么优秀,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失望,连唯一他可以不再失望的事----好好的爱他,都因为那些可有可无的原因耽误,然后变成可能没有时间去握紧他手心的温度。

柴油机水泵
围栏网报价
壳牌得力士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