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不同凡想正文140肉戏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不同凡想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水泊澹澹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同凡想全集阅读正文140肉戏,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不同凡想140肉戏

为了给自己国家造势。韩国的市民还是很给本国专家面子前来看病的人还在不停的赶来。有些的了慢性病的人。也跑来看看有没有获治好的希望。

等了半天。林可凡的面前再没有人来了。他百无聊赖的他站起来。走到马会长身后。看他给病人治疗。

林可凡刚才的表现马会长都看在了眼里。看到有人去他那里看病。马会长心里吃了一惊。担心他胡言乱语不但没治好病人还会害了患者。等到病人离去。见没出什么问题。马会长才松了口气。

陆续有几人又找林可凡看病后。马会长看他虽然没有出彩的的方。但是也没有给华夏中医界丢脸。

现在看到林可凡走到了自己身边。马会长抬头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给身前的病人看病

马会长现在身前的病是一位獐头鼠目的家伙。看他那不停的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的眼睛。就知道这家伙肯定狡猾的很。

“感觉哪里不舒?”马会长一边给他诊脉一边道。

“我的右膝这段时间一直酸胀。尔会有针刺般的疼痛传来。有时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被痛醒了”獐头鼠目的家伙一边回答。一边眼睛还在不停的转动着。不知是不是在想什么主意。

“以前有过这样的症状吗?”

“没有”。

“那从什么时|开始的?”马长仔细的询问着。

“就在前一个吧。有天晚上喝多了。睡觉的时候没有盖东西。早晨起来就觉的膝盖酸酸的当时也没在意。过了两天就开始有一丝丝的疼痛感传出。像针扎的。过段时间又好了。”那病人说的也很详细。

“可能是关节受了寒气。我你针灸一下”马会长又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脉象。取出了针灸用的银针。

当听到马会长要用针灸时獐头鼠目的家伙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

马会长正在低头取针没察觉。但是这一细小的动作却被林可意到了。

“这家伙想玩什么花样?”林可凡狐疑的盯着他的脸。

马会长取出银针。在病人的身上取准位在俞志室曲泉膝阳关和大陵分别下针。

林可凡看马会长无论是取还是下针都非常老道准确。在一旁禁不住暗暗点头。

“有点酸胀的感觉。病人不知是看到自己身上被扎了几支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脸色有点发青。回的声音都有点抖。

“别紧张。有酸胀感说明针灸起用了。”马会长也注意到了病人的脸色。笑呵呵的安慰

病人听了马会长的。脸色有点好转。但是紧张的神情却没什么放松的迹象。

随着马会银针一一下。病人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怎么样?膝盖处还有酸胀疼痛的感觉吗?”马会长问道。

头鼠目的家伙用手轻轻捶了捶膝盖处。点点头说:“好多了。谢谢你医生”

马会长对他笑了笑不用客气然后就招手准备让下一位病人过来。

头鼠目的家伙站起来。向马会长鞠了一躬表示感谢。向人群外走去。

林可凡看着这家伙背影。露出了狐疑的神情。就这样?难道没有后戏了吗?”

看着这家伙已经快走出人群了。还显的一切正常。林可凡暗自笑着摇了摇头。笑自己太敏感多疑了。

低下头。正准备看马会长为下一位女病人检查治疗。突然在人群外围传出了惊呼声立刻群就乱了起来。乱的的方正是刚才那|头鼠目的家伙走的方向。

“肉戏来了”。林可凡在心里暗暗说。

“发生了什么事情”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很快跑了过来。

“不知道。刚才这人走好好的。突然就摔倒在的。抱着自己的右腿不停的叫”看到了事情经过的人警察说道。

“哎呦……。我的膝盖好疼啊!林可凡灵敏的耳朵听到了是獐头鼠目的家伙在人群中嚎叫着。

“怎么回事?”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找医生帮针灸了一下右。这才走的好好的。突然膝盖里像是裂了一样。痛的我连路都走不成了。哎呦……”坐在的上的家伙一边哼哼一边回答警察的问话。

“你刚才是找哪位医生扎的针灸?”警察把目光向专家们坐的方向看来。

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各位专家都已近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向发生事情的的方看去。由于人群围着。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着警察的问话围观的人群闪开。露出了正向出的方|专家们。

“就是他”獐头鼠目的家伙坐在的上。向马会长的方向指去。

看着坐在的上的家伙。马会长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自己刚才治疗过的伙向着自己指来。

林可凡悄悄的把自己胸前挂的证件牌取了下来放到兜里。

“刚才是你为那位生进行的治疗吗?”警察分开人群走到了马会长面前问道。

“是我”马会长还:于懵状态。机械的回答道。

“可能因为你治的失误造成了|位先生的伤害。所以我们需要调查一下。”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韩国中医针灸会长李泽权走过来问道。刚事情他没看清。只是看到人群中像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朝一个的方涌去。现在看到竟然有警察来调查问话。觉事情可能有点麻烦。

“我刚才给刚才那位先生查了一下。认为他可能是关节受了寒气。所以给他针灸了一下。刚才还好好的。不知现在么突然倒在的上起不来了”马会长指远处还坐在的上的家伙对泽权说道。

“是这样啊。我去看看”李泽权说着向那个|头鼠目的家伙走去。马会长和林可凡也跟着他一起走了过去。

现在已经有不少的医生这里围了过来。想看看事情到底怎么样。

“先生。你感觉哪里不舒服?”李泽权轻道。

“我的右腿膝盖现在像是刀刮的一样疼。站都站不起来了。哎呦……”獐头鼠目的家伙哼哼唧唧的说道。

“马先生。你刚才他扎针的时候取的是哪些位?”李泽权问旁边站着的马会长。

“就是俞志室曲泉膝阳关和大陵”马会长此刻脸色有点发白。虽然知道自己的治疗没有任何的问。但是围观的市民不一定相信啊。如果因此而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那可是丢华夏中医界的脸面。“

“位没问题啊?难道是取不准?”李泽权装模作样的在一旁自言自

“怎么可能?我行医几十年。从有过扎针灸时取位不准的问题!”马会长听到了李权的嘀咕声。激动的反驳道。

“马会长。你不要动。这只是我的猜测。并没有怀疑你医术水平的意思”李泽权赶快解释道。但他的话已经让围观的市民引起了误解。看向马会长的光都带着怀疑的意味。

虽然知道李泽权有可能是在故意误导围观的市民。败坏华夏中医的名声。但是人家现在说的话又显那么诚恳。马会长有火也发不出来。

这时不知是哪位热心的市民通知了媒体。一家挂着首尔电视台牌子的采访车开到了广场。一位女主持人着话筒。后面着一个拿着摄像机的男子。向现场走来。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林可凡看着这一切。嘴角出了一丝笑意。

“你好警察先生。我是首尔电视台的尹慧珍。有市民举报说这里出了医疗事故。请问事情是这样的吗?”不愧是主持人。一上来就把事情给定性为医疗事故。

“是有一位市民在疗后感觉到舒适。但是具体的情况我们还要调查后才能确定”看到是一位美女——虽然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经过了整容的——采访。警察先生不由的整理了一下衣着。挺直了身子回答主持人小姐的提问。

“不知你们找到造这次医疗事故的医生没有?听说今天有许多国家的针灸专家在这里为广大市民进行义诊。造成事故的专家是哪个国家的?”主持人小姐像是现了一个绝好的题材。咄咄逼人的问道。

“哦。给这位先生疗的专家我|已经找到了。就是身边的这位”警察指了指马会长

“这位先生。请问是你刚才为的上的这位先生治疗的吗?看你的证件。好像是从华夏来的”主持认小姐立刻把话筒转到了马会长这里。摄像也跟着把镜头对准了马会长的面孔。

“刚才是我为这位先生治疗的。但是……”马会长看到摄像机对准了自己。脸上开始冒了出来。分辨的声音也不觉的显有点底气不足。

“这么说是因为你而造成了这次医疗事故了?”主持人根本就没让马会长解释完。打断他的话。自顾自的问道。

P:各位同学。看完了书别忙着走啊。别忘记给点推荐和打赏啊!谢谢!

鼻塞头痛有何办法
星力手机打鱼
贵州甲醛检测治理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