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至尊神皇第一百四十九章研习三十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3-21

至尊神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研习三十击

天色已经渐黑,夏阳朝着深潭走去,xiǎo黑一直跟在夏阳的身后。深潭处的温度要比其它地方的温度要低许多,所以夏阳早就将几日的食物都放在这里,省的每天都要外出寻找食物。

天色已晚,篝火旁,夏阳慢慢的翻转着烤架上的烤肉,来到红叶森林半月有余,夏阳对于烤肉的技术可以説是娴熟无比,夏阳和武先生吃过之后,无论剩下多少都会被xiǎo黑风卷残云般的吞噬一空。没过多久,一股股肉香味便传遍整个鹰嘴崖的崖底,夏阳将从夏家带来的佐料一一添加,很快一股更香的味道传来,引得旁边的xiǎo黑不断的吞咽着口水,夏阳眼睛一瞥,根本就没有理会身旁的xiǎo黑。很快,食物便已经烤好了,拿下火架上的烤肉,夏阳拿着最好的一块朝着一旁走去。

此时的武先生盘膝坐在一块巨石之上,紧闭着双眼呼极为的缓慢,夏阳走到巨石旁,恭声説道:“师父,吃些东西吧!”

武先生传音説道:“放在一旁吧!”

夏阳diǎndiǎn头,将烤肉放好,随即便退身回到了篝火之旁。此刻的xiǎo黑早就瞪大着眼睛看着夏阳,夏阳笑骂着説道:“就知道吃,你看看你那身上的肥肉,整个身体都快成肉球了!”

xiǎo黑低下脑袋耳朵同时垂下的低吼数声,模样似乎极为的委屈,配合着受伤的外表以及委屈的低吼,任谁都不忍心再继续説下去。夏阳被xiǎo黑的这幅模样弄得一愣,随即笑着看着xiǎo黑,取下架子上已经考好的肉与xiǎo黑一起吃了起来。

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夏阳所烤的肉绝大部分便被xiǎo黑吞噬一空。看着xiǎo黑夏阳説道:“xiǎo黑,你的伤势还没有恢复,早些休息。”

xiǎo黑diǎndiǎn硕大的脑袋,低吼一声,随即便趴在了一旁。xiǎo黑心中明白只有自己尽快的恢复伤势,将体内的寒毒解决之后,才能对夏阳有所帮助。

夏阳看着xiǎo黑趴在一旁渐渐入睡,缓缓的起身走到深潭处,看着倒映在深潭中的星辰夏阳抬头仰望繁星,今夜的繁星异常的明亮,似乎就在夏阳的眼前一般,夏阳的眼神由清晰变得浑浊和模糊,心神似乎脱离了躯壳的桎梏,飘荡于浩瀚无际的星宇之中。夏阳身周的一切似乎变得亦真亦幻,模糊不定。

不知道是何时,夏阳的心神似乎已经回归了身体,随着一声叹息,夏阳彻底的清醒过来。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这话在夏阳的身上根本无法体现。无论是家族的期望,还是师父的血仇,无一不在鞭策着夏阳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前行,夏阳始终不敢有所懈怠。

星空依旧璀璨,夏阳早就盘坐在石头上,从怀中拿出一本书籍,接着星光看去,赫然便是武先生交予他的《覆雨翻云枪法》,夏阳心中思索着,‘五十势’自己已经领悟,但是若想要融会贯通还需要天长日久的淬炼。短时间内若想对枪法的造诣更深一步的话,只能继续研习覆雨翻云枪法中的第二部分——‘三十击’。想到这儿之后,夏阳翻开覆雨翻云秘笈的第二部分。

“‘三十击’是一整套招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连环而去,绵绵不绝,丝毫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最适合以寡敌众,以少胜多。”夏阳在查看‘三十击’之前,先是看到了这一段话。话虽简单,但是却涵盖了夏阳即将研习‘三十击’的精髓所在。连绵不绝的攻击,犹如天降暴雨一般,除非雨停,否则谁也无法阻止雨水的降落。又如鹰嘴崖旁的百丈瀑布一般,一旦找到突破口,除非河水倒流,或者干涸,否则的话也永远无法阻止它源源不断咆哮的怒吼。

夏阳闭上双眼,回想着起初在修炼‘五十势’的时候,观摩百丈瀑布湍急的河水,河水奔流的态势有若万马奔腾,不可抵挡。夏阳感悟着当时壮阔的场景,心脏猛然加快了跳动,血液流动的速度也增快了许多,‘砰砰’的声音在夏阳的脑海中有如惊雷的响动着。夏阳似乎毫无所觉,手中的覆雨翻云枪法秘笈无风自动。‘三十击’一招一式只见来回翻转,从最初招式‘无定击’一直到最后一击‘威凌天下’不断的在夏阳的脑海中重复。

一刻钟之后,不断翻转着的秘籍突然合上,夏阳脑海中还在不断的回忆着‘三十击’直到一炷香之后,夏阳猛然睁开眼睛心中暗道:“起手式“无定击”展开时,将令对手完全摸不准攻击目标,都误以为是攻击自而无还击之力,第二式“雨暴风狂”,枪影吞吐间,像每一个人也是被攻击的目标,当第三式“迭浪千重”紧接而出,以涌出重重枪浪猛攻敌手,最凌厉的杀着“威凌天下”枪影翻腾滚动,造成一道气劲护罩,既是最凌厉也最耗灵气,招式端的霸道无比猛烈非常。每一式拆开是独立的一式,连接起来又能相辅相成威力倍增。”夏阳想到这儿,心中不得不佩服创造覆雨翻云枪法的那位前辈,真希望那位前辈还在世上,也好让自己能够一睹尊荣。只可惜天妒英才,前辈早已仙逝。想到这儿,夏阳眼中呈现出一股无奈之色,随即嘴中发出一声苍凉的叹息声。

夏阳站起身来,拿起身边的屠龙枪,此时已经是深夜,红叶森林里一片寂静无声,远处的篝火早就不知道何时熄灭,秋意甚浓,微风吹拂着夏阳漆黑的头发,孤立的身影倒映在深潭中,萧瑟无比。

握着屠龙枪夏阳悄悄的向着外边走去,深夜之中,夏阳没有丝毫的睡意,不如趁着对覆雨翻云枪法的重温,修炼‘三十击’虽然不一定能够一次修炼完成,最起码可以对覆雨翻云枪法有更多的了解。一直向前走去,直到夏阳下午修炼的高坡处才停下来。看着空旷的地方,再加上这里离鹰嘴崖不算太远,夏阳十分的满意。

深深的吸力一口气,夏阳并没有先修炼‘三十击’中的招式,而是重温了‘五十势’。只见夏阳眼神一凝,背脊一挺,一股凌厉之势陡然在其身上迸发出来,‘呜’的一声,手中长枪一动,闪着寒光的枪刃斜指前方,正是‘五十势’的第一式‘起手势’,枪势一起,夏阳身周无风自动,配合体内灵气的运转,夏阳身上的凌厉之势更胜。

紧接着,夏阳左脚向前一迈,身体前倾,手中屠龙早已变换了位置,又是一势‘直击势’。‘直击势’刚刚展现,夏阳的身形又动。慢慢的随着夏阳的身形晃动,手中屠龙闪着森森寒芒diǎn缀,枪影乱舞,厚重的‘呜呜’不断的在夏阳耳中响起,脚步腾挪,身影晃动之间,形成一个个虚影,屠龙挥舞之间枪影如幕,仿佛在夏阳的身前舞出一道密不透风的墙一般,身形愈疾,枪势也跟着愈演愈烈。一势快似一势,夏阳身上的气势同样在慢慢的提高。凌厉无比的气势,似乎想要刺破漆黑的天宇,将光明洒下一般。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里,夏阳便将五十势完全演练了一边,或许是经过了白天寒冰巨狼的原因,使得夏阳在使用五十势对敌的方面有了经验,也许是屠龙枪饮血的缘故,只见夏阳所演枪势之中隐隐带着一股狠戾的感觉,夏阳并没有注意到这一diǎn,仍旧挥舞着屠龙枪,‘五十势’又一次从头开始的演练着。

时间在夏阳演练的过程中快速消失着,在高坡不远处,一个身影矗立在那里,仔细看去,此人笼罩着一身的黑袍,唯独露出了一张脸,剑眉星目,鼻若悬胆,正是夏阳的师父武先生,此时的武先生并没有用黑袍遮面,只见武先生眼中平静的看着修炼五十势的夏阳,看着夏阳腾挪转移,枪刃出击,神出鬼没,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心中暗道:“看来阳儿对于覆雨翻云枪法中的‘五十势’领悟到愈加透彻了,每一招的变化,每一势的连贯都敲到好处。看来用不了多久,夏阳就要开始修炼‘三十击’了。自己倒是有些期待,夏阳修炼三十击之后,用屠龙枪施展后的威力如何!”看着夏阳此刻的修炼一时半会是不会完的,这里的情况自己也已经查探过了,方圆十里范围内没有一头灵兽的出现,所以,武先生便离开了高坡。

夏阳仍不断的演练着覆雨翻云枪法中的‘五十势’,嘴角露出一丝的微笑,心中想到:“经过上午的对抗寒冰巨狼和这次重新修炼,自己对五十势的认识又更多了一些,想来这个时候若是对上寒冰巨狼的话,只需威力次于‘斜挑势’的‘直击势’,便可以轻松的将寒冰巨狼斩杀。”心中想着的同时夏阳身形并没有丝毫的减慢。待‘五十势’演练至极致时,高坡处到处都是夏阳的身影,似乎此刻的夏阳掌握了分身秘术一般。猛然间,数十个身影消失一空,只留下一个身影伫立在,背脊微微向前倾,屠龙枪隐藏在身后,一副毫无攻击迹象的模样,又好似马上面临狂风暴雨般攻击的态势,两种气势完美的结合在一体,即诡异又是那么的自然。

求收藏!谢谢给位对蜗牛的支持!十分感谢!蜗牛会尽全力让大家看到更好的《至尊神皇》!谢谢!!

初期中风注意事项及保健
老年人便秘吃些什么好
减重步行训练
益母颗粒一盒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