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暧光昧影正文第一百二十二节酿成大错

2019-02-04 02:18: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二十二节酿成大错,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不用文风说,不少人也都猜出了他的想法。几个大箱子里,整整二十九套潜水装备。这是大圈帮张松按人头点完,专门送给文风的。

大圈帮靠着黄金海岸走私,这些潜水的装备他们可不缺。张松也知道文风是陆地上的杀手,在海上他那点游泳技术可不行。所以,就准备了人手一套的潜水装备,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孙伴山穿上潜水服,煽动着双手,弄的自己跟蜘蛛侠似的。就算是潜水服有弹性,但他还是觉得穿着有点肥。郑浩把密码箱绑在身胸,这东西对他来说,比命都重要。

在茫茫大海上,最安全的藏身地方,那肯定是在水下。文风用当年学过的潜水知识,简单的教了一下众人。船长李亿也过来帮着众人检查,告诉众人怎么打开氧气阀。

好在老天还算照顾,今夜平平浪静,不然的话,这群潜水菜鸟,还不知道要被冲的什么地方。

虽然都没有潜水的经验,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孙伴山兴奋的要命,第一个往前一跃,本想来个转体三百六十度高难度跳水动作,结果是肚皮先接触水面,拍出一个硕大的浪花。

一入水中,孙伴山就后悔的恨不得要重新爬回去。这白令海的海水冰冷刺骨,孙伴山觉得自己全身都僵了,连嘴唇都有点发木。

扑通扑通,众人一个个都跟着跳入水中。

文风拍打着水面,对众人喊道:“大家注意,集中一起不要走散,最好是不要离开船体的范围。等一会对方来的时候,咱们尽量在船的另外一侧,不要出声。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下潜。”

在夜晚的海面上,虽然有着月光,但不注意是根本发现不了这些在水中的人。

美国海军护卫舰上,史奈德正无比的郁闷着。从凌晨到现在,他基本上算是没有休息,几个小组同时出动,一条一条的检查。但到现在,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情况。

这里已经到了白令海的边缘,再找不到的话,史奈德准备直接飞往日本冲绳基地。在他看来,中国人绝对会从那条线进入中国海域。另外一条航线,不但有美国的驻军,更有台湾的巡逻艇,加上那边的敏感地缘,一般船只根本不会走那条线路。

李亿对付检查经验非常丰富,提前把孙伴山等人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叫船上的人处理的干干净净。这艘船虽然是司徒家的财产,却是挂着澳大利亚国籍。

美国与澳大利亚是盟友关系,在船上经过一翻检查,按照航海记录上对照了每一个人的身份。史奈德所带来的情报人员,还提问了几个简单的航海问题及这条船上的基本情况。

看到所有的船员对海上情况非常熟悉,也没发现什么可以情况。其他检查人员,拿着仪器检查了每一处地点,不久就发现了那间夹舱。但李亿说那是为了应付海盗,预留的保命舱。对于船上的这些走私交易,史奈德也非常清楚。留个暗舱藏点东西,到也说的过去。前后经过一个多小时,史奈德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只能无奈的撤离了货船。

李亿暗暗的末了一把汗,刚才幸亏没藏在夹舱,不然被堵个正着。看着这些荷枪实弹的军人,李亿觉得想劫持人质,那更是不可能的想法。

当众人被打捞上船的时候,一个个都冻的嘴唇发紫,孙伴山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李亿微微一笑,叫船员抱出一箱伏特加。这东西驱除寒气还真有效果,难怪老毛子都喜欢喝它。

出了白令海,众人也都慢慢习惯了海上的航行。船上的淡水和食物储备的非常丰富,也不用去沿海地带补充。

在公海的范围,一般绝少有哪个国家检查船只。就算经过哪个国家的海域,他们不是捕鱼船,也没有违反非法捕鱼的禁令。这条线路走私相对教少,反倒使这些海警们放松了警惕。

货船过了马绍尔群岛,李亿做出了一个决定,没有走菲律宾和台湾之间的海域,那里太不安全。不但要面对军方的盘查,还有不少黑吃黑的海盗出没。李亿决定绕过菲律宾南岸,从那边直接进入到南沙群岛。

一过菲律宾,这里基本上已经接近南中国海,孙伴山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这一趟下来,总算是有惊无险,人员还都完整无缺。

孙伴山觉得应该给瑞木清打个,现在任务接近尾声,也是到了该敲诈勒索的时候了。

“喂~!我尊敬的瑞老,这么晚了还打扰您真不好意思,不过也没办法,我们被劫持了。”

“孙伴山?你们现在是在什么位置?情报人员与货物是否安全?”

“喂~!我说瑞老,你怎么不问问我和我的兄弟们是否安全?真是令人伤心。人和货都安全,但是我们上了贼船了。船上的人说,那批武器你要不给的话,就把我们全卖到非洲,然后把东西卖给其他国家。你也清楚,这种隐形材料,很多国家都盯着呢。”孙伴山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得意的要命,敲诈国家还真有一种成就感。

“这批武器数量这么大,我做不了主。你可以叫船上的人接,我与他谈判。”

“别介!我这可是偷偷的给你打,叫船上的人知道可不得了。唉~!实话告诉你吧,为了国家的利益,我费劲了口舌,终于把数量降下了三分之一。这可是人家最后的底线,我只能代表国家先答应了。”孙伴山本身就把数量提高了一倍,降下来他也能赚不少。

里停了几秒,瑞木清忽然问道:“你是用什么与我联系的?”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不许反悔啊。我在船长室里打的?怎么了?”

“混蛋,这是明码,你们赶紧离开原来的位置。”

“你的加密没电了,我没充~喂~喂~~!”

孙伴山还没说完,就被瑞木清挂断。

切!瞧把这老头吓的,这里是南沙群岛,怕什么。孙伴山根本不在意瑞木清的警告,觉得都快到地方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个小时后,李亿慌忙的跑进船舱,“不好了,雷达显示有三艘船正向我们包围过来,他们喊话叫我们停船,是印尼的军舰。”

“厄~!”孙伴山一听,没想到真暴露了目标。

“到这时候,竟然被发现?船长,用最快的速度,看看能不能绕开。实在不行,咱们还用老办法。”文风冷静的说道。这里是南沙群岛,巡逻的不光有印尼,包括菲律宾越南和中国军舰都有,文风是想碰碰运气。

孙板山尴尬的笑了一下:“嘿嘿,那什么,刚才我忘记告诉你们,是我~小小的暴露了一下目标。”孙伴山赶紧把事情说了一下,但没说是给谁打的。

“看来情况危急,这明码,恐怕监听到的不是一个国家,附近的海军,恐怕都会监听到信号。”郑浩皱着眉头说道。

“那不更好,没准咱们的军舰马上就会过来。”孙伴山不好意思的插了一句。

“来不及了,咱们的基地离这里太远。船长,全速开往越南的地界,只要摆脱印尼人,哪怕是从越难登陆,咱们用双腿也能跑回家。”文风是参加过越战的人,对北越地形非常熟悉。

船长李亿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当即下令,全速开往越南。

好在南沙的地形比较复杂,印尼的军舰也没有美国人的先进。一进入越南的海域,印尼军舰只能停了下来。大船顺着越南沿岸一路北上,但没多久,又遭到越南军舰的追踪。

听着电台里的喊话声,文风会说越南语,他知道再不停的话,对方恐怕要开火了,他们的船已经在对方火力打击的范围之内。

“咱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我看这样吧,船上的人员不动,停下来接受检查。咱们的人,全部下水,趁着夜色游泳上岸。从这里游渡到岸边,也就两个小时左右。”

文风一说,孙伴山听着脸都白了,“游~~游上岸?”别人的体力还行,他的体力恐怕在半路上就能沉下去。

面具帮的人都生长在湖南鱼米之乡,游泳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在话下,更何况还有潜水装备。

“只能这样了,大家带好武器,准备下水!”文风也不管孙伴山说什么,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不然想走也走不掉。

孙伴山与李亿等船上的船员简短的告别,李亿也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只要孙伴山这些人不在船上,就是联合国来检查,他也不怕。

孙伴山几乎是被拖着游上了越南海岸,先游上来的许德和阳子文风三人,毫不留情的解决掉六名海岸巡逻警。

到着这里,一切都由文风说了算,毕竟他会越南话,其他人谁也听不懂。

“这里不能久留,亮子,你带两人,去劫持一辆货车。咱们一路北上,只要到了关口,我闭着眼也能把你们带回家。”

对于劫辆车这样的小事,亮子到是轻松的很。这些天他也跟着郑强学开车,正好熟练一下,反正在这里造成什么事故也不用承担。

不一会儿,一辆苏式老破车就开了过来。车虽然老了点,货箱里到是宽敞,就这样还都要挤在一起。

“文叔,前面有个军方检查站。”开了三个多小时,司机对着车后面报告着情况。

“别理它,冲过去。”文风毫不客气的说道。

老破车带着一股浓烟,呼啸着冲向检查站。

“停车,再不停车开枪了!(越语)”

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扫了过来,破车也撞开横栏冲了过去。

开出了二十多米,许德忽然喊道:“小张~小张中枪了!”嘎的一声,汽车停在路边。

坐在前排的小张,倒在了血泊当中,有一枪直接打中了脑部,阳子摸了一下,摇了摇头。孙伴山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张,这对他打击太大了。

“妈的!下车,灭了这几个王八蛋!”

文风喊完,纵身下车,举枪就扫了一梭子,追过来的几名军人,当场就放倒了三个。

小张的死,对这些兄弟触动很大。一个小小的检查站,被众人疯狂的打成了马蜂窝。检查站上的八名越南士兵,一个也没放过,全部击毙。

但枪声也惊动了不远处的军营,轰轰的车鸣声由远而近开了过来。

文风看了一下周围的地理环境,“放弃车辆,进山!”

孙伴山还傻傻的站着,没想到自己的一次过错,竟然落到如此严重的地步。阳子也不管这么多,拉着孙伴山就往山上跑。

这一下,可惊动了越南当局,军队也大范围的展开搜索。

北越的山区地形非常复杂,亚热带气候使树木生长的非常茂密。众人在文风的带领下,开始了森林中的追击战。

“文叔,前方发现目标,大约有六十多人,没有重武器。”许德跑过来报告。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摆脱追踪了,自从进山后,他们又失去了三名兄弟。几天之中,在一处小村庄里弄到的一些干粮,现在也所剩无几。包括孙伴山在内,所有的人也变的成熟起来。

文风看着众人手中乱七八糟的武器,有不少是缴获对方的枪支。

“老文,这次不跑了,好好干他一票。奶奶的,也为咱们死去的兄弟报仇。”孙伴山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

这几天来,孙伴山的变化非常大。从一开始听到枪声就知道掘着屁股到处躲藏,到现在也能在枪林弹雨中英勇的反击。看着孙伴山这几天的变化,文风心里也高兴。男人就该有点血性,孙伴山缺乏的就是这一点。

“所有人注意,准备战斗!亮子和郑浩进入狙击位置。其他人各就各位。”随着文风的安排,大家迅速进入战斗壮态。

这几天一直被人追着打,只是偶尔反击一下小股的搜查队,众人早就想过隐的打上一次。

“德子,如果我死了,你告诉李民,帮我照顾好阿彩他们。”孙伴山小声的给身边的许德说道。

“老板,你不能死,谁死你也不能死。”许德一边看着远处的情况,一边小声的说着。

孙伴山感激的拍了拍许德,“好兄弟,真让我感动。”

“你还没发我们工钱!你死了,我们找谁要。”许德接着来了一句。

“厄~!靠!没人性!”孙伴山刚刚升起的那点感激,立刻化为灰烬。

“距离450米!风向西南!风速7.9米/秒。”透过瞄准具,特工郑浩估算着数据。

瞄准具中,郑浩正瞄准着一个中校。

二维码门禁
消防喷淋泵
牛老板代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