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黑暗血时代第七百八十章它以为你饿了

2018-11-15 18:50: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黑暗血时代 第七百八十章 它以为你饿了

楚云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俘虏”。

此时应当是半夜,清冷的星光清晰地穿过稀薄的大气落在厚厚的雪地里,晃动着一条条在寒风中哆嗦的人影,没有火光,没有帐篷,偶尔有几声孩子的哭声,但很快被人捂住嘴巴,呜呜咽咽,像是沉闷的梦语,接着,又飘出几声轻微的咳嗽,喻示着大多数人都应该还醒着,不敢入睡。

在拥挤于一起的人群对面,三三两两地来回巡走几个半人高的白色人影,手里拿着奇异的武器,不时地向楚云升所在的人群与山峦间张望。

楚云升顾不上仔细打量它们,目光游梭在周围的人影中,寻找小男孩的下落。

以自己目前与其他人类受到同等的“待遇”来看,半人高的土著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殊,最大的危险依旧来自于影人。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此刻醒来才阵阵后怕,如果不是有这些人类与土著在,影人就能在他睡着的期间无所顾忌地动手,自己必然没有反应的机会,更谈不上做出任何有力的反击,实在凶险非常。

被俘虏的人数不是很多,大约二十多个,楚云升很快就在另外一头距离自己最远的地方发现了正在阴森森地注视着自己的小男孩。

看到它,楚云升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影人的意志力的确比自己强。又曾生食尸肉补充体力,还是醒在了自己的前面,但看它“主动”离自己远远的,恐怕也是在担心自己是在装睡,诱惑它上当什么的。

灵封之战,两人你骗我、我骗你,骗来骗去,骗得双方都下意识地将对方的一切举动反着理解。充满了疑狐之心,犹如惊弓之鸟。

这种绷紧的感觉,楚云升很久没有了,他并不是怕死,死对他而言算不上真正的痛苦,多少次生不如死时,他都曾只求速死。可他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影人的手里。

那成什么事了?

不说七纪的事情,也不说查出是谁封压了他的故土地球。单是他遨游遥远星星的最后愿望与过上如心生活的计划。都还没开始,怎能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莫名其妙地彻底结束了?

想要得到,便会担心失去,人都是这个样子,楚云升也不例外,他并不是患得患失,这些早就看开了。无所谓,只是别离前尘后。总觉得他这一辈子,如果就这样默默的死了。自己都觉得稀里糊涂与悲催。

所以,他要为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争取,怎么也得和时刻想杀他的影人斗到底!

影人的修炼速度楚云升不知道,但他的他非常清楚,几乎可以火箭般来形容。

功法熟门熟路,周围元气充足到爆棚,这几天来的苦修,再加上灵封之战最后二十多天的缓慢恢复,若不是身体极度困乏所压着,早就冲破了一元天的境界,即便如此,在补充完睡眠的苏醒后,感觉到胃部也不再全是苦水,大约被什么人灌入了点食物汤水,获得新体力新精力的身体,摧枯拉朽般飞快完成了积压已久的储元体改造,直抵巅峰,随时可以冲破一元天境界。

速度非常的惊人,搁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但楚云升仍不敢松懈,谁知道影人的速度会不会比自己更快?它完全有那种实力。

试探一下总归是需要的,如果影人的境界在一元天之下,他打算马上以同样的境界诱使甚至逼迫它与自己再次决战,关键时刻,自己立即突破至二元天境界,一举将它解决掉!

但怎么试,还没想好,影人太奸诈,弄不好,没试出来它的〖真〗实境界,反而中了它的圈套,那就得不偿失了。

一边继续夯实身体的储元体,将其改造到以前在一元天从来没有达到过极度水平,以往,他都是为了尽快突破而马不停蹄地朝前赶,现在也想试试传说中稳扎稳打的结果;另外一边,悄悄地通过立方体进入零维,收拢残存的黑气,用三方力量点滴纯化储存――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只可惜一时半会突破不了第二个限级,如果第二限级能让他于零维凭空造剑,哪怕仅仅是五六米内的效果,他连枢机源门也不怕了。

新生的黑气所余不多,不到一会的功夫,就被纯化得干干净净,但仍旧没有想好如何试探影人的办法,借着星光,楚云升开始打量起半人高的白色土著。

新世界的土著并不似人类所想象的野蛮、粗鄙、光屁股什么的,但同时又莫名其妙的很先进、很凶残、很强大,长得像猪一样,穿得和野人一样,却比人类更强大、更先进,甚至驾驭着极度粗糙却能奇迹般宇宙航行的飞船――那真是脑残。

文明越是发达越是先进,细节上便越是细致与精致,文化上也越是繁荣与充满想象力,越往上走,越是完美,不论是方程式,还是一个制造品,乃至一个社会组织,都必然符合这样的规律,都相对应与相对称地发展,畸形最终只有迅速毁灭与崩溃――地球上的历史已经由不同的先进与落后国家无数次地证明了这点。

虫子如果单独来看,就是这样的畸形,所以,楚云升敢肯定,它们只是一种“制造品”而不是一个**的社会形态,最有可能是一种纯粹到极点的战争品!能够制造出它们的社会,也必定是极为恐怖、庞大与复杂的高级生命组织。

但由于暗能量的存在,生物个体对暗能量运用有着极大的差别,就会出现和地球历史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情况。利用工具而先进的文明,未必能够在战争上胜过落后的文明,只要落后文明出现一个资质极强的个体,先进的文明或许反而可能被覆灭,像欧洲人用火枪火炮打败印第安人的事情未必就能发生在暗能量充沛的星球上。

在楚云升的预想中,新世界因为必须有庞大的暗能量最为通道出口的支撑,这里情况应当也十分的复杂,可能有利用工具而先进的文明。也可能有个体强大的落后文明,但出现在他眼前的土著,应当是和人类一样,借助工具而先进的生物文明。

土著们的白色是衣服的颜色,它们的制服很统一很标准,从外表上几乎看不出什么差别,喻示着它们有高度社会化的组织。而做工上的精良与细致,更折射出它们技术上的发达与先进。

武器不好说。但也能看出规模化生产出来的统一制式的影子。

衣服里面的生物特征也看不到。面部也是也很光滑的银白色面罩,只有细长的尾巴与人类显著不同,还有就是身高问题。

这点楚云升能理解,守护者尽最大努力所选择的坐标地,具有近似的大气环境,近似的温湿度,近似的生存条件。从单细胞生物进化到智慧生命,最终形态出不了太大差异。就像地球陆地上的脊椎哺乳动物,绝大多数都是四条腿――无论前肢变短、还是变成手。也不会出现三条腿的情况――在亿万年的化石中从来未发现这种情况,这就是进化选择的结果,和所有地球生物只有两只眼睛一样具有一样的道理。

当然在其他环境中,必然也会有其他令人想不到的各种奇异形态生物,甚至在这颗星球上也可能有,比如外星坠毁于此而留下的“遗民”――这里毕竟不是封闭的地球,但就土著而言,应当是这样的,所以,楚云升也认为它们就是本星土著。

既然是土著,那么人类自然就是入侵者,被“俘虏”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任是哪一种生命,突然在自己的星球发现大量涌出来的不明生物,也会极度紧张、不解与充满敌意,也必然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但楚云升怎么看这些土著,都觉得有些眼熟,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阿芙的影子,可又觉得阿芙没这么矮小,便有了一个打算,如果真的是阿芙所来自的星球,那么解决起影人来真的好办多了,起码他会一点“外语”。

他试图对比天空上星图,仰头细看,可由于天文知识贫乏,看了半天,连是不是银河系都没看出来,只得作罢。

一策不成,他又想了一招,在周围同胞们不解眼神中,朝着一个正好巡走过来的土著,频频使眼色,嘴里发出希望引起它注意又不希望其他更多土著注意的:“咝、咝、咝嘘……”的微小声音。

这样一连发出好多声,才终于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让它意识到是在和它“说话”。

但那个土著楞了一下,向身后望了望,又警惕地回头看着楚云升,将武器紧紧地攥住。

楚云升见它更进一步的反应,继续比划着小声说道:“盖伊斯,盖伊,盖伊斯……不是,你别老站着啊,听得懂不?好歹说个话啊。”

那个土著似乎很紧张,见楚云升“庞大”的身躯有站起来的趋势,竟后退了几步,然后示意楚云升继续蹲下,不要乱动。

楚云升不想刺激它,继续说着外语:“盖伊斯,盖伊,盖伊斯……”以及另外一些从赫尔那里听来的几个熟悉的发音。

那个土著犹豫了半天,忽然像是终于听懂了,很柔弱与胆小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块状物体,小心翼翼地丢给楚云升,接着,还认真地比划了好大一会功夫……

这时候,同胞们在高度紧张的压迫下,也终于有了一丝放松的机会,经过一翻精彩的脸色变化后,全都忍不住强烈的笑意,就连周大千四岁的女儿似乎都看出来了,高兴地出卖老爹而提醒楚云升道:“叔叔,我爸爸说,它可能以为你是饿了,要东西吃呢!额,你看看好吃不?我也想吃。”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