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神雷诀第二百三十三章眸灭天尊标

2019-01-12 16:19: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神雷诀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眸灭天尊

那张阴阳图巨大到无边,压盖天地,覆满星辰,太阴和太阳两种伟力疯狂旋转,挣破了苍穹,令整个天地似乎都快要崩碎了,而后诸强看到天空中竟真的下起了血雨,苍天真的在哭泣!

那张阴阳图搅动漫天星斗,如一方世界朝着雷震宇镇压而下,威势恐怖滔天。

雷震宇瞳孔猛缩,血月不愧是能跟天界那几个人叫板的人物,实力果真不是盖的,此招一出天崩地裂,甚至连苍天都要哭泣,试问天下能有几人可与之并肩的。

“震宇哥哥他不会有事吧?”诸强变色,就是一直对雷震宇信心满满的上官雨萱都开始担心了,血月表现出的实力远超他们想象。

“放心,他如果那么容易死就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独孤寂绝安慰道,其实他的内心也很煎熬,他的灭天剑阵可以跟血月崩天血拼,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最终的结局肯定是他死血月残,他知道雷震宇不会死,但也绝对不好过。

“硬拼的话肯定是血月死,但震宇他肯定要付出代价。”慕容仲也是满脸忧心,如果换个环境他肯定赞成雷震宇不惜代价击杀血月,但现在四周都是强敌,而且好多实力都不输血月甚至强过血月的,所以接下来的大战才是大头啊。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何曾怕过谁来的,大不了我们集体渡劫,轰死他娘的!”南宫萧尘大大咧咧的道,他在至尊殿堂参悟神农氏的生命大道,使他的不死轮回达到了令人骇然的地步,因此他不仅对雷震宇自信满满,更是对自己自信无比。

“哈哈,有道理,我们就看看到底有哪些不长眼的家伙蹦出来,咱就轰死他娘的!”司徒祺皓哈哈笑道,丝毫没有四面楚歌的觉悟。

雷震宇此时被阴阳图压顶,镇得他有种快要爆体的感觉,他有理由相信只要给血月时间,假以时日他绝对能成为那棵魔树一样的存在。

轰!雷震宇不敢再等了,头顶上空一朵璀璨的大道之花轰然绽放,那朵大道之花生有九瓣,但此时只有一瓣是真实的,其余八瓣都还只是一片混沌,而那真实的一瓣还是他六道归一成功后方才长出的。

那朵道花无比圣洁如若金莲,他与天同高,绽放出无与伦比的九彩神光,花中喷薄着天地母气,汹涌着滔天雷电,他一出现就抵住了那阴阳图,天哭更是戛然而止,这种手段简直就是个神迹。

“天啊,那是什么花,传说中的宇宙花吗?”诸强脸色剧变,因为那朵花的气势比那阴阳图还要强大几分。

“笨蛋,宇宙花才没那么丑呢?但如果九瓣都长全了,还是跟宇宙花一样美丽的。”上官雨萱直翻白眼,但内心却是窃喜,因为那朵花很明显比阴阳图强。

雷震宇看着那朵大道之花,心中暗叹,六道归一后才长出一瓣,如要长满九瓣然后在那九瓣花瓣中央结出自己的道果其路何其漫长。

雷震宇踏天而行来到那朵道花的中央,此时的他飘尘出世如一位谪仙,而血月也背负阴阳图来到雷震宇对面,此时的他浑身是血,紧闭的血红双眼再次睁开,他冷冷的与雷震宇对视,两者间到了这一层次已经无需再言语。

诸强这时只感到山雨欲来的压抑,就是那些土著的准帝级高手也不得不惊叹,这两人实在太强大了,假以时日绝对能一飞冲天高高在上,但同时他们眼中难掩激动神色,传言果然不假,雷震宇确实拥有完美道种之身,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讲比轩辕剑还重要,因为那可能是解除他们身上诅咒的契机。

“血月崩天!”血月动了,背后的阴阳图裹着漫天星斗向着雷震宇镇压过去,一时间天地变色,阴阳倒转,太阴和太阳两种至强之力激烈碰撞,震得诸天都快要覆灭了。

“大道无边!”雷震宇跟着动了,那朵道花的九瓣花瓣徐徐绽开,它如同挣开了天地束缚得见永恒,浓郁的混沌气息于花瓣中喷涌,那朵真实的花瓣更是飞出一道道恐怖至极的道则神链,而后它迅速放大如若天幕朝着那阴阳图扫了过去。

嗡!道音铮鸣,万道齐放,这方天宇刹那失音,而后人们看到那阴阳图的阴鱼和阳鱼直接被那朵花瓣击散,血月更是被砸飞出去,那第三只竖眼已然闭上,流出又红又黑又白的血液,可想而知他受到怎样的重创。

而雷震宇的那朵真实花瓣也被崩得粉碎,化成无数道则碎片,于虚空中洒落,最后回归到那朵道花上,但它已经不能再显形,而是被一片混沌所取代。

雷震宇也受到了不可想象的创伤,但他没有停手的意思,手持古龙刀一步一步的走向我心有余悸血月,其实真正让他动杀机的并不是因为血月向下界举起了屠刀,而是当初在灵兽湖的时候他曾被一个死去不知多少万年的骑士追杀,那名骑士施展的咫尺天涯也是眸灭天尊的绝技之一,而那名骑士则是天庭征戈星空一族的统帅之一,这笔糊涂账雷震宇很难清算,但现在既然遇到了眸灭天尊的传人,那就不得不杀了。

诸强见到雷震宇持刀走向血月,眼中都露出震惊表情,此子这是要逆天而行吗?一下子得罪天界四股跺一跺脚就能让整个天界为之战抖的势力,而传说眸灭天尊对血月极为看重,不仅因其血脉天赋惊人,性格与年轻时候的他极为相似,更主要的是他能把从魔星海带出来的那两把阴阳刀拔起,这对眸灭天尊来说意味着很多,因为他知道魔星海是个怎样的地方,那是大帝去了都有去无回的恐怖存在。

古龙刀有可能出自魔星海的深处,冰雪大帝要寻找去往魔星海的星线图,而那两把大帝都拨不出的阴阳刀也是出自那里,这一切都说明魔星海是一个连大帝都向往和忌惮的存在。

而血月能拔出那两把刀就说明他与魔星海存在一定联系,因此眸灭天尊不看重他那才是怪事。

血月此时已经奄奄一息,三只眼睛全都闭上,不断从中流出红中带黑白的血,雷震宇还是首次见到这么奇怪的血,有些人因为血脉特别的原因血液有金色有黑色也有绿色,但三色一体的就很少见,因此更加坚定要杀此子的决心,因为血月的血脉真的有可能是传说中宙皇级的。

一般的宇宙能够诞生帝皇级的血脉已经不错了,但如果说能够诞生宙皇级的血脉那任谁也不会相信,因为那可是宇宙至尊级的,那种宇宙最顶端的人物就算再怎么分枝散叶那么经过几个仙元下来那些血脉应该可以忽略不计了。

但凡是都有可能例外,眼前的血月就真的有可能是例外,因此雷震宇果断的上前古龙刀一劈就将血月从中腰斩。

血月的上半身横飞出去,三色血溅满了虚空,然而血月脸上并没有痛苦的表情,相反其竟然在冷笑,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雷震宇浑身感到一股冷意。

“杀!”雷震宇不想节外生枝,手中的古龙刀就要爆碎血月的头颅,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血月的头颅内猛然飘出一位威严无疆老者,那老者盘坐虚空中,两眼紧闭,但雷震宇知道那双紧闭的眼内隐藏着怎样的惊天能量,似乎他只要睁开双眼,眼前的世界都要毁灭崩碎。

“天啊,是天界的巨头之一眸灭天尊大帝,我曾在一副名人传的画像中看到过!”天界的天才惊呼出声,认出那老者是谁,眸灭天尊法身亲至,这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事件。

诸强变色,眸灭天尊法身亲自,那种存在真的太强大了,呼吸间就能将在场的所有人给灭了,然而他们却不敢逃走,就是动都不敢动一下,当然他们想动也动不了,因为这片时空完全静止凝固了。

“该死的雷震宇,要死你自己去死好了,可千万别迁怒到我等啊,那可就真的是无妄之灾了。”诸强无不内心咒骂雷震宇。

但有些天才却不是很担心,因为他们的来历同样惊天,比如凌飞、寒枫等,凌飞的师尊可是剑帝,即使眸灭天尊也不敢乱来,而寒枫就更了不得,真身在天界已然跨入了大帝境,师尊更是赫赫有名的冰雪大帝,因此对这些人来讲即使眸灭天尊法身亲自也是无需担心的。

雷震宇此时感到刺骨的压力,那老者出现后没说一句话也没有要治疗他徒弟的意思,就这么静静的盘坐在那里,但越是这样雷震宇就越难受,那种憋着尿就是不拉就是这种感觉,但他可没自大到要上前去砍他,因为那可是大帝,不是准帝,而且鬼知道他在大帝路上走出了多远,万一真让他走着走着就走出一个宇宙之王来那乐子就玩大了。

诸强也都平心静气,不敢有丝毫动作,只是希望他的怒火别对着自己就行。

而等了很久那老头终于有了动作,大家都随着他的那个动作提心吊胆,但其实他的动作就只是舒展了下眉头,然而这个动作却让血月躯体完成了重组,洒落的血液也全部回到血月体内。

而很快血月便完好如初,就跟没有战斗过一样,他睁开双眼看到了他的师尊,他表情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他就恢复冷酷表情,转身向雷震宇望去,他竟然想再战一场。

“天啊,是时光倒流之术!”诸强倒吸冷气,这种手段堪称逆天。

而血月竟真的冲起杀向雷震宇,但这时眸灭天尊开口了,道:“你不是他对手!”

冲出去的血月脚步戛然而止,他回头不服的道:“师尊!”

但眸灭天尊没有理他,只是道:“我这回将你送进洞府的最深处,如果你能活着出来且那时劫乱未起我允许你跟他再战一场。”

血月听了脸色剧变,当听到那洞府的时候他就浑身起疙瘩,别人不知道那洞府的恐怖,但他却是亲身体会的,那简直不是人能去的,而且这回是去最深处!

“你杀心太重,好胜心也强,这回输了不见得是坏事,这让你从那洞府中活着出来的概率大大增加,你好自为之吧。”眸灭天尊悠悠的道,而后眉头再展血月便消失不见了,应该是被他送进了那座洞府的深处。

“劫乱起,如果不能活着出来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啊!”眸灭天尊自语。

亲子摄影工作室报价
万国手表表带
济宁二手半挂车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