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不羁天师正文后记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3

(小说《不羁天师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西半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羁天师全集阅读正文后记,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恢复了人型后,罗迪低声念了一段咒语,随后一股烟雾从它脚下腾起,本来因为回复本体而扯得稀烂的衣服又恢复了原状,只是地狼的右肩骨完全粉碎,一只手臂便这么搭垂了下来。

他吃痛地用另一只手跟着一阵比划,草丛一阵晃动,接着一个藥瓶子浮了起来,罗迪顿时一笑:“还好这宝贝没弄丢。”

马啸风在獜死掉后,由于身体的重创而晕了过去,但过不了多久,一阵凉意在他体内流过之后,他顿时一个激灵,又醒了过来,并发现伤势基本上已经复原了。

罗迪在他身旁心痛地把藥瓶子放回袋子里去:“啧啧,小仙的清露丹一天里就用掉了三颗,要是给她知道,准得扒了我的皮拿去卖钱不可。”

地狼看到马啸风醒来后,便把从獜头上拔下来的匕首还给他:“干得不错,人类,呃,不,马啸风,你干得真不错,竟然被你救了一次,虽然就算你不出手,我也有办法对付那只只会用蛮力的家伙,不过怎么说我也欠你一次人情,以后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说一声,我罗迪是不会赖帐的。”

马啸风被地狼喷了一脸口水,他摇了摇头,当时他可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着既然和地狼站在同一阵线,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但地狼的一厢情愿,他也老实不客气的收下,能够叫这么强大的妖怪欠下一次人情,这么好的资源总要好好的利用一番才不至于浪费吧。

地狼可不知道马啸风心底打什么算盘,它那骨骼粉碎的肩头虽然在吃了一颗灵藥后已经大有改善,却还没有全愈,可地狼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这点伤,它见马啸风没有大碍后,又跑到獜的尸体旁又踢又骂,大意是说獜这妖怪无缘无故地跑出来,害他老人家伤筋动骨不说,还影响了它的泡妞大计,最后连三餐不定时而落下的胃病也赖在无辜的獜身上。

马啸风无语地看着发疯的地狼,一点也不明白妖怪的想法,也一点也不想去明白。

“喂。”马啸风朝地狼叫道,地狼马上纠正他应该叫“罗迪”而不应该叫“喂”。

马啸风彻底败在地狼的口水攻势下后,罗迪才问马啸风叫它干嘛。

指了指獜的尸体,马啸风头痛的说道:“这家伙的尸体会怎么抬走,要是被普通人看到就麻烦了。”

罗迪难得正经地说:“你放心啦,等会我叫些妖怪来帮忙,可惜獜不好吃,要不然把它当成存粮也不错,够吃上十天半月的了。”

一听地狼愿意解决这事情,马啸风乐得清闲,地狼又指了指楼下说:“你还是先送那个女人去医院吧,这里由我来负责就好,我们妖怪做事一向干净得很,保证第二天这栋楼房的人类醒来,都会以为昨晚是在做梦,獜的尸体,还有大楼破损的地方,我们会处理的了。”

看着罗迪扮成一付专业人士的样子,马啸风耸了耸肩,就把善尾的工作留给了地狼。

却在马啸风要走进逃生通道的时候,地狼叫住了他。

“马啸风,在这城市里居住着三千多只妖怪,但它们绝大部分比人类还安分守己,希望你看在这一次我帮了你一个大忙的份上,如果有一天它们犯在你的手里,能放过它们就放过它们吧,毕竟,我们也是因为人类的不断扩张,才会选择和你们生活在一起的。”

马啸风看着地狼,沉默片刻后说:“只要它们不胡乱吃人,我会的。”

说完,他便走下了楼梯,地狼仰起了头,看着天际的月牙,感概的说:“虽然人类的文明给我们带来从来没有过的享受,但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却会想起以前在河里捉鱼,在草地里捉萤火虫的日子呢…”

感概过不到三秒钟,地狼又打回了原形:“管它的,人类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对,就是这句话,我真是一只聪明的地狼啊,哈哈哈。”

月色下,响起某只自大地狼的笑声,而马啸风则把于素秋送往了医院,尽管女医生的伤口并不深,但天知道獜的爪上是否有细菌,最后马啸风还是决定让于素秋打一支狂犬疫苗好了,这叫防患于未然。

依旧是中心医院,当马啸风抱着于素秋走进医院的时候,一辆急救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车上的人匆忙地下来,然后抬着担架快步跑向急诊处,马啸风瞄了一眼,担架上躺着的是一个女孩,女孩的脸色乌青,像是中了剧毒的样子,马啸风摇了摇头,这女孩多半没有救了。

正如马啸风所想,在半个钟头后,担架上的女孩救治无效而宣告死亡。

马啸风却不知道,当他抱着于素秋走进医院的时候,在医院的大门口,一个人正默默地看着他,那个人的眼神时而平静,时而疯狂,他站了片刻,看着马啸风的身影消失在医院里面后,便转身离开。

路灯把他的影子拖得好长好长,便在他转身而走的时候,他的影子一片扭动,然后从中分离出一小片黑暗,当他消失在街道上的时候,从影子里分裂出来的黑影却像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竟然像流水一般流往医院的外墙,然后消失在墙根中。

午夜,太平间里多了一具尸体,那是今晚被送过来的一个女孩,女孩被送来的时候,脸泛着恐怖的黑青之色,在半个钟头的急救之后,因为中毒过深的缘故而逝世,最后,尸体被拉进了太平间里。

那女尸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单,太平间里没有窗户,自然也就不会起风,但这个时候,被单却抖动了起来,然后那具女尸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女尸睁开了眼睛,任由被单落下而露出她的上身,她,或者它迷惑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喃喃说道。

“我在哪里?我…是谁?”

(第一集 完)

上海防汛移动泵车
佛山市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新加坡公司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