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奇门散手第二百零五章开口有些难

2018-12-07 17:54: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奇门散手 第二百零五章 开口有些难

更新时间:

“那怎么办?咱总不能真的找个后门溜走吧?再説了。这还有车呢?咱溜了,这车咋办?”

“是啊,唉,我也头疼。”

“唉!”

“我説你们俩个,当我瞎的还是聋的?”狂鸣的车喇叭动静混合着江涛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放心吧。今天就算是有哪个不长眼的孙子骑在江爷爷的头上。江爷爷也不会动一根手指头的。”

唐宁和周宇眼中同时冒出惊喜,拍着车dǐng,异口同声的道:“当真?”

“反悔是孙子!”

“哈哈,成,唐小子,上车。”

“呵呵……”

diǎn火,挂档,踩油门。发动机发出低沉的轰鸣,车子徐徐发动。

此时,距离派出所大约百米外,停着两辆银灰色的面包车。车上都坐满了人,各个身材魁梧,面相凶悍。手持着片刀重型车桥
,铁棒。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是个脖子上挂着一根能有筷子粗金链子的光头大汉。

“兄弟们,都给我听好了。咱们今天的目标是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和三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人打残,然后连人带车一起带走,都明白了吗?”

“明白。”一众大汉轰然。

有人道:“豹哥,就是三个小屁孩子而已,用得着出动二十来号的弟兄吗?还都带着家伙。是不是有些大题小做了呀?”

“猪头!人多,都带着家伙,这才证明兄弟们是在认真办事。”光头的目光之中满是轻松与得意。很久没接到这么简单,钱又好赚的活儿了。十万块,对于他这个层次的混混来説,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京城这地方寸土寸金,在京城地面上混饭吃,那一样都得花钱。单靠欺负那些郊区菜农或者是外地赴京的商贩,已经远远不够他和他手下这些兄弟们的日常开销。正愁呢,没想到天降大财。

心里头得意,同时也替那三个小子叫倒霉。市二十九中的事情他也听説了。当时只是听説三个开着大奔的少年人砸了一辆跑车。后来才知道那辆跑车的主人居然就是齐天养齐少爷。车子是被他手下的一个小弟借出去开着装逼的。结果没装明白,碰到了三个年纪不大的愣头狠货,人和车都装进去了。装大发了。

要説也是,砸谁的车不好。砸齐少爷的车,那还不是找死吗?

反正别人咋地,他是不管。只要有钱拿,就算是让他卖自己的那个酗酒老爹,光头都不带有半diǎn迟疑的。

撕开一包红塔山,叼出一根,diǎn着火,狠狠的吸了口,摇下车窗,冲着窗外惬意的喷云吐雾。但目光没敢放松,始终紧盯着派出所门口的方向。他们倒是没胆子在这里动手。但是如果不等在这儿的话。怕到时候找不到人。

“豹哥,这都两个多小时了。人还没出来,不会是顺后门溜走了吧?”

“不会,后门也有咱们的弟兄在守着呢。如果走后门,他们会打的。没事,再等……”

话没説完,就见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徐徐驶出了派出所大门,拐上了主道。

光头精神一震。猛力拍打着车门子,狂吼:“开车,开车,跟上去。快!就是他们!”

车上的一众大汉也兴奋的嗷嗷叫。目标就在眼前,拿下他们,就能到手一笔好钱。虽然大头都归了豹哥,但分到这些参与的弟兄们手上,也能有个千八百块。够吃一顿好的,余钱儿説不定还能找俩妞。所以个dǐng个眼珠子通红。摩拳擦掌。像群野兽一样,直喘粗气。前后两辆面包车急匆匆的跟了上去。汇入了主道的车流内。光头不住的催促加速,生怕跟丢了。

……

看看倒车镜。江涛嘴角挽起一抹不屑的弧度。一脚油门到底,车子骤然提速。别看他才十七岁,虽然年龄不大,但娴熟的驾驶技术堪比专业的赛车选手。在他驾驶下的车子像是一条有生命的游鱼一样,在车流内左冲右突,很快就将紧咬在后面的那两辆银灰色面包车甩没影了。

“看看看,这多好。不用动手,就把人甩没了。我看哪,今后这事儿得经常干。别遇事动不动的就冲动,冲动是魔鬼,知不知道?那显得咱哥几个多没涵养啊?知道咱现在却的是什么嘛?是气度!啥叫气度懂不懂?气度就是……”

“嗨,江涛,你这开车的技术跟谁学的?有空能教教我不?”后座上的唐宁实在是受不了他身边的这位姓周的小白脸子夸夸其谈的欠揍样儿,怕待会儿忍不住闷他两拳。索性穿过两座间的缝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没问题,车好学,我可以教你。但,嘿嘿……”江涛忽然扭头看了眼唐宁,奸笑不已。忽然表现出来的神情一diǎn也不像是平常的他。平时冷冷,酷酷的。突然来这么一出,唐宁觉着脑瓜皮都在发乍。

“江、江哥,有事儿您説,别嘿嘿了。”

江涛脸色立马变得严肃。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看上去他有diǎn犹豫。

唐宁好笑的看着他,知道他心里有事,想用一副开玩笑的口吻説出来,但毕竟不是那种性格的人,所以做起来,就特别的别扭。想説的话,或者是想……求自己办的事情很难开口。但他觉得,如果这事非常重要的话,江涛一定会説出来。只是……别让自己太为难才好。

唐宁的心里隐隐的有了某种猜测。而这种猜测,在他抵京之初,就已经从周宇和江涛的神情表现上看出来了。只不过他们两人一直是在忍着没説装饰船
。或许是有顾虑,也或许是觉着唐突,不适合。

而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无形之间就将三人的关系拉近了一步。估计有些话或者是事,忍不住了。

果然,半晌之后,江涛才道:“唐宁,或许我这个要求很唐突,但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当然,你也别误会,不是你要跟我学习开车,然后我江涛反过来要挟你什么。这一diǎn,希望你能明白。”

唐宁diǎn头,表示理解。“我知道冷冻离心机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