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来自火星的秘密2

2019-04-04 00:49: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一章

位于火星西半球的塔尔西斯高原上分布着众多火山,其中包括太阳系最高的山脉,奥林帕斯山。装甲飞梭稳稳停在山脚下,闻谛检查完自己的装备,确定无误后,朝夜恪勾了勾手指,夜恪颠颠儿地跑过来,得意地转了一圈,邀功似地夸耀:“怎样?我都检查过了,绝对没问题!”

“绝对?”闻谛挑起眉毛,拉了拉夜恪的武装带,仔细地检查了1遍他的防护面具和太空服,仿佛对他的表现比较满意,难得给了夜恪一个好脸色,将一枚宇航军军徽贴在了他的胸前,笑道:“你倒是自信,一会儿别给我拖后腿就行!”

“是!”靠脚立正敬礼,夜恪的动作比刚来到这里时熟练流畅了很多,看上去总算有个军人的样子了。

“闻老大,我也准备好了,我们走吧!”说话的是一个干净开朗的少年万斯。

德普失踪之后,7人的精英组又恢复了6人,为了保证学员们的安全,落雁将6人3组重新划分成了两组,每组3人,行动起来会更加安全。

“行动!”

闻谛一声令下,打开飞梭舱门,3人排成一列走了下去。

当夜恪抬头仰望这巍峨屹立的奥林帕斯山时,心底没来由地一阵巨颤,忍不住后退一步,被正走在他后方的万斯伸手扶住。

“怎样了?”万斯有点意外地看着夜恪,听到声音,闻谛也转过身来,疑惑地看向夜恪,试探性地问道:“怎么?你对这里有感觉?”

“不不不!”夜恪下意识地否认,他也不确定刚刚的反应是从何而来,也许更多的是对这座比珠穆朗玛峰高出3倍的太阳系第一高山的赞叹。

“我只是觉得真不愧是太阳系第一高山,果然利害!”夜恪想着便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万斯和闻谛诡异地沉默了两秒钟以后,万斯忽然爆发出震天动地的笑声来,巴不得捂着肚子捶地,闻谛捂着脸似乎是觉得没什么见识的夜恪实在太丢人了!

笑就笑吧,夜恪自暴自弃地想着,反正在闻谛面前丢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嘿,别生气,新生。”万斯笑够了过来揽住夜恪的肩膀道,“我并不是嘲笑你,只是觉得年轻真好。你知道吗?在火星上,像奥林帕斯这样的地貌代表了甚么吗?”

“代表甚么?”夜恪傻傻地问。

“危险,巨大的危险。”万斯终究不笑了,夜恪更笑不出来,心说这么危险的地方派我一个新生来,落雁简直缺大德啊!

“对我们这些开拓者来讲,奥林帕斯是一个危险的意味,所以我很少听到有人为他赞叹,大部分都是敬畏的声音。”万斯说着,眼中也换上了认真的神色。

“行了,你别吓他了,一会儿他要是畏惧不出任务了,我看你回去怎样跟落雁交代。”闻谛插话进来打断两人,警告地瞪了眼万斯,拉着夜恪就朝前走去。

“好了好了,我不说啦!”万斯也快步跟上,边走边开导夜恪,“不过你真的不用畏惧,落雁给我和闻谛下的命令是不顾一切保护你的安全。这也就是说我俩死了你才能死,我就不说了,能入选精英组的战斗力你放心,至于闻谛,那还用说吗?宇航军单兵作战第一人给你当保镖哎,说出去多有面儿!”

第二章

火星地表的气压低,风速大,沙尘满天飞,严重影响了工作,利用地震波传感器采集数据并不顺利。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清楚,任务里提到的地质考察只是幌子,可是以闻谛凡事都认真到严苛的对待方法,明显并没有敷衍了事,而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一遍又一遍进行数据采集。

难为的是夜恪,一边给闻谛打着下手整理数据,一边纠结着毫无头绪的任务。

这项任务说起来抽象无比,做起来更是不知如何下手,落雁除给过他一张夜祺霖的现有记忆拷贝做资料,就再也提供不了甚么技术支持了,夜恪简直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闻谛,夜恪,听到了吗?”耳麦的公频里传来万斯的声音,万斯正在距离两人不远的地方工作着。

“什么事?”闻谛问道。

“我这台原子光谱仪好像坏了,几个深度测出来的数据都一样,你俩过来看看。”万斯说道。

闻谛看了夜恪一眼道:“我马上就来。”

绕过这一片赤红色岩石组成的山脚,山的背后是一望无垠的红色沙漠,万斯脚踩砂石,正研究着手中一个巴掌大的小玩意。

“怎么回事?”闻谛走过去拍了拍万斯的肩膀。

“呐,你看看。”万斯把光谱仪递给闻谛,上面显示的数字果然都是如出一辙的。

“不管深度怎样改变,检测数据都是不变的,这是怎么回事?我出门的时候还检查过,仪器应该是好的。”万斯解释道。

闻谛重新测量了一次,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才确定地说:“光谱仪没坏,是信号遭到了屏蔽。”

“屏蔽?”万斯不赞同地嗤笑,“别开玩笑了,在火星上,还有甚么能屏蔽掉学院的信号。”

一直远远站在旁边的夜恪在看到红色沙漠的瞬间,就想起了德普。

德普被沙粒吞噬的那1幕在他眼前不停闪现,夜恪有点紧张又有点担忧,不知道德普现在怎样了?是不是还活着。

忽然,夜恪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德普没有死,你要不要下来看看啊。

“好啊!”夜恪下意识地答道。

“啊”字的尾音还没落下,夜恪脚下站立的沙堆忽然变得如海水般上下起伏起来。

正跟万斯研究光谱仪的闻谛脸色大变,一把推开万斯,打开个人终端,边接驳机甲战鹰-30边冲向夜恪。战鹰-30收到指令从悬停在山脚下的装甲飞梭里横空而出,展翼飞来,瞬间就将已被沙粒埋至膝盖的闻谛捞进了驾驶舱内。

“救,救命!救命!闻谛,救救我!”夜恪反应过来的时候,沙粒已埋至了他的大腿,惊恐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他完全来不及思考产生了甚么,眼里心底就只剩驾着战鹰前来救济的闻谛,那是他活着的唯一希望。

万斯的机甲也迟一步到位,闻谛看了眼紧随其后的万斯,在公频里下令道:“战鹰-32,战鹰-32,不要过来,马上回航,这是命令!”

万斯驾驶的战鹰-32在空中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决定听取闻谛的命令,调转方向,朝着装甲飞梭的方向飞速驶离。

驾驶室里的万斯缓缓抬起右手,向与他渐行渐远的闻谛敬了个军礼,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他也想救夜恪,可是他没有闻谛的勇气,活沙会产生巨大的磁场干扰,当干扰强大到一定程度,连机甲也会被沙粒吞噬,而这干扰刚刚开启的几秒钟内,是机甲逃生的黄金时段。

第三章

战鹰-30在夜恪头顶颤颤巍巍地盘旋着,强烈的磁场干扰让他没法顺利接收来自闻谛的命令。闻谛本想用战鹰的利爪勾起夜恪,可夜恪已被埋到了腰部,只有上半身露在外面,战鹰试了几次,都没法如愿。眼看夜恪已越陷越深,闻谛干脆让战鹰悬停在夜恪头顶,自己爬出驾驶室,灵巧地一个翻身,让战鹰勾住他的脚,倒吊着从机甲上荡了下来,一把抱住了夜恪的上半身,稳稳当当。

夜恪的眼泪鼻涕糊了1脸,被闻谛抱住的瞬间,终于大哭出声:“闻谛,救救我,我不想死,呜呜……呜呜……”

他可没有德普那般勇敢,他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刚进军校两周半,还没来得及被培养成为优秀的战士就不得已上了战场,而这一切都还没有摸清楚弄明白,他不想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死掉。

“你别乱挣扎,越挣扎陷得越快,你抱紧我,我让战鹰拉我们上去!”闻谛安慰地拍了拍夜恪的后背,夜恪听话地紧紧抱住闻谛,闻谛看了眼身下快速流动起伏的沙海,眉头紧锁,速度又快了!

“战鹰-30,开启核动力推动装置。”闻谛下令道。战鹰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否则两个人这次都得折到这儿。

接收到命令的战鹰还算争气,核反应产生的巨大推动力,终究让一直下陷的夜恪有了喘息之机。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向上的拉力将夜恪一点一点地从沙粒中缓慢而坚定地拔出,夜恪看到自己被沙粒掩埋的身体正一寸一寸地从沙海中露出来,先是腰,然后是腿、膝盖、脚踝、脚尖,夜恪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就在他以为自己已逃出升天脱离危险时,战鹰忽然在空中任性地颠簸起来,猛地一个下沉,夜恪的双脚又扎回了沙堆里,活动的流沙如潮水般快速地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夜恪刚刚升起一丝希望的内心再次沉入谷底。

战鹰的颠簸幅度愈来愈大,闻谛抱住夜恪的双手却如钢铁般不可撼动。夜恪听到闻谛在他耳边说:“战鹰遭到了强力磁场干扰,快坚持不住了,不过你放心,天上地下,我跟你一起去,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夜恪拍打着闻谛的肩膀,想使劲推开他,但奈何两个人的气力不是一个等级的。夜恪急得眼泪又飚了出来,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虽然你是我偶像,但我还不想跟你同生共死啊!我不过就是一个小透明,连唯一在意我的爸爸也去世了,我就算消失了,也对这个世界没有甚么损失,可是你不同啊,你是闻谛,是宇航军的英雄,是全民偶像,怎样能受我拖累呢?松手吧,趁现在还来得急。”

活沙掩埋的速度很快,夜恪说完这段话时就已被埋到了腰部,战鹰已经在天空中疯狂地跳起八字舞,而作为向上的拉力与向下吸引力之间承接载体的闻谛,感觉身体就快要被撕扯成两半,已到了力竭的边沿。隔着防护面具,夜恪看着闻谛额间的冷汗顺着脸颊哗哗直流,心中惊讶有之,感动有之,不忍有之。

他没想到闻谛能为他做到这一步,他一直以为闻谛都是厌弃他、轻视他的,毕竟闻谛于他是国民英雄,而他之于闻谛,不过就是1只最好没有的拖油瓶罢了!

由于战鹰的八字舞幅度越来越大,闻谛在半空中被甩得坚持不住,而此时沙堆已埋到了夜恪的胸口。为了不连累闻谛,夜恪将积蓄不多的气力一次释放,大力挣开了闻谛围绕住他的双手。被意外挣脱的闻谛反应极快地迅速一把捉住了夜恪挥动在半空中的1只手臂,厉声朝夜恪咆哮:“你干什么?别乱动,拉紧我!”

“你松开我啊!我怎样可能看着你跟我一起被活埋,闻谛,你是我一直想要成为的模样,虽然我没有机会变成你了,但我最少可以做到不连累你!”夜恪也毫不客气地吼回去,这是他唯一一次对闻谛动怒,他是真的不想看到闻谛由于他而堕入危险,而如今,他们俩人明显都已很危险了。沙堆埋到了夜恪的脖子,夜恪抓紧最后的时间,想要掰开闻谛捉住他小臂的那只手。

“你敢掰开试试看!”闻谛的状态实在不是太好,防护面具里精致的脸颊像被水洗过,挂在战鹰上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打着摆子,只有他抓住夜恪的手仍然坚定,他仿佛将自己所有的力气都加注在了手上。

被战鹰撕扯的下半身已经快没有知觉,闻谛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他知道,一旦夜恪被掩埋,他就算抓得再牢也没有用,他终究是抵不过活沙下层那巨大的吸力的。

“闻谛,在火星上能见到你真高兴,再见!”夜恪微笑着闭起眼睛,他感觉到了身体在快速下沉,仿佛地底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抓我会为他们而活得坚强着他的双脚往下拖,他根本没法摆脱。

“说甚么傻话!夜教授说过,不管处于多糟糕的境地都不要放弃希望。我倒要看看这活沙到底是什么!”

闻谛说着解开腰间的武装带将夜恪的手与自己的缠在了一起,然后松开倒挂在战鹰上的双脚,朝着已被掩埋至头顶的夜恪纵身跃下,迅速被潮水般的赤红色沙粒掩埋。

第四章

夜恪迷迷糊糊地从黑暗中醒来后感觉浑身酸痛,仿佛从很高的地方跌落,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掉似的,更要命的是身上还压着一个不明物体,软软的,热热的,沉沉的,摸着手感很像他穿着的宇航服。

“再摸信不信我揍你!”

听见这熟习的声音,夜恪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究落定。

“闻谛,你怎样没松开我?”夜恪惊呼。

“固然是由于绑得太紧了!”闻谛边说着边打开防护面具上的探照灯,夜恪这才发现,他们俩人的手正被一根武装带结结实实地缠在一起。闻谛从夜恪身上爬起来,正在苦恼怎样把这个解开。

“你没必要为我做到这一步的,你是英雄,万一由于我出了什么事……”

夜恪话还没说完就被闻谛打断了:“你能不能别像我妈似的唠叨,你以为我是来救你的?我告知你,我早就怀疑活沙下面有问题,是专门借这个机会下来1探的。放心吧,有我在,甚么事儿都不会有!”

“嗯嗯,我相信你。”这是当然的,经过刚才同生共死的1幕,作为闻谛的徒弟,夜恪早已感动得不行不行的,巴不得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付于闻谛手中。

闻谛尝试了几次也没法解开武装带的缠扣,都有点佩服在沙堆上生死一瞬间的自己,瞧这死扣系的,这心得有多真诚啊!

“得了,解不开了,要不先这样吧,除了战役起来不灵活,会被你拖后腿外,仿佛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闻谛放弃了研究武装带,夜恪头一次能跟偶像在不用担心生命安危的情况下距离如此之近,简直求之不得。

闻谛借着探照灯微弱的光亮打量了一下黝黑的环境,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如浓墨般阻挡了他的视野。忽然闻谛恍如意识到了甚么般,问道:“夜恪,你的氧气瓶还在吗?”

夜恪双手在背上乱摸一阵,心头一沉道:“不在了,你的呢?”

“我们可以把防护面具摘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有人居住,有氧气供应,还有水和食品。”闻谛说的淡定,其实心中早已翻起了滔天巨浪,他们都以为他们是征服火星的第一批人类,没想到却有人比他们更早。

夜恪听话地摘掉面具,周围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夜恪的脸上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冷啊,这里果然有氧气,这是怎么回事?”

闻谛伸手摸了摸四周坚硬的墙壁道:“这里是位于地下的冻土层,科学家们早就发现,从冻土中可以提取水和氧气。只要有了这两样,人就可以生活下去。”

“他们既然有氧气,还拿走我们的氧气罐干嘛?”夜恪不解,氧气罐那点氧气之于这片空阔的空间来讲,简直是九牛一毛。

“说你白痴你就不能动动头脑,固然是为了避免我们跑路了。如果没有氧气,我们就算回到火星地表也是没有用的!”闻谛斜着眼睛鄙视夜恪,试探性地往前走了几步,碰到了1堵石壁,伸手四下1摸,脚步沿着石壁大概丈量一番,闻谛戏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恭喜我们,被圈养了。”

“这个笑话真冷。”夜恪延着闻谛摸过的方向也摸了过去,石壁的正北方向是一堵金属制成的厚重铁门,手感非常牢固。

忽然封闭而黑暗的环境内响起了两声“滴滴”的电子音,夜恪刚刚摸过的那扇铁门缓缓开启,暖黄色的明亮灯光从渐渐打开的门缝中透了进来,一个如小山般高耸的人影站在门外,背光的轮廓让两人没法看清他的面部线条,却能感受到他犹如实质般的冰冷锋利的视野,扫过闻谛终究落在了夜恪的身上。夜恪浑身1颤,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被毒蛇盯上的危机感。

“夜恪,我们终究见面了。”此人并未动口,熟习的声音却霸道地在夜恪的脑海中响起。这一刻,夜恪终究明白,这两次的活沙现象看来是真的与他有关了。

第五章

“你是谁?”夜恪还是不习惯意识流的交谈,张口问道。

“地球人称我们为火星土著,你的母族。”最后这4个字犹如1颗重磅炸弹,炸响在夜恪的脑中,震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本想反驳是玩笑话而已,可是看着来人那双认真的眼睛,他却久久张不开嘴。

发觉到他的异常,闻谛警惕地看了眼来人,伸手扶住了夜恪岌岌可危的身体,关心地问道:“你怎样了?”

“没事。”夜恪推开闻谛,缓缓摇头,他该庆幸他与来人是通过意识交换,所以闻谛根本没法知道他们说了些甚么。可同时这一点也证明了,他与来人之间确切是存在着某种联系的。

“看来你也意识到了,我们彼此之间可以通过意识交换,我们可以窥探到彼此的心灵,我们是一族的。”

“你想干什么?”夜恪打断了他的话,是否是一族他不关心,他只关心用这类诡异的方式把他和闻谛弄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可以窥测到彼此的心灵,我能看到你心中所想,所以只要你愿意,你也能了解到我心中的想法,这是我们火星土著的沟通方式。”

“不!”夜恪摇了摇头,他谢绝这样毫无保存侵略性的沟通,更不敢去尝试,他没法想象,一旦验证了这些对话,对他而言代表着甚么。

3人久长的沉默对峙后,夜恪的脑海中又响起了一道惊雷:“难道你就不想见见你的母亲吗?”

母亲,或者说是妈妈,这个称谓对夜恪来说是陌生的。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他曾无数次空想过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样的,在幼儿园的画板上,在小学的作文里,在中学的日记本中,都记录着他对母亲的空想,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的母亲,居然是个外星人。

“她还活着?”夜恪猛地抬头,下意识地问道。

“固然,你随时可以见到她。”来人在他的脑海深处回应。

夜恪和闻谛终究走出了那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黝黑牢笼,带他们出来的就是那位神秘的火星人,他始终走在两人前面一米远的地方带路。离得近了,夜恪才发现,他的个子很高,足有3米高的模样,走起路来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或许是由于生存环境寒冷的缘由,他从上到下都笼罩在一件厚实的前身属于某种动物的长毛大氅中。

牢房的外面是一道漆黑的走廊,布满了热能监控仪,却没有一个人,安静得只能听到3人走路的脚步声。或许是适应了这样的黑暗,夜恪的眼睛可以清晰地看到走廊两边遍布的牢门高大坚固。

好在这条走廊其实不长,只走了56分钟,夜恪就听到火星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捂上眼睛。”

这是最考验人的时候

夜恪转述给了闻谛,两人照做,却都默契地偷偷张开一丝指缝。

又是两声熟习的“滴滴”声,紧接着是一道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刺眼的白光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突然而至,照在3人的身上,透过手指尖的缝隙刺进了夜恪预闻谛的眼中,如此明亮,仿佛白昼。

“欢迎来到火星土著的冰雪城。”

与此同时,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彻夜恪的脑海。夜恪缓缓放下捂着眼睛的双手,双脚忍不住又向前一步,而闻谛,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第六章

这是一座由冰雪打造的、属于巨人的城市。所有的冰雕建筑都保持在5米的高度范围内,规划得庞大而整齐,视野极为开阔。或许是习惯了深层次的意识交换,整座城都堕入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只能听到行人来来往往的脚步声。途经两人身边的高大火星人时不时的会停下匆忙的脚步,好奇地打量他们,热忱的视野在对上他们的带路人时,悻悻转开。

很快,1辆巨大的雪地履带车在3人面前停下,自动门开启,领路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夜恪正要迈步,被闻谛一把拉住,闻谛镇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来。”

其实两人的手在一起绑着,闻谛这个先也不过半步的差距,可他还是强势地挡在了夜恪眼前,夜恪注意到,闻谛的另一只手一直放在腰间的粒子枪上。

闻谛上了雪地车,确定安全后,才对夜恪比了个手势,夜恪紧随其后也坐了上去,最后上来的是领路人。看得出来这雪地车是专门为了火星人而造的,本来宽阔非常的空间一下就被填得满满当当。

雪地车的性能很好,使用自动导航,安稳地滑过冰雪城市的街道,在既定的轨道上按计算精准的路线行驶着。夜恪透过窗户向外望去,他终究能仔细地视察一下这座伟人城。

商场外观闪烁的动感霓虹,冰雪广场不停播放的全息广告,悬浮在一个个空中十字路口的冰雕红绿显示灯,宽阔到不可思议的人行横道,和大街上来来往往跑动着的各种各样的机器人,有送货的,有叫卖的,有正在建造冰雕的,还有飞在他们头顶监控路况的等等。

这座冰雪巨人城完全可以说就是比人类城市大了一号而已,科技、规划、发展各方面水平基本都与人类社会持平,与其说他们发展得很不错,不如夸他们模仿得很完善。

夜恪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世界完全按照地球人的需求来打造,最少在他看来,这类卑劣的环境下,鸡肋的地方很多,值得改进的空间很大。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沉默了一路的闻谛终究开口。他严肃认真的表情让夜恪终究意想到,闻谛的耐心就要用尽,可他却还没想好如何开口。

“去见一个人。”夜恪闷声道,他并不想叫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妈妈,更何况,他动了动嘴唇,发现根本叫不出声来。

雪地车穿过冰雪城,在1座庞大而华丽的冰雪城堡前稳稳停住。3人走出雪地车,夜恪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焦急地望向这边的一队伟人,如众星拱月般站在最中央的是一个雍容而娇小的女人。

领路人走过去向这个女人尊重地鞠躬行礼,夜恪的双眼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两人视线对撞的一瞬间,夜恪心头剧震,预闻谛握在一起的手不由得紧了1紧。他知道,这位看上去在伟人中格外娇小的女人,应当就是他的母亲了。感应到了他的不安,闻谛也牢牢地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视线追寻着夜恪,也落在了女人身上。

女人虽然其实不年轻,却有着一双干净漂亮的红色眼瞳,而此刻,这双眼睛里溢满了太多复杂的情绪,夜恪看不懂,闻谛的眉头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

忽然,女人一把推开身旁周密保护着她的伟人们,向着夜恪走来。她的这1行动,仿佛引发了伟人们的不满,他们想要追上来,却被女人的一个手势制止了。

女人有点局促地停在了夜恪的眼前,直到此刻,夜恪才忽然意想到,就算这个女人在伟人们的衬托下显得瘦弱娇小,可站在他眼前时,也仍然有两米多高。她似乎很难抑制体内激动的情绪,连伸向夜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她眼含热泪看着夜恪,一道如春风化雨般的声音轻拂过夜恪的心头。

“好久不见,我的孩子。”

在来时的路上,夜恪就想过,相见时他们会如何开场?这个女人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他要如何抵制火星人的这一套说辞?没错,抵制。对夜恪来说,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前,他的内心深处对自己有一名火星人母亲的事,其实不认同。

可是当这个女人眼含热泪,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站在他眼前,温顺而脆弱地对他说出好久不见的时候,夜恪恍如听到了心墙崩塌的声音。

不用验证DNA,夜恪知道能让一名居于上位身份非凡的女人如此失态的,除血脉之亲,怕是很难再有其他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史无前例过的感情,是专属于母子间的羁绊。

第七章

自从有记忆起,夜恪对于母亲的概念就是模糊的,渴望的。

他虽然有着使人称羡的家世,有着令世人敬佩的父亲,可是他却没有妈妈。

小时候,他也曾不止一次问过父亲,妈妈是什么?他的妈妈在哪儿?那时候,夜祺霖总是牵着他的小手,来到窗前,指着繁星闪烁的灿烂星空告知他,妈妈在天上,就在那些星星里。

长大后,他渐渐明白,所谓的在天上就是离开人世的意思。所以他渐渐地也就不再提起“妈妈”这两个温暖而神圣的字眼了。

可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夜祺霖的意思。夜祺霖所谓的在天上,原来是真的在天上,在星星里。

夜恪和闻谛被以最高规格的礼仪约请进了火星伟人的冰雪城堡。看得出来这座用厚重的冰块垒砌雕刻而成的城堡是这座冰雪城内最庞大的建筑。两人在伟人们的带领下,穿过大厅,沿着旋转楼梯上到二楼,礼仪官走在最前面,替他们滑开了两扇冰块雕刻的大门,1间庄重大气却其实不奢华的餐厅出现在众人眼前。

礼仪官弯腰行礼,夜恪在脑海中听到他尊重的声音:“尊贵的客人,请进。”

夜恪停下了脚步,女人已率先走进了餐厅,而她身后的伟人们都恭敬地排成两行,站于餐厅门外两边,满眼恭敬地等待着夜恪的动作。

“别傻站着了,进来吧,我的孩子,我们迟早要见面的。”女人的微笑隔着巨大的长方形餐桌,温暖而使人放松。夜恪知道她说的没错,他们是血缘至亲,早晚是要见的,即使有什么问题,也无法回避。

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到闻谛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似乎是在给他信心。是了,他差点忘了,还有闻谛在保护他,他并没有甚么可担心的。

夜恪深吸一口气,走进了餐厅,闻谛紧跟其后。待两人进入后,冰块门缓缓闭合,同时,餐厅右边一道小门打开,穿着厨师服的火星大厨端着餐盘走了进来,开始一道道地上菜。

“你们已超过6个小时没有进食了,先吃点东西吧。”女人温和地说着。

没错,是真正的说,用声带的颤动发出声音的说,而不是随意闯入他脑海的强制性对话。夜恪感激地看了眼女人,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尽量迁就逢迎自己,同时也照顾了一直努力压抑好奇心的闻谛。

夜恪不知道闻谛是怎样看待这个无声而安静的世界,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坐在他们眼前的这个女人,但有好几次他都捕捉到了闻谛眉头紧锁想要提问的表情,但最后都被他自己强迫地打压下去了。闻谛不想给他压力,更知道此处不是提问的场合,但他如今亦不知道该如何对闻谛解释。

“谢谢。”闻谛冲女人点了点头,拿起眼前的餐具,准备进食。

女人冲他感激地一笑,夜恪这才反应过来,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靠闻谛。

闻谛仔细视察着眼前的女人,猜想着她的身份,和邀请他和夜恪的意图。就目前来讲,他敢肯定这个女人并没有恶意,但就怕她也不会好心地将他们送回学院,否则她也不用大费周章地把他俩弄来了。

闻谛猜测着,忽然女人又开口了:“听说你们地球人都有边吃边谈事的习惯,虽然一见面就谈这些有点不合时宜,但我想这是你们关心的事情,所以还是尽早说出来比较好。”

“什么事?”这次夜恪接的很快,敏感而脆弱的神经生怕女人说出甚么难以承受的大事来。

“我知道你在帮助地球人寻找夜祺霖抹去的记忆,我可以帮你。”女人这话是对着夜恪说的,眼神温柔而坚定。夜恪心头涌上一股甜蜜的温暖,他料想这是来自于母亲的爱,如果这个女人诚恳给予,他其实不排挤接受。这件诡异而艰苦的任务,终究有眉目了吗?

只有闻谛注意到女人用了“抹去”这个词语,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你打算怎么帮?”闻谛开口问道,他的声音没有起伏,很难听出情绪。夜恪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心头莫名一颤,直觉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末简单。

“我有他缺失的记忆拷贝,我可以交给你,但我有条件。”女人直面闻谛,看到他如母鸡护小鸡一般巴不得挡在夜恪身前,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甚么条件?”闻谛说道,心里想,改来的终究来了。

“我要夜祺霖另一半的记忆拷贝。”

夜恪刚刚温暖起来的心瞬间被冰雪冻裂,他以为女人是由于母爱想要给予他补偿,却不料,在他久未谋面的母亲眼里,这一切,都是利益的交换。

(未完待续)

痛经怎么食物调理
月经过少发黑怎么办
经期延长什么原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