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不为那一眼只为那颗心

2019-05-16 17:57: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JBLT190BT入耳式无线蓝牙耳机震动
芋头蒸腊肉的做法
从浙江用阿里云预测拥堵看政府数据开放

心似双丝,中有千千结。

题记

每次走到街角,总是会看到那家蛋糕店的橱窗上那个大大的红色的中国结,它的上部份有绳索牵引着,中间是交错的菱形的状绳结,两旁分别有很多圈半圆形的绳子绕着,这样的形状酷似一只火红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甚是好看!下边还有红色的流苏,这样精致的构造,再搭配喜庆的红色,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每每看到这个酷似胡蝶的中国结,我心中总是有所思,我乃至感觉,这个火红的中国结,就是1颗火红的心,这颗心中却被许多线编织成一张,其中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故事缠在一起,从此让这颗心愁绪百结。我好想让这只火红的胡蝶带着我飞回到那段遥远的时光,带着我去追忆那颗遥远的心。

(1)

九月末的南方,依然有明媚的阳光照着大地。一列长长的军训队伍行进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里。军训是每年高一新生的必修课,其中总会充满各种艰辛。行进途中遇到一座长长的绳索桥,桥下是险滩和淙淙的流水,遥远又切近,让我阵阵眩晕,再加上前边的人走着,让桥上摇摇晃晃的,我顿时心生恐惧。忽然走在我前面的男孩子转过头来对我微笑着说:别怕,抓紧我的手,不会有事的。我抬起头,蓦然发现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这时候难得一见的阳光静静地倾注在他身上,他那垂在额前的头发仿佛一串金色的流苏,还有那双眼睛,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明朗,而我也感觉到握着我的那双手是多么的温暖坚定,令人安心。我瞬间忘却了身体的疲惫,被这种美好的感觉包围了。这是我第一次握住男生的手,也是第一次,将那张阳光的脸庞深深地记在心里。那年我十六岁,刚上高一。

(二)

军训过后的第一天便正式上课了。也许是我个子比较高的缘故,老师把我的座位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的位置。由于眼睛有疾病而有视力障碍的我,刚能隐约看到黑板上的字。

老师在讲台上喃喃的讲着,我则漫不经心的把头转向四周。

当我把头转向右侧,我的视线便开始定格在那一瞬间,因为我看到了当初握着我的手的男孩。我感觉很惊喜,不禁笑了起来,小声地对着他说:喂,你还记得我吗?

男孩把头倾过这边,微微一笑看着我,我记得你!就是那天的那个女生!你叫什么名字?我低下头羞涩的笑了笑,就把我的课本翻到扉页然后递给他,看,上面有我的名字,我叫孙若琪,你呢?

等等啊,我的名字有些难写。说完,他就拿起笔低下头认真写着。喏,你看,这是我的名字,我叫骆胤铭。这个名字好特别,就像我眼中的他一样,有与众不同的气质,从此我把这个名字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当时我喜欢读《诗经》。当读到《郑风野有蔓草》的那一句野有蔓草,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时,想象诗中的男女在田野间不期而遇时内心的无限喜悦,而那时候我在无意中遇到了他,内心的喜悦自是不在话下,或许,从那时候起,这朵叫爱情的花,早早地怒放了。

(三)

以后的日子,我便和这个叫做骆胤铭的男生开始有了较多的接触。我承认每一次和他说话时,我心里总是有无尽的欢喜,可我也不会表露自己的心事,总是成心地避开他的目光,恍如害怕他的眼睛能将我的心事看穿,也怕

我们常在一起讨论数理化的题目,因为我的眼睛看不到黑板上密密麻麻的解题过程,所以每次都要请教他。这时候他总笑着会说:没关系啊,有什么题目你尽管拿来就是了,放心,没有我解不了的题目,哈哈!我被他的幽默和爽朗打动了,自己也低下头傻傻地笑着。

他每次解题的时候,总是会左手放在本子上,右手握笔,认真地在纸上写着算着,尽管一旁会有吵闹声,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我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神情,似乎想捕捉他每一个专注的瞬间。

当他写完后,还要耐心的给我讲授。

这道题这样解,你能明白吗?他看着我问道。

我意识到他在看着我,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们再来一次。说完他又耐钟南山:H7N9禽流感需警惕有限人传人
心的边讲解边在纸上写着,我也在一旁专心的听着。

(四)

转眼到了高一下学期的五月,初夏的天空是湛蓝的,还有有淡淡的微云,暖暖的阳光布满校园,青涩的芒果挂在枝头,就像那时候青涩的我们。

老师忽然提出文理分班的事,我们学校的惯例,从高二起,按文理科班来授课。

下了课,前排的三个男生走过来,胤铭,你选理科吧!以后我们一块讨论数理化!其中一个人说道。

你这不是空话么?胤铭的成绩每次都名列前茅,尤其是理科成绩在我们班无人能及,他不选理科岂不是浪费了!另一个人笑着说道。

不见得不见得,他理科好是好,可你们看,他正在看什么书呢?男生说着,便把他正在看的书掀了起来。

是《诗经》啊?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胤铭,那就淑女好逑吧!我们班那么多淑女,你究竟喜欢哪个呢?哈哈!说完周围的同学学都笑了。

我也在自己的座位上笑了,忽然间心跳加速,但我没敢抬头,耳朵却在等待他的回答。

好啦!把书还我啦!

他脸上有些尴尬的笑着,从他们手中抢过了书。

我是爱理科啦,我也会选择理科,理科有种理性美,但我也爱文学的艺术美,看这《诗经》写得多好免费医保奖冠军 “添花”不如“送炭”
啊,句子行云流水,好像流畅优美的线条。至于淑女是哪一位,这个倒没想过呢!

是吗?淑女会不会就是你旁边的孙若琪?有人起哄道。

就是,你们俩整天一起讨论数理化,你们会不会凑到一块呢?那几个男生一直在附和着。

我听到后觉得很开心,但依然低着头,表面装得镇定自若。

好啦,你们别想太多!骆胤铭突然变得很认真,明天周末,我们班有活动,老班说是去爬山。你们听说了么?

早听说了,是去郊区的屏山公园,那儿的山挺高,够你爬的!男生们说着,便回到各自的座位去了。

这时候我不由得把头转向右侧,骆胤铭依旧在低头看着《诗经》。

(五)

五月的屏山公园,和煦的阳光洒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那时候我们的笑容,也和这阳光一样灿烂温暖。

而我眼睛那时候却受不了强光,所以一路上我都是低着头跟着大伙走上山去的。

有几次我却努力地抬起头,想在强光下寻觅骆胤铭的身影。谁知,我1抬头便看到了他,永远记得那天他穿着白色上衣和牛仔裤,还有白色的运动鞋,山上有风吹过,我能看到他的衣领飘了起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看到那个场景忽然想起了《诗经》里的这一句话。那个在风中奔走的少年,你的身影在我眼中是那末美好,你可听到我内心真挚的声音?

到了山上一处绿荫下,大家都停下来休息,我才终于抬起头来,这时,正好骆胤铭也在看着我,在眼光交汇的那一刻,我又低下了头。

孙若琪,你是不是很累啊?看你流了很多汗。骆胤铭突然问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还好,不是很累。却不肯抬头看他。

绿荫下边,是一条山间的小溪,淙淙的流水,1直流往山下。溪边开着很多不知名的鲜花,可惜都被溪水打得几乎掉落了。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这时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这句诗,就随口念了出来。

孙若琪你可真是才女啊,居然在这里吟诗了,哈哈!骆胤铭说道。

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流水不知道落花的心意呢?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便冲着他问了这么一句话。

呃,我想想啊,落花和流水,仅仅是自然景物罢了,落花会飘落,那是由于万有引力吧,水会往下流,那是因为重力吧,这两个都是力的作用了,你说对不对?

我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心里一阵失落,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难道,难道,他心里只有那些自然科学吗?难道,这些日子我都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吗?我沉默了。

(6)

当九月的秋风送走了夏季的燥热吹来了凉爽,我们就在这个季节里,迎来了高2。按学校的惯例,文理科的教学楼是分开的,文科楼在校园南面靠近校门口的地方,不免会有几分吵闹声;而理科楼则在校园北面的围墙那一带,临近河边,环境清幽。从前的我并没有丝毫在乎校园的这两个角落,可是从那时起,我却觉得南北楼之间隔得好远好远。分班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到骆胤铭,可我心中一直在想着他,想着那些坐在他左侧的日子,回忆他给我讲解数理化的声音。我感觉,他离我好近又好远。

(7)

十一月份终于到来。南方虽然不下雪,但是会有刺骨的寒风。每天我都冒着寒冷的风步行去上学,尽管我很怕冷,但我依然坚持去学校,因为我真的每天都怀着能见到骆胤铭的希望,也只有在校园里,我才有遇见他的机会。

婴儿消化不良
卡里莫名多4.9万吓坏退休大妈 两次主动找到银行被告之:银行不会有错
ref="https://wapask-mip.39.net/bdsshz/question/31822819.html" target="_blank">新生儿消化不良
7个月的宝宝吃什么辅食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