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陈家妖孽正文第二百四十四章牛B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2-04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四十四章:牛B,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二更

陈平回去的时候特意在外面转了一圈,等身上那股暧昧气味彻底消散后才踏进将军小楼,现在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薛虞妃一定对自己恨之入骨,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以那娘们被人瞪一眼都要狠狠回敬过去的性格,今天发生的事情还真闹大了,不过陈平倒没啥害怕情绪,当时上了少校姐姐虽然说有冲动情绪作祟,但也事先考虑了后果,跟他说的一样,最多就是挨大伯一顿狠抽,远不至于坐牢之类的,这么一想,某头牲口心里顿时觉得很值,挨抽也值,毕竟不是每个爷们都能有幸在薛虞妃身体里爆发一次的,这感觉太他娘的爽了。

小长生已经放学,正围在陈富贵身边撒娇打滚,大妈楚云芝正在厨房准备晚餐,这一家人的生活貌似一直平平静静,很温馨,仿佛永远都不会起半点波澜,陈平小时候听多了自家大伯的故事,也愈发敬佩这个大猛人的大智若愚,曾经甚至有偷师学习的想法,只可惜他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一副严肃的不行的正派脸庞,自己想观摩都没机会。

“哥。”

陈长生正跟老爸讨价还价关于要不要做作业的事情,看到陈平,顿时眉开眼笑,跑过来抱住他大腿,小家伙心思单纯,虽然觉得陈平上次给自己灌输的一套理论不太对,但也象征性的试了一番,老师屁股是不敢摸的,但碰碰漂亮老师的小手还真是刺激,他一个小色狼,感觉不出啥销魂来,只觉得那样的接触很好,好到说不出来。

陈平蹲下来摸摸他的头笑道作业做了没?陈长生一脸兴奋道数学做完了,哥,今天我摸了摸老师的手,感觉真好,你教我的绝活可真好使。

“....”

陈平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陈富贵,看到他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的表情后才松了口气,严肃道小孩子不要乱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知不知道?

小家伙点点头,鼻子很尖,嗅了一下疑惑道哥你又见到薛姐姐啦?你身上有她的味道。

这回陈富贵终于抬头,表情有些错愕,看着陈平的眼神也带了点探究意思。

陈平满头大汗,说瞎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快去做作业,改天我再教你两手绝活。

陈长生兴奋的点点头,也没追究这事,蹦蹦跳跳的跑去写作业,背影欢快。

来到沙发边上,陈平轻轻坐下来,喊了句大伯,在没言语,在大伯面前,陈公子似乎远比面对自己老爹拘谨,主要根源还是小时候听多了这个大猛人的传奇故事,也见过他在军队里霸气外露的彪悍场面,心里难免有些不自在,倒不是说害怕,只是下意识的尊敬而已。

陈富贵轻轻嗯了一声,脸上有些笑意,轻声道这些日子感觉怎么样?听你忠叔说你吃亏了,什么大亏都让咱陈家小霸王发奋了,说说看。

陈平挠挠头,有些憨厚,却不做作,笑道其实也没啥,暂时保密,爷们被人狠狠踩了一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以后等我把那群犊子干趴下后慢慢跟您说。

陈富贵深深看了他一眼,拿起旁边的资料继续研究,他身边放着一杯茶,叫不出名字,但陈富贵喝了十多年都没变口味,陈平小时候喝过一次,很苦,却提神,大伯一辈子不抽烟,平日里忙的时候都用这种哭的让人泪流满面的茶提神,有神效。

楚云芝走过来招呼爷俩吃饭,顺便把在书房鼓捣作业的小家伙也拎出来,餐桌上几样家常小菜摆在桌上,没大鱼大肉,大妈做东北菜地道的不像话,香,很香,尤其猪肉炖粉条,格外出彩,陈平每次过来蹭饭都赞不绝口,陈富贵一直都很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一向很少说话,楚云芝性子温婉,也不是那种没事喜欢唠叨的女人,小长生性子是活跃了,但在吃饭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陈平狼吞虎咽,吃相没丝毫文雅可言,将桌子上的饭食全部扫荡一空后才心满意足的站起来直接上楼去自己的房间。

陈平在这的房间很简单,一台笔记本,一张床,几件衣服,顺带着一盒现在已经用不到的飞刀放在旁观的藤木椅子上,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多余的东西,但摆在里面却很充实,近期陈平一直吃完饭后一直都习惯上会,等消化的差不多了在来一百个俯卧撑,能坚持的话就多做几个,但最起码的一百个绝对是雷打不动,十一点睡觉,早晨六点钟起来吃晚饭去练拳,如此反复,每天虽然累虽然忙虽然枯燥,但陈平却渐渐接受并且开始习惯。

上了,远在北京的赵雅琴竟然还,陈平笑了笑,发过去一句丫头好久不见,都不知道打一个过来,是不是把我忘啦?

那边的聊天窗口顿时开始显示输入状态,奈何那妞手速实在不算快,等了半天才恢复了一个哼字。

陈平一真蛋疼说小妹妹不要学别人慢吞吞的啥事都不着急,年轻人得有活力,打个字又不会累的人爬不起来,跟你聊天我就为你这速度郁闷,痛苦并快乐着,太折磨人了。

赵雅琴恢复了一圈点点点,半天又问了一句,快乐什么。

陈平发了个坏笑的表情,说跟小美女聊天没理由不高兴,我可一直惦记着你给我暖床的美妙事情呢,丫头你可小心点,没准哪天爷一开心就飞去北京了,到时候可别吓哭了。

貌似这句话确实吓到了赵雅琴,陈平眼巴巴看着屏幕半晌,最后竟然看到对方头像一黯,直接下线。

陈平拍了拍脑袋,骂了声草,打算上床睡觉,近一个月没联系的卜懿轩突然打过来,一接通就淫.荡笑道哥们听说你闭关了?整天在军区大院吃苦上瘾了还是咋的,你闭关,我跟樊帆最近也在闭关,一直研究观音坐莲和蚂蚁上树,进步神速,几近达成,这小日子过的快活似神仙啊。

陈平翻了个白眼,从桌边抽出一根烟点燃,骂道我.操你姐的,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卜懿轩在那头嬉皮笑脸,伴随着旁边樊帆含糊不清的声音,格外荡漾,他说不用叫我滚,你去操就是了,咱绝对闪的远远的,眼不见为净,这几天我姐情绪太不对劲了,害得我家都不肯回,现在夜夜欢歌她可是罪魁祸首,陈平,你就当行行好,赶紧把她给我降服了,省的我一回家就提心吊胆的不爷们。

陈平深深吸了口烟,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薛虞妃那柔滑.美妙的肌肤来,淡淡说了句:“推了。”

卜懿轩愣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了句:“推什么了?”

陈公子只觉得耐心全无,破口大骂道傻逼,我把你姐操了。

直接被挂断。

陈平把往床上一扔,直接睡觉,神清气爽。

半晌后,卜懿轩一条短信才姗姗来迟:哥们,你牛.逼,祝你能留个全尸。

硬盘回收
智能开窗器
宠物食品生产线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