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异世界的侧写师第二十六章等待妃

2019-01-14 13:45:0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异世界的侧写师 第二十六章 等待

回过神来,一道道目光都是看向宋衍的右手,想要证实宋义所言。

而果然如宋义所说,此时宋衍的右手上,确实带着一道金属小链,小链的光泽模糊,很不引人注目,而那种毫不华丽的造型说明了这确实是价值低廉的东西。

以宋衍的身份,虽然还比不上那些大宗派弟子,但他也不至于会去买这样一条廉价的链子。

异世界的侧写师第二十六章等待妃

难道真如宋义推测的那样,宋衍身边真的有一个令他爱慕的女子?

几位堂主咋了咋舌,心中纳闷着这种细节他们刚才怎么就没有发现?

“衍儿,宋义他说的是真的吗?”宋元出声问道。

闻言,宋衍方才从浓浓的惊骇中回过神来,他顿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他只是因为好奇,想要见识一下传闻中宋义的神奇推理能力,但宋义却告诉他并没有所谓的神奇推理能力,于是宋衍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不过是转了个身,宋义就给了他一个戳手不及,在听完了宋义的分析后,宋衍差点没喷出血来,这就是所谓的稍微比别人更仔细一点的观察?这就是对一件事情的多想几遍?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宋衍是绝对不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人能够从一次简单的握手就揪出如此多的信息。

宋义相爱到老才是真情的这种恐怖推理能力真的是正常人可以拥有的?

而宋衍之所以最为惊骇,是因为此时只有他自己知道,宋义的这番推理...

“是真的。”

事情已经不可能再继续隐瞒下去了,宋衍只能如实交代,而一切正如宋义所言,偏差不大。

听得宋衍所说,议事堂里的众人再度惊诧,虽然他们已经从宋衍的反应能够猜到什么,但是当宋衍亲口确定了宋义的推理后,他们还是显得震惊,特别是之前还对宋义不屑一顾的宋沐沐和宋傀,他们最难以置信,后者其实之前已经体验过了一次被侧写的感觉,不过当时的宋傀觉得一切绝对都是不离不弃巧合,宋义必然是在瞎猜。

然而现在,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发生在眼前的事实,那就是宋义竟然真的从一条小小的手链,就推理出了这么多关于宋衍的事情。

这种推理能力怎么能说是神奇?应该是恐怖才对啊!

对于宋衍来说,本来他还在为这件事情发愁,因为这是迟早要告诉他爹的,但宋衍最担心的是宋元对于这个女子出身的看法。

门当户对,在这个世界是那样的天经地义,在这方面,即便宋衍是天号堂的大少爷,他也一样没有最终的决定权。

不过现在倒好,这件事情歪打正着的借了宋义之口来敞开说明。

接下来,宋衍觉得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叫什么名字?”从对宋义推理的惊诧中回过神来,宋元马上就钻进了这个自己儿子的终身问题里,他必须知道对方是谁。

面对着宋元的问题,宋衍无可奈何,本来这种事情他觉得不适合在这里说,应该回天号堂商议,但是见宋元直接问了出来,他也只能如实回答:“她叫阿澜,来自于王朝东境一座叫做罗蛮城的城市,自幼失去双亲,五年前园里的一位长老前往罗蛮城办事,偶然间遇见了她,并发现她资质优于常人,于是将她带回了八方园中,让她自己争取机会。”

“阿澜?她是个孤儿?”宋元皱了皱眉,按照宋衍所说,这个叫做阿澜的姑娘还算是运气好,能被八方园的长老给遇上,不然无亲无故的她如今都不知道流落何处街头,就算再有天赋,也无法去奢求修炼之事。

“爹,虽然阿澜她...”宋衍想要趁机争取点什么,既然事情已经摆明了,他只能想办法让宋元接受阿澜,然而宋衍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元打断。

“够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种事情等回到了天号堂再说。”宋元哼了一声,打断了这个话题。

宋衍见状也是马上收敛,他又将目光瞥向一旁的宋义,心中实在是有些懊悔,他本来只是想要验证一下传言,哪里会想到宋义竟然通过一条不起眼的小手链,就将他最重要的事情给推了出来,如果说之前他以为是宋雨晴告诉了宋义这些信息,那么现在他是真的无话可说。

对着宋义拱了拱手,宋衍只能表示佩服,就差五体投地了。

不只是宋衍,此时的宋元和宋贞也都是只能表示出对宋义的佩服,从先前的扭转主动权计划,再到现在通过一条小手链展开的推理,宋义带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惊。

在另一处,宋沐沐与宋傀看向宋义的目光也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张傲气凌人,后者甚至已经开始怀疑,之前宋义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会不会也是使用这种推理分析?

只需看一眼就能推理出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事情,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这种事情!

“哈哈哈。”

欣然的朗笑声从议事堂前方传来,堂内的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去,只见从刚才一直不曾发声的宋苍从位置上缓缓站起,看着宋义,他双手接连拍了几掌,表示赞许。

“宋擎,你的这个儿子可真当有些了得啊,如此能力,将来必定潜力巨大。”宋苍惊赞着说道。

“家主过奖了,义儿他只是不知道在哪儿看了一些书,学了一些三脚猫法子罢了,不足挂齿。”宋擎对宋苍拱手谦虚道,因为之前宋义已经跟他说过,自己知道的这些东西都是从一些书上学习来的,所以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惊讶,当然,他也很好奇,宋义究竟看的是什么书?

“呵呵,此言差矣,老夫倒是认为,虽然我们一直最为崇尚修炼,一切以实力为尊,但在追求力量的同时,也应该努力提升一些其他方面的能力,否则岂不变成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宋苍淡淡一笑,他指了指宋义:“义儿这次就做得很好,他在修炼上的天赋已是家族中的名列前茅,而他的这种强大的推理能力对他来说更是锦上添花,真正强大的修炼之人从来都不是紧闭大门修炼,而是通过自己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与其他人建立关系,这种事情没有过人的头脑便无法做到,可见对于修士来说,头脑亦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而在于他人的交际中,这种通过细节来推理出对方状况的能力,你们可以想象将会给一个人带来多大的方便吗?”

闻言,几位堂主都是惊愕了一下,他们确实没有想到宋义的这种能力还能有这般巨大的用途,而宋苍说的没错,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再强大终究也只是单枪匹马之力,真正有实力的人,是那些拥有庞大召集力的家伙们。

宋苍能够直接就看出这一点,看来这位执掌家族数十年的老家主,城府与眼光都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几日后就是家族的少年比试了,本来这种事情都是由你们五大堂负责,不过这次老夫倒是突然很有兴趣,时隔多年,我也该看一看家族里的这些小家伙们是否后浪推前浪了。”宋苍微微笑着,说道,这一次要不是宋义,他还不知道如今的宋氏家族中竟有如此优秀的年轻一辈。

对于宋苍的这个决定,宋擎三人也是毫无异议,相反,这次的少年比试多了宋苍镇场的话,势必会更加的精彩。

这时,议事堂外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众人转过目光一看,只见宏号堂堂主宋杨与清号堂堂主宋天华迈步就走了进来,显然与宋元他们一样,宋杨他们在完成了宋义交代的任务后,便直接赶来了这里,像是生怕错过什么好戏。

当然,在宋元三人看来,宋杨他们确实已经错过了一出精彩的好戏。

“宏号堂那边我已经搞定了,想着应该不用亲自镇场,所以就直接赶了过来。”宋杨说道,便对前方的宋苍拱了拱手。

“看来几位都是所见略同啊。”宋天华也是笑了笑,而刚刚走进议事堂他就注意到宋元身旁的宋衍,在感受到后者身上那股呼之欲出的元气气息后,宋天华微微惊诧:“小衍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的修为...看来又有所突破了啊。”

宋天华之所以惊诧了,是因为在刚才的一个照面中,他竟然从宋衍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威胁,这说明后者的修为已经距离自己不太远,虽然宋天华的修为在五大堂主中是最低的,但在怎么说也是一个通灵境中期的高手,而宋衍才不到二十岁,这岂不是说只要再过几年,宋衍就会追上他?

想到这里,宋天华不由冒了冒冷汗,看来在八方园中,宋衍的潜力得到了极好的挖掘,而他本身就是家族中最为顶级的天才行列,什么叫后浪推前浪,这就是了。

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宋天华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宋沐沐和宋傀,很快明白了什么,他心中暗道,早知道也把家里的那个小子也带来见见场面。

“事情进展的如何了?”见各大堂主再次汇集于此,宋杨已经明白其他人的盘算,如今五大堂都已经按照宋义要求摆出备战状态的样子,来威慑溪南镇另一方的王氏家族,也就是说,他们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

“时间已有一两个时辰,消息应该早已传到了王氏家族中,如果一切真如宋义的计划,那么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开始转移宋天袁了。”宋贞说道。

“真的不派人监视一下王家那边的情况吗?不这样我们怎么知道他们会把人转移到哪里?又要如何救人?”宋杨问道。

“王家可不傻,你要如何监视他们,我怀疑他们转移人的时候,派遣的极有可能都不是王家自己的人。”宋元说道,旋即看向宋义,笑了笑:“不过,我们的宋义小天才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想来各位会来这里,也是想要见识一下,不是吗?”

面对着一道道投来的目光,宋义不慌不乱,他一如既往的淡定,说道:“我们需要等待,王氏家族那边我们现在倒不用去关注,因为他们也在关注我们的动态,而我们要等待的,是那个负责转移的人对我们的联系。”

“他真的会联系我们?”宋杨半信半疑。

“应该...吧,如果王氏家族真的想要甩开宋天袁这个包袱,那么就必须找一个人向我们证明,绑走了宋天袁的人不是王氏家族的。”宋义说道。

众人听得这句简直槽点满满的话,不由新生物与,什么叫应该吧?这个计划是你想的,感情你自己都没有绝对的把握?

“那证明了之后呢?他们怎么可能会让我们轻易得手?”宋杨问道。

“证明了之后,他们就会杀了宋天袁。”宋义说道。

众人都听不明白了,他们已经看不透宋义究竟有什么打算。

“各位都别站着了,既然要等,那就坐下慢慢等吧。”宋擎出声说道。

五大堂主闻言便是各自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宋衍和宋傀站在宋元的身后,宋沐沐也是站到宋贞的身旁,数分钟后,一些负责宣传消息的家族长者也是赶回了议事堂,很快,议事堂内的人影也变得多了起来。

时间在众人的这般等待中飞速的流逝,在议事堂之外,原本蔚蓝的天空也开始逐渐变暗,西边的天际处,一轮赤色的太阳被云层半遮掩,露出的余晖仿佛将天际烧的通红。

“怎么还没来?这都过去一个时辰了。”时至傍晚,宋杨终于是第一个按耐不住,他站起身来,抱怨的说道,宋杨又看向了宋义,心里说着如果对方没有来联系,那到时候看你怎么收拾局面。

“诸位别急,对方可能就是在等待天黑的时刻。”宋义依然是保持着平静,到现在他也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什么事都没做的等待。

而就在宋义的话音落下时,众人突然眉头一挑,将目光投向了议事堂之外。

此时,只见一名年老的奴仆急匆匆的走来,像是有什么要事需要禀报给议事堂内的众人,而当众人看向老奴仆的手中时,一封信件便是映入了他们的眼中。

很快,那年老的奴仆踱步走到了议事堂门前,他缓缓屈身,双手捧上了手中的信件,说道:

“家主以及各位堂主,刚刚外面突然来了一个人,说一定要把这个交到你们的手中。”

“他还说了一个名字,是...宋天袁。”

(未完待续,求个收藏)

智能老花镜批发价格
什么是射频美容价格
啄木鸟女士钱包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