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綜漫圣斗士同人血族女神的長路漫漫2

2019-05-22 07:13: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所以說……魔獸出來搗亂了,是嗎?”懷抱薩沙的燁曉,皮笑肉不笑地說道。聞言眾人都下意識地抖了一下。這……這明顯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有沒有!燁曉表示她很不爽。拜托!好不容易把巧克力給抓回來了,還打算逼著他穿衣服呢!現在居然又被這樣的事情打擾了!“嗯咳……”薩奇環顧了一周,企圖找個替死鬼,但當他看到所有人都一副‘別牽連我’的表情,只能無奈地當了這個出頭鳥。“以塞婭啊……不管怎么說,那種生物,也只有你擅長處理了。”他年紀大了,真經不出這么連番折騰好嗎!?臭小子們一個個都跑的比兔子還快!“嗯,所以你是打算讓我丟下和可愛薩沙的快樂時間,跑去玩血肉紛飛尸橫遍野?”她面無表情地一字一句說道。“…………”被噎的默默捂臉,薩奇覺得以塞婭真是越來越不好搞了,原來不熟的情況下,他還能和對方打打太極,套套話,現在熟習了以后,他才發現以塞婭簡直就是一個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啊!馬尼戈特的額頭上冒出幾滴冷汗。哇咧……不妙啊!這已經馬上要火山噴發了!老頭你一定要頂住啊,雖然他絕對第一時間撤離現場滴。“其實,我更希望你在處理完畢之后,可以幫我找回阿釋密達。”為了快要頂不住的自己,薩奇覺得他還是只說重點就好,不然真的沒精力和以塞婭繼續話題了。“嗯?”燁曉眼中有些驚訝,態度也柔和了下。“其實在這之前,阿釋密達向我提出了外出的許可……”薩奇簡單的解釋道。“雖然這樣的工作并非要他完成,不過這孩子是難得提出這樣的要求……”“所以,你也容著他任性了是么?”“咳咳……”薩奇輕咳一聲,這丫頭又開始和他對著嗆了,不過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說下去。“無論如何……我希望你能在處理完后,可以將他一并帶回來。”剛才眼中的怒火頓時滅了一半,燁曉輕皺了皺眉,隨即像是抱怨地丟出了一句。“那家伙……也會不安分啊?”“阿釋密達……”是什么讓你也開始學會躲避了呢?或,圣域的氣氛讓你感到有些不能適應了?阿釋密達,這不像你啊……久長的沉默讓薩奇不確定對方的態度,不過他相信如果對象是阿釋密達的話,以塞婭是不會拒絕的。“既然你沒空的話……”不過就算知道她會答應,自己也是需要煽風點火一下的,薩奇不壞好意地看向了某位雙子,問道。“德弗特洛斯,不如由你去?”德弗特洛斯索性別開臉,當作沒聽見,卻恰好面向了卡路迪亞和笛捷爾的方向。本來就不想回來,還一肚子的氣,誰要在這種時候再去招惹阿釋密達那個家伙?還嫌棄被嘲笑的不夠嗎?然而這個舉動卻讓一直盯著他好久的卡路狄亞上火了。這家伙到底在拽甚么!?不想回來就死遠一點不知道啊!?剛想上前喊死巧克力我們出去單挑的卡路迪亞卻被眼明腳快的笛捷爾一腳踩中要害,痛的直接直接彎了腰……他想喊的那瞬間被笛捷爾塞了一個蘋果,硬生生地壓下了聲音。嗷嗷嗷!!笛捷爾你是要謀殺啊!!!卡路迪亞用眼神哭訴道。…想死也不要帶上所有人。笛捷爾相信現在如果誰找事的話,絕對會讓以塞婭暴走的,所以他會杜絕一切威脅。于是笛捷爾淡定地踩住某只蝎子的腳,完全沒有松開的架勢,還順便朝著德弗特洛斯地方向友好地點了點。對方雖然不太自然,卻也回點了一下。只不過處于思索的燁曉并沒有在意這種小細節,她只是在斟酌怎么將那只偽神棍帶回來。薩奇看到以塞婭的表情,就知道對方不會拒絕了。“嗯哼……”燁曉起身離開座位,隨時將懷里抱著地薩沙轉交給滿臉通紅地都說不出話的希緒弗斯。“替我照顧好薩沙~”隨后朝著薩奇的方向點了一下頭,說道。“你的要求,我接受了。”“你們先玩吧,我很快就回來。”“慢走~~~!!”千萬別急著回來!太好了,以塞婭一走的話,他們一定要想辦法把那些奇裝異服處理掉啊!!!誰都不想穿以塞婭給他們設計的衣服。“對了。”剛跨出教皇廳燁曉的又在轉了回來,她此刻笑的無比燦爛,但周圍的人卻只感到背脊發涼。“如果讓我回來還沒有看到你們換上的新衣服……”不到十幾秒,她笑容猛地一收,隨即陰森森地露出一排白牙。“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吧~”“…………”“…………”“……%¥#*!!!!”終究還是要死啊!!!!眾人欲哭無淚。阿釋密達,你快回來吧!作為圣域里極其少數能和星靈者大人交換無障礙,并且還能抵得住報復的存在。如果說這一代的黃金圣斗士里,真正能讓星靈者大人尊重比放在同一個位置來對待的人……全圣域也只有這么一個啊!!!*******************************************************以最快的速度整理掉游蕩魔物,燁曉不意外的搜索到了最近徘徊地小宇宙。她就知道,明明只是一些爛攤子。那家伙只是用來當偷懶的借口而已!“稀客。”金發美人輕輕1笑,那清淺地笑容恍如出水芙蓉。“我以為,你會更晚一點才到。”“哼哼~”燁曉沒好氣的輕哼幾句,算是回答了對方的問話。今天的阿釋密達似乎很不一樣。感覺……就是有種說不出的味道?“看來,你又替我處理完了。”阿釋密達并不打算那么早處理掉那些魔物,雖然猜到了對方會先處理掉他任何擁有借口的存在,卻不意外她會這么快。“不好好待在圣域,跑出來閑逛什么。”嘴角扯起一抹淺淺地弧度,燁曉聽似輕佻里倒是真的透著幾分抱怨。“我果然還是合適安靜的地方。”阿釋密達只是靜靜地笑了笑,如實回答。“德弗特洛斯也說了一樣的話。”不以為然地玩著耳際地碎發,燁曉語氣漫不經心。“你想知道我……是怎樣將他帶回去的~?”“固然。”阿釋密達面色不改。“那種方法也只合適他。”、“你不試試,怎樣知道?”“除德弗特洛斯,你也并不習慣用在其他人身上……任何人。”“可我很擅長讓冷靜的人變得不像自己啊~”說完就伸手去戳對方的臉龐。“不必。”他輕輕抬手,制止了她行動。“在我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可不像你擅長的事情。”“是嗎?”燁曉笑的無害而狡猾,更帶著一些蠢蠢欲動。“我倒是認為,你是已知道了我的想法啊~”“阿釋密達,畢竟,你可比我想象中要了解我更多一些嘛……”“所以。”她笑著。“你認為阻止我有效么?”……固然沒用。經過這幾年的了解和探究,阿釋密達非常清楚眼前這位非人存在的底線在何處。還有她那難以置信的堅持。“怎樣幾年下來……你還是老樣子。”撇了一下嘴,燁曉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對方,像是抱怨般語氣卻掛著完全不符合的燦爛笑容道。“我還以為,你已經有足夠的理由來放棄懷疑我了。”是的,這家伙雖然第一次見面就表現對她的事情不感興趣。還一副你不來惹我,我就不惹你的架式。但私底下卻是絲毫沒有放松對自己的任何情報啊~開玩笑,如果不是在某次事件里,她意外從德弗特洛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可能她會由于察覺到從到圣域起她的身旁監視人里,竟然一直有阿釋密達……這種事實而感到驚訝啊~嗯哼,果然神棍都是不好惹的。尤其是這種實則腹黑的家伙,那是更要小心了。燁曉絲毫不懷疑,如果她真的是對圣域有什么危險,那末出現干掉她的家伙里,絕對有阿釋密達沒跑了!“以塞婭,你從未說謊。”阿釋密達的語氣平穩安靜,沒有絲毫被點破后的慌亂。“真相和事實,并不是一概而論。”“對,我就喜歡你的聰慧,以及……”燁曉笑的更開心了。“洞悉人心。”“你非人心,又何需在意我洞悉?”“怎么……”燁曉神情不變,笑著反問道。“你覺得我只是像個人類?”阿釋密達并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地,面向無邊無際的天空。……像人類。她果然還是話中有話。“阿釋密達……”淺金的眼眸輕輕磕上,燁曉享受著微風帶來地清新,用著一種難得地輕柔語氣靜靜地說道。“看來無論是什么時候……你看起來都那末的讓人心疼啊~”……心疼?阿釋密達在心中回味這兩個字,并不能在第一時間滲透她所說的含義。這類與他無關的詞匯,聽起來當真是……“不過,今天可不是整理你的好日子……”語氣驀地1轉,仿佛之前話的全是錯覺。“我既然是受人所托,自然要忠人之事……不是嗎?”她抬起眼來,勾唇一笑,說不出地邪氣,惡意滿滿。“所以,你先給我笑一個吧~”看似無害地笑著說完這句話,燁曉下一秒就毫不客氣的攻擊了過去。突如其來地攻擊讓阿釋密達微微有些遲疑,雖然他能及時截住對方并不刻意的進攻,但強大的阻力還是讓他忍不住輕咳一聲,這幾年的氣力增長,讓他很清楚以塞婭一直都在保存實力。……就算是他琢磨了許久,也猜不到眼前這個血族到底蘊藏著什么樣的力量。而她每一次真正顯露自己的力量后,還能完美的掩蓋掉。“可以停下了。”幾招過后,清楚知道對方沒用真,但還是相當難纏的進攻方式,阿釋密達輕輕舒了一口氣,對方卻還是有些不依不饒的繼續進攻,直到他的氣息開始有了微微地變動,才用著極為難得無奈地語氣道。“以塞婭……”“阿釋密達,啊啊啊~~~!”手上握拳進攻的速度不減,燁曉語氣卻滿是不在乎,乃至還透著一絲愉快愉快。“趕快,跟我學啊———啊啊~~~~”“……啊…?”被緊逼無奈阿釋密達學著對方反復的擬聲詞,不由自主地微微張開了唇,然而一直等著這個機會的燁曉,幾乎是立馬松手將掌心地糖果塞進了那微張的口中,并用指尖抵住他的唇,不讓他有吐出來的機會。“喂你吃個東西都要使用暴力~”像是抱怨的字面上卻是完全不同的語氣,燁曉得逞后十分得意地笑了笑。“阿釋密達,你還是一如既往的難搞啊~”不過,還不是讓她得手了?未能感覺到口中所含東西的物體時什么,阿釋密達微微一怔,卻是沒有拒絕或退后。……是糖果。這種對他來說,算得上曾新鮮的東西。糖果熔化的速度倒是非常快,幾秒后,他感覺到唇齒之間淡淡散開一股香甜的味道。那種仿佛從舌尖蔓延掉到胸口地甘甜絲滑感,讓阿釋密達覺得有些好奇。原來,這就是糖果。原來,是這類味道。“甜么?”燁曉的聲音里帶著一絲暖暖地笑意。“這稱得上是味覺的享受吧?”就算是一顆普普通通的糖果,她相信從未吃過甜食的阿釋密達是無法抵抗它的魅力。感覺如此,阿釋密達誠實地微微點頭,他一向遵從并且勇于承認自己的感受。“酸甜苦辣咸。”食指在額前輕點,燁曉淡淡地說道。“我給人類五種極致的味道打剛了各種的標簽。”“背負為苦。”“忍耐為咸”“妒忌為酸”“刺激為辣。”“愉悅……”眼角上挑至一個漂亮的弧度,燁曉點點唇,意味深長地說道。“為甜。”她所有感受都曾體驗過,最愛的卻是辣。沒有甚么比刺激更能讓她愉悅。“固然啦,這僅僅是針對我而已。”不以為然地擺擺手,燁曉繼續說道。“人類的話……幸福而開心到極致的味道——就是甜。”“甜的滋味,不會遜于酸苦辣咸。……你的世界也不會只有4種味道。”燁曉并不清楚阿釋密達所背負的是什么,她從未主動追問或者去了解。人類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他未影響到自己,她就不會干涉。除此之外,她其實不介意幫他一把。“阿釋密達,你開心么。”眼底流轉著一絲柔軟地笑意。“從出生就嘗遍了酸苦辣咸的你,對甜的味道……怎么樣?”明明是疑問句,卻用肯定的語氣。阿釋密達可以猜想到燁曉最愛的滋味必定是辣。就像是她本身所代表的一樣,她的身旁從不卻麻煩和刺激的事情。他習慣了酸苦辣咸,唯獨甜,從未主動想去嘗試過。身為戰士,身為阿釋密達的存在……他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權利。不,應該說,每個圣斗士。都沒有自己選擇的機會。“好了,最后我讓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頂級地觸感,以及……”皎潔一笑,燁曉上前一步,帶著絲□□惑力地嗓音清晰地吐露出兩個字。“視覺。”她抓起那雙漂亮而修長地手掌,貼在在了自己的臉頰兩側。燁曉能發覺到對方在觸碰她的肌膚時,遲疑地停頓了幾秒,但最終是沒有拒絕。她的強勢,從不會給任何人拒絕的權利。就算是阿釋密達也不例外。冰冷,那是血族特有的溫度。沒有心跳,沒有體溫,無論怎么捂都暖不熱的手心。在阿釋密達眼前的是此刻剔去了所有的偽裝和魔法,那曾被譽為血族最美殿下的容顏。以塞婭*安蒂凱蘭依。燁曉*安蒂凱蘭依。無論那一個,都是真實的她。燁曉一直毫無疑問的肯定,這個世界唯一有資格說了解她的人,只有阿釋密達。這個最不像人類的人類。他和其他圣斗士不一樣的地方,那便是真正的透徹。這份覺悟在她看起來,更像是眾人獨醉我皆醒的狀態罷了。哦~用更恰當的形容,大概是‘我理解了全世界,唯獨忘了理解自己’這種圣母到極限的存在吧?明明自己也只是不大的小鬼,卻總是能輕易點破真相,洞察復雜的人心。習慣什么都自己去解決,習慣什么都從全面去思考,習慣替他人解惑,自己卻墮入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脫身。阿釋密達絕不會讓別人發現他的不安,也不會泄漏出任何讓人可以抓到的細節。有時候,燁曉會將阿釋密達與沙加比較。但最終得出的結論仍然遠遠的停留在阿釋密達身上。對并不熟悉的沙加。阿釋密達他啊,只是是一個在不小心人群里打滾過,繼而被一堆俗世所纏上的偽神棍而已。他從來不都是神,也不是什么高潔不沾染塵世的存在。他啊,只不過是一個有著三千煩惱絲卻偏偏愛鉆牛角尖給自己添加負擔的可愛家伙罷了。依照實際年齡而言,阿釋密達其實不圣域那群長不大的家伙大多少。當然,這只是實際年齡。心靈年齡的話,全部圣域哪怕也只有薩奇能夠真正理解他了。她就這么抓著他的手,一步步掠過她的每一寸輪廓。阿釋密達能夠感覺得到,屬于對方的容顏正在自己的腦海里漸漸地拼湊出最完整的模型。體溫還是那末低,幾近感覺不到任何活著的氣息。看不見,摸不透。以塞婭從一次出現在他的眼前時,就告訴了他——她是危險的,不可捉摸的。不是任何可以防備,也不是能輕易招惹的。那所被保護起來的真實,就算是用小宇宙去感受,也只會得到一片朦朧的物鏡。就算是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氣味,阿釋密達的世界里從未有過真正的景象。他的心中已經留下了,這個非人類的血族,真實的容顏。完整,精細,還有那洋溢在骨髓中,令人折服的強者風范。“你……”一句幾乎是從本能地呼喚,阿釋密達似乎在那霎間,只覺得似乎一切豁然開朗,他就那么突然地笑了。此刻他笑的很開心,很輕松。只是想要笑出來,就這么簡單。“果然比我想象中,還要……”未完的話語中透著一股說不出地意味。而面前難得呈現地美麗的笑顏,讓燁曉眼眸1亮。這家伙笑起來……果然很漂亮!太難得了,很少看到他不帶算計和自嘲的笑容!!“還要奇怪?”習慣自動替他接上話語,燁曉手上的動作緩慢了下來,她舔了舔上翹的嘴角,用著輕盈地語氣開口道。“什么時候可以不讓我替你填詞呢?坦白一點怎么樣?比如你現在……就笑的很漂亮~”阿釋密達卻是淡笑不語。說的多,錯的多,漏洞更多。和以塞婭交鋒,那便是多說多錯。最終她松開了抓著他的手,任由對方停留并覆蓋的位置,是自己的雙眼前。耀金被生命之火點燃,象征暗夜之族地紅之榮譽在此出現。“給我記住了么。”只有短短數秒,那殷紅之眼漸漸退去,只留下無限高傲地金色。她的聲音,仿佛帶上了一絲難得地認真。“屬于我的,真正樣子。”無論是哪個世界,哪個時代。這是她第一次毫無保留地展現出自己真正的樣子。身為純血王族的完整。這類殊榮啊,在這個世界里,也只有你……阿釋密達,才有資歷。“這是我送你的……視覺享受。”那近似溫柔的低喃,簡直比情人之間的耳語更使人著迷。阿釋密達竟然感受到自己的心神……有一絲恍忽。是的,自滿的聲音,自信的言語。屬于她的世界里沒有任何膽怯和示弱的存在。那似乎是一種強勢到骨髓里,讓人心生向往的強大,也是讓人無法忽視的氣勢。……這樣的人,或許不是天生的領導者,卻能夠輕易吸引到大片追隨者。以塞婭也好,燁曉也好。名字不過是是一個辨認的符號。以塞婭,不……或是燁曉。她果然就如同自己最初所想,是一種任何人類都沒法抵抗的麻煩。像是不知名的毒。——幸福而開心到極致的味道——就是甜。這類毒,就像是殘留在口中的甜。唇齒留香,回味無窮。——甜的滋味,不會遜于酸苦辣咸,你的世界也不會只有四種味道。很好,看起來……他仿佛也越來越像人了。最少他想要開始學著習慣‘甜’。——然后,漸漸中毒。阿釋密達忍不住笑了出聲。然后松開了手。卻被對方及時一把抓住。“我這么辛苦來讓你享受的份上……”故意彎起嘴角帶著一絲邪氣,燁曉眼中閃著奸計得逞地光芒,看起來像是準備吃小羊的大灰狼。“討一點利息,也是無可厚非的吧~”阿釋密達沒有阻止,也沒有退后。像是一種無聲地默許。知道自己意圖達成的燁曉,就這么直接朝著他的手段咬了下去。哼哼,這可是她第一次成功吸到阿釋密達的血啊~果然比想象中……還要棒!……果然,還是不小心染上了。屬于血族的毒。*********************************************************燁曉轉過身,泛紫地黑發在空氣微微起伏“夜晚已經降臨,這是屬于我的時間……”嘴角噙著的明顯愉悅的笑意,燁曉也不看被自己咬了一口的卻還是很淡定的某位偽神棍,只用著很是理所當然度說道。“你有拒絕我的權利么?”“…啊。”他只回答了兩個字。“不會。”不會拒絕,還是不會同意。這家伙說話永遠只能信一半啊~“哼哼,不管怎么說,我們也該回去了。”像是想到甚么有趣的事情,燁曉輕笑出聲。“我想德弗特洛斯一定非常高興看到你的。”和他一樣被帶回來。……總有多一個倒霉鬼被嘲笑都好,畢竟德弗特洛斯一向喜歡這么干。輕易猜到了對方話中話,阿釋密達僅僅是回答道。“自然。”對于這一次的約請,阿釋密達沒有在謝絕。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以塞婭只要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在更改。只是啊………未知的血族也好,帶著雅典娜的秘密也罷。現在,他只需要知道的事實,那便是相信她,直至圣戰的最后一刻。以塞婭,你終究會為你的決定付出怎樣的代價……未來可能出現的景象曾經讓他也會感到一絲茫然,她所選擇的路程,會讓他感到失去掌握。但,無論結果如何,他該走的路永久只有一條。圣斗士所走的路,從來都只有那一條。只不過這一次,她是不是會開辟出一條新的道路?……誰也不知道。他若是選擇隨著她走一步,未必是錯。…啊,那就這樣吧。tobecontinued……xx                xx作者有話要說:曉雅我開始補番外了,然后各種吐血。。阿釋很很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很難寫!!不過還好,當初我對他的感覺還在!!!對阿釋就是心疼啊,從一出聲就開始受苦,感受到人世的悲傷解餓痛苦。我想阿釋是屬于那種能夠開解所有人,卻開解不了自己的存在。然后我大膽的嘗試了一下用甜食來打動他。(咳咳咳我周圍的處女座朋友都挺愛吃甜的,比如ss里某個甜食控。沙加:…………)畢竟我小時候也覺得糖是最好吃的東西,吃的時候超幸福的。其實我也只是希望能讓阿釋密達也喜歡某樣東西,未來還能和沙加搶甜品呢!(沙加:…………)(眾人:此人什么心態!!)ps:愛到深處就根本停不下來……繼續碼字,更新還是不保證,我只保證不會有存搞,寫完就發。ps:謝謝大家的關心,曉雅就快拆線了,然后開學了……大家還撐得住嗎?

港珠澳大桥抗住了山竹台风16级风速技术特性是影响用户选购业务基础软件平台的德国产学研合作开发稀土材料循环利用关键技

这些时髦元素让男人崩溃揭秘直男眼中的时尚对与错
心疼!亲戚想给小孩修剪衣服 不慎剪断11个月男婴小手指
菏泽2高二学生南昌替考 知情人称老师找优秀学生替考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