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仙魔变第五十三章不再代表着厄运的吉祥

2018-11-08 15:14: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变 第五十三章 不再代表着厄运的吉祥

登天山脉的某处雪谷里,停留着一名年轻的炼狱山神官,一头火魁以及他的数十名随从。

这名年轻的炼狱山神官是祁连墨,受张平赏识,同时也是最忠诚于张平的炼狱山弟子之一。

他和这头火魁,以及他的数十名随从已经驻扎在登天山脉雪线之上的雪谷中很多天,这一日似乎和平时也没有任何的区别,更高处的登天山脉依旧一如既往的神秘和威严,偶尔会隐隐传来令人心悸的冰川崩塌之声。

然而身披着厚厚毛毯的火魁陡然发出了低沉的咆哮,一丝丝的热气从它的身上发出,披在它身上的厚毯在这样冰寒的地带,都似乎随时要燃烧起来。

祁连墨发出了数声呼喝,制止了火魁进一步的异动,他面色极其浓重的往更高处的登天山脉望去。他的视线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异常,云雾缭绕的山峰看上去永远都难以逾越,然而他却十分清楚,自从蓝大先生在中州被杀死之后,整个世间便唯有林夕才能引起火魁这样的反应。

所以他可以无比确定,就在那些令人敬畏,看上去高到根本难以逾越的冰川里,林夕已经通过冥想修行,将魂力提升到巅峰,甚至已经开始在其中的某座冰川中穿行,行向冰雪神原。

……

暴戾冷漠的风雪声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各样的音调,万里都是死寂而冷清到了极致的银白寒光,雪地和冰川的表面不像是有雪粒飞洒,却是直接有蒸腾的寒气沁出来,在风中变成无数迷离的样貌,好像稀薄的空气里有无数冤死的幽灵在行走。

即便是天空中洒落下来的日光,在登天山脉的高端,也似乎在一瞬间便被冻结了,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

这是连飞得最高的孤鹰都不能接近的神国,不是人间之地,然而有三个黑色的小点,却在倔强而坚定的穿行着。

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的身上都穿着学院特质的异常蓬松的长毛斗篷。

这种像一大团绒球一样的斗篷不仅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温,而且可以将身上的汗珠以最快的速度排出去。

他们手中握着的微红色细杖是用某种自然发热的宝石制成,散发着一些温暖的气息,在和脚下的冰雪接触时,发出嗤的一声响声。

青鸾学院的起源本身便在登天山脉之后的冰雪神原之中,在过往的数十年里,除了张院长之外,青鸾学院虽然并未冒着极大的危险真正派圣师翻越登天山脉,然而对于翻越登天山脉,进入之后的冰雪神原的设想应该也一刻都没有停止。

除了标定一些最适合翻越的地点之外,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自然也得到了这世间最适合应对这种雪原的装备,然而即便如此,空气稀薄和极寒,还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林夕的眼皮微微抖动,一丝魂力震掉了他睫毛上结着,几乎快要将他的眼睛都闭合起来的冰晶。

从冰雪神原中吹来,吹过冰川的风似乎十分潮湿,然而这只是一种错觉,空气里充斥着无数细小到了极点,连厚厚的面罩都无法彻底阻隔掉的冰晶,每一口呼吸,吸入的冰晶似乎比有用的空气还要多。

这不仅令他们每一次呼吸都要消耗更多的魂力来抗衡,而且呼吸出的水汽凝结在面目之间,使得眼前的世界更不真实。

“怎么样?”

行走在最前的林夕看到了冰封在旁边冰川里的一块黑布,他停顿了下来,转头看着身后的南宫未央和秦惜月轻声问道。

在这样的地方,即便是已经成就圣阶的林夕也只觉得

自己的脑袋里始终充斥着一团冰冷的棉絮,让他比平时笨拙不知道多少倍,即便是他脑海之中那一个如明月般的“轮盘”,也似乎黯淡了许多,变得不太清晰。

这还只是接近这冰川的出口,并没有进入真正的冰雪神原。在学院准备给他的资料里,冰雪神原越往北,气温越低,而且空气里微小的冰晶也会更多。

然而这样一块块带有独特标记的黑布,却是让他原本沉静的心更加的沉静,甚至似乎彻底驱散了这片雪原中的死寂。

因为这是谷心音在给他开路,在给他指引。

“没有事情。”秦惜月知道林夕主要是想听到自己的回答,她对着林夕分别用双手做了个手势。这同样也是学院给予的资料里的建议…在这样稀薄的空气和严寒之下,片刻之前可能还一切正常,但只是片刻的时间,便可能会身体机能下降到致命的程度,而身体的一些细微动作和协调性,便可以让人看出一些预兆。

林夕知道真正的旅途还未开始,必须尽可能的保存自己的体力和魂力,所以他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便转过身体。

就在此时,他胸口柔软而蓬松的长毛中,却是露出了一只黑乎乎的爪子,然后接着探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头颅。

林夕的思绪有些迟缓,等低头看到吉祥的眼神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接近的地方对吉祥而言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于是他歉然的摸了摸吉祥的头顶,真挚而温暖的轻声道:“欢迎回家。”

吉祥原本从扑面而来的寒风和细微冰晶里,已经感觉到某种令它的身体和灵魂都在颤栗的东西。

那前方死寂和冷清到了极点的冰原之中,似乎有种莫名的声音在召唤着它。

它此刻也听明白了林夕的这句话。

它想到了林夕在许久之前的承诺,两滴晶莹的泪珠从它的眼眶里掉落下来,然后化为滚圆的冰珠。

当这两颗细小的冰珠落地时,它也从林夕的胸口跳落了下来。

它摆了摆三条尾巴,然后伸出爪子,对着林夕比划了一个林夕能够理解的动作,然后开始朝着前方奔跑。

在这条冰川裂口的尽头,它冲出的一瞬间,迎面而来的狂风将它不大的身躯彻底吹得飘了起来,然而它的三条尾巴就像三只翅膀一样摆动着,让它迎着狂风,站立在了这条冰川裂口处的一根冰柱上。

这根冰柱的前方,像是一片被冰冻住的海,无尽的往前延伸。

高高低低的冰川,就像冻住的岛屿和巨船。

无数扭曲的寒气像神灵一样在游走,冰雪的表面都是蓝黑,带着灰蒙蒙的色泽。

这是任何人都不想长留的冰雪神原,然而却是它真正的家乡。

它开始大口的呼吸着。

一股股冰寒的风流带着无数微小的雪晶涌入它的身体。

林夕和南宫未央、秦惜月跟着它走出了冰川裂口,接近了它。

然后他们都震惊的感觉到,吉祥身上的热气在消失,然而生机却变得更加强大。

林夕怔怔的看着吉祥。

在他的感知里,吉祥体内原本散发着热气的鲜血在逐渐变得和冰雪一样寒冷。

然后他和南宫未央、秦惜月看到,吉祥身上黑色的毛发上,开始沁出白色的寒气,萦绕着它的身体。

吉祥的身体好像大了些,然后它变得不再是黑色,而是纯净无暇的白色。

它变得好像传说中神国中的仙灵。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