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财色正文第一章想要做大事

2019-02-03 21:13: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章想要做大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岁末年初,范无病只身回到了磐石。

时间已经是元月底,再过几天就该是农历新年了,然而今年磐石的天气实在有些怪异,这么久的日子里,竟然没有下一场雪。反倒是很多人早已经准备好的过冬衣物都没有派上用场,今冬的气温与往年相较,实在是高了许多。

范无病的车子跑在大路上,强烈的阳光照射下来,车厢里面确实有点儿热,他忍不住将车窗打开,放进来一股冷风,这才算是凉爽了许多。

“这大概就是环境污染造成的恶果吧?”范无病心里面想道。

近几年来,大家都忙着赚钱,各地的小煤窑小铁厂遍地而起,化工作坊也是四面开花,效益是有了,可是污染就更重了,磐石的夜空,已经很难看到清爽的星星了,城市的上空,更多的时候总是笼罩着一层厚重的灰蒙蒙的烟雾混合物,挥之不去。

不过比起自己开车经过的乐阳,磐石的环境还算是好多了。

乐阳也是望天省的重镇,与磐石如今的地位不相上下,重工业在当地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例更大一些,范无病经过乐阳的时候,很是被从车窗外面飘进来的空气给呛到了,感觉就好像是将自己扔进了充满烟尘的小房子里面一样。

车窗的外面不多久就积了厚厚的一层黑色粉尘,而且范无病也注意到,在乐阳这一带,连树都是黑色的,叶子就像是枯死了一般。整个城市中弥漫着的是一股死气,若不是城市的活动人口数量丝毫不比望天省其他各地市少的话,范无病真地会以为这里已经是世界末日之后的遗迹了。

进入磐石市境内之后,范无病才算是缓过一口气来。

到了家里之后,却发现老爸老妈都不在家,自己也没有钥匙。自然是进不了门的,于是范无病有些无奈地将车子开到了市政府大院儿。

此时的门外们早就记住范无病的这辆奔驰车了,立刻将他给放了进去。

运气却是不错,范无病没有遇到父亲范亨正在开会或者是有什么要是需要处理的情境,相反。此时地范亨正很悠闲地坐在市长办公室里看报。

“老爸,我回来了!”范无病敲了敲门,高声说道。

“嗯。”范亨抬头看了范无病一眼,朝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先坐过来,然后继续看报纸。

什么报纸看得这么仔细?连儿子都顾不上管了?范无病顿时觉得有点儿好奇,于是就将脑袋凑了过来,挤着跟父亲范亨一起看那报纸。

“别挤别挤!这是内部参考资料,你们不能看的!”范亨将报纸举到一旁。对范无病如此说道。

内部资料?难道是关于时局的最新动态之后的什么东西?范无病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于是自己走到一旁去,找到了茶叶和茶杯。自己弄了开水去冲泡,然后就坐在沙发上一边儿喝茶,一边儿等着父亲将报纸看完。

范亨认真地看了十几分钟之后,才放下了报纸,看了看儿子,有些不满地说道,“你小子倒是放得下心,一跑就是几个月!怎么现在想起来回家了?还有,欧阳晓薇怎么也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范无病没好气地回答道。“人家也得在家过年吧?南边儿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又不是喜欢老呆在一个地方地人,当然要回来了!最主要的,还不是为了陪你们过年吗?老姐老哥都不在跟前,我要再不回来,你们两个人在家过年有什么意思?”

“嗯,算你小子还比较有良心。不枉我苦心孤诣地教导了你十几年。”范亨点头道。

贪天之功啊!范无病翻了翻白眼儿。然后问道,“家里最近还好吧?”

范亨立刻回答道。“我哪知道?最近都是在忙年底的工作,这几天都都是在办公室过的,家里有你妈打理,也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我妈啊?范无病顿时撇了撇嘴,心说你们两个一个市长一个局长,又都是在年终岁末,谁有时间来收拾家?估计家里面没有结下蜘蛛就该谢天谢地了!

“对了,无病。”范亨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便问道,“最近邓公南巡,可有什么最新的消息传出来?好像媒体上面都被下了封口令了!”

“是么?这个我倒是没有注意到。”范无病有些诧异地回答道。

从年初开始,人们就在揣测已经八十七岁的邓公在南方到底讲了一些什么话。元月十八日开始,邓公视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其间他断断续续地讲了不少话。他的此次南下显得非常神秘,连惯例应当随行的新华社也没有带上,媒体没有做任何相关的报道。

但是主流媒体不讲话,并不等于就没有人能够知道这次巡视地细节。事实上,很多消息都通过非官方渠道传了出来,各种小报上和私底下都在疯传,说是可能有重大的决策要出台了!

范无病对于这一段儿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是非常了解地,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当年他重生之前,在这个阶段,正是上高中的时候,政治课本上面,相关的复习资料上面,很多都是关于这次邓公南巡讲话,其中许多段落,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比如邓公说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比如邓公说判断各方面工作的是非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比如邓公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比如邓公还说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地本质区别。比如邓公还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

范无病很自然地就将这些东西慢慢说给父亲范亨听,而范亨也确实听得非常仔细,不时地还就某个问题跟范无病讨论一番,父子二人倒是不愁时间太多。

“现在我们看起来。这些讲话地核心其实就是对无所不在的意识形态争论给予了断然的终结,似乎邓公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在理论的层面上对那些纠缠不清的问题进行讨论了。”范无病对父亲如此说道。

改革开发是主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

经过这十几年地改革开发,眼光超前思维敏锐的领导者们,已经认识到无休止地意识形态纷争造成地最大影响,其实就是使经济发展开上倒车,这是不符合发展规律的,想要国富民强,首要地任务还是重点优先发展经济。让老百姓的口袋里面装满钞票。

范亨听儿子这么一说,便也点头回答道,“事实上。《人民》发表的《元旦献词》中,总书记已经把主要阐述集中于经济方面,涉于意识形态的话题只轻轻掠过。如今听你讲了邓公在南方的讲话,可以看得出,他是把这一思想推到了极致。看来,今天春天是一定要有大的变化了,估计经济发展要走上快车道了!”

邓公的这些讲话先由小道上传来,但官方并未给以证实,国内人们到处打探消息。境外报界炒作得纷纷扬扬,北京的界则遵守的纪律不让此事见报,静待上级指示。

在这种情况之下,地方领导们基本上都在观望形势地发展,从邓公的一言一行之中揣摩可能会发生的变化,以及自己应该怎么样来进行配合?

只是大部分人还是看不清楚,这次南巡究竟会给躁动中地国内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范亨现在作为负责一个地级市管辖好几个县工作的正厅级领导。自然也不能不认真地了解上层的形势变化。而最佳的渠道,不是别的。恰恰就是自己这个无所不能的儿子。

范无病将自己所知道的这些,也不管邓公是不是已经在众人面前说过,一股脑儿地给父亲范亨都说了一遍,然后有些踌躇地说道,“可以想象,邓公这次南巡的积极意义,对我们国家地经济发展是多么重要?而且他南巡的日子也选得非常特殊,元月十七日,中美双方才就知识产权保护和纺织业问题达成了谅解备忘录,次日他老人家就开始南巡,这说明什么问题?”

“意思是说,他老人家已经扫除了后顾之忧,现在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范亨眼睛一亮道。

事实上从三年前开始,国内的经济运行状况就一直不很乐观,国营企业遇到了最为艰难的一个时期,很多的工厂都开不足工,而许多工人也都仅仅能够领到基本生活费,不得不出外寻找养家糊口的事情来做,这几年当中,个体经营户的发展本来是不错地,可是由于柳市打假风暴地影响,这一势头又遭到了遏制,前景不容乐观。

在国际环境中,中国的处境也是举步维艰,不论是出于政治上地孤立主义,还是经济上的遏制,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都是采取比较敌视的态度,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人将中国当作需要首先遏制的国家,妄图通过各种经济上的制裁和军事上的威胁,使中国人屈服于他们的价值观,成为第二个被和平演变的大国。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中国和美国达成了谅解备忘录,显然还是牺牲了一部分利益的,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让步还是划得来的,想要发展就得开放,想要开放,首先就得解放思想。九二南巡之路,邓公就是想要给大家表露一个姿态,我们改革的步子,还是要放得大一些!

范无病想了想后说道,“如果磐石市这边儿还有什么问题是不好解决的,老爸你不妨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借着这股东风,我想还是很容易办好的!”

范亨听儿子这么一说,精神也提起来了,对他说道,“这个还真让你给说中了,确实有几个难题是急需解决的。”

“有吗?”范无病顿时一皱眉头。心想自己不过是随便说说,却没有想到范亨真地有难办的事儿,莫不是他就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范亨说的事儿,倒确实都比较难办,一个是关于市场建设的问题。另一个就是平原厂的问题。

磐石这地方,算是经济相对发达一些的城市,交通比较便利,古时候就是有名地商贾云集之地,这么多年下来,当地人的经营意识都很强,再加上磐石连同四省数十县的交通,每天通过火车和汽车来往的客流量巨大,将这里作为中转站的客人们也很多。所以市里面一直就有在这里打造华北规模较大地集贸市场的打算。

范亨所说的第一件难事儿,就是指这个。

“这个有什么问题?无非就是投资而已嘛,怎么你们市里面还没有统一了思想?”范无病觉得有些惊奇。

“钱倒是有了。可就是在市场的建设选址上,以及投入的规模上,争执不下。”范亨便将其中的详细情况跟儿子细细地说了一通儿。

关于建市场这个问题,市上的大部分人都是同意的,因为磐石有这个传统,大家也都希望通过市场的繁荣,来带给市里一份新地税收增长,这样的话,市里可支配的收入就不再仅仅局限于几家大地工厂。还有当地的供销系统及市办企业了。

但是以前的时候,因为市里面财政紧张,自然是没有钱搞建设的,前一个阶段,范无病通过买地,向磐石市政府支付了上亿的资金,一下子就让市财政肥了起来。所以这个建市场的想法。就又提上了议事日程。

虽然大家都同意建市场,但是却又拿不准儿该建多大的规模。很多人看起来,能够达到百余户经营着入驻,应该就差不多了。但是范亨记得儿子跟自己曾经说过一个规模效应,大意就是虽然大家都是在搞同样的经营,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肯定是要有一个选择的。

对于不同地经营者,规模的大小就决定了他对消费者的吸引力,规模越大,就意味着实力越雄厚,就越容易得到消费者的光顾和青睐。

因此范亨是力主将市场规模提到一个相对较大的程度的,像服装市场之类的,最起码也得容纳上千经营户吧?而至于副食批发市场,其规模也应该在几百户经营者上说话。

范亨地意见,在市政府里引起了争论,大概是穷日子过久了,大家地胃口都小了,如今忽然之间得到了这么大一笔财富,都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花了?于是很多人虽然不敢公开跟范市长对阵,却都在私下里议论,好不容易弄来的一点儿钱,可是要省着点儿花,别建了市场赚不来钱,到时候可就又没钱给大家发工资了。

当然了,这些话是不可能在范亨面前说地,所以就传到了张梅的耳朵里,于是张局长回到家里之后,就问起了这件事情。范亨此时才知道,原来底下的人,已经就这个问题吵了很久了。

“那么老爸你的意思是什么呢?”范无病没有先表态,而是反问了一句道。

“我始终还是认为,你那个规模效应的说法是正确的,想要做事,就要做大事!”范亨的态度非常坚决。

范无病顿时笑了起来,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范亨现在已经习惯了想要做大事了!

听上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事实上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如今的范亨,已经习惯于用领导者的思维去考虑事情了,而不再是斤斤计较于一些细枝末节。

至于需要花多少钱才够这样的事情,自然有人会做出一个预算来,范亨要决定的,只是为磐石的经济发展,选定一个最佳的最有前途的方向。

“好吧,老爸!”范无病笑着说道,“我支持你做大事!”

河北复合耐磨钢板电话
台湾平面磨床电话
彩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