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炼蛊第一百一十五章不要回答一

2018-12-06 17:54: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炼蛊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要回答(一)

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猫,风妖猛地跳到了半空。

“风妖,受死!”

杀机凛冽的沈炼袖口一张,随即蚀天剑出现在手里。

蚀天剑迅速暴涨,持续长大,倏忽间变得三丈余长,剑身上有扭曲的黑雷翻滚迸放,直直刺过去,追上了风妖,贯穿了她的胸口。

霹啦啦!

黑色雷弧在风妖体内肆虐,毁灭之力极其狂暴,风妖胸前的伤口持续扩大,形成一个焦黑的窟窿。

插着风妖的蚀天剑向下砸落,收缩变小,沈炼飞窜过去,灾厄法相随之扑去,想要给她再补一刀……

“该死的牲畜!”

风妖目眦尽裂,摇身一变,化作一阵旋风,呜呜呼啸,从蚀天剑脱身而走,旋风滚滚冲入甬道,竟然……跑了。

“沈炼,你给我等着,此仇我必报!”甬道内,传来凄厉怨毒的吼声。

沈炼冷眼斜睨,嘴角弥漫不屑。

“下次见面,我会更强的!”

沈炼有自信打败风妖,不过灾厄法相已经暴露在她的面前,不知她是否看到了,甚至认出灾厄法相,从而察觉到什么。

这也是之前沈炼犹豫要不要动用这个底牌的原因。

“咦,那是什么”思量中,沈炼忽然发现邵之江死去的地方,残留下来一枚戒指,腐蚀之风把他的身体、衣服统统化掉,唯独此物未被毁坏。

“定是个宝贝!”沈炼眉梢闪动,走过来一把抄起来,没有仔细查看便收入囊中,随即走向牢房那边。

“大侠救命!”

被囚困的人目睹沈炼打跑了风妖,绝望的目光骤然重新焕发生机,一个个欢呼雀跃。

“别着急,马上放你们出来。”

剑光一闪,铁索哗啦啦断裂掉在地上,牢门旋即打开了。

“谢谢大侠救命之恩!”

“大侠你太好了!”

“大侠你救了我们母女两条命,你要是早到一天,孩他爹……”

释放出来的人喜极而泣,有人手足舞蹈,有人放声大哭华豫之门海选鉴宝地址
,还有人跪倒在沈炼面前,磕头不止。

“都起来吧,风妖已经被我打跑了,你们安全了,自由了,随我一起出去。”沈炼笑道,瞥了眼依然缩在墙角疯疯癫癫的那个人,骨瘦如柴,精神涣散,只有他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获救了。

“你们两个,把那个人抬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出去。”沈炼吩咐一声,随后领着五六十号人穿过甬道,一路回到了黑虎寨大殿之内。

吴延宗守在大门前,城门上持续放出弩箭,还有一百多号山匪聚拢在门前持刀攻击光盾。

重守不重攻的吴延宗,奈何不了山匪们,山匪们却也伤不了他,甚至无法攻进大门,就这么僵持着。

“吴延宗,还等什么,放信号!”沈炼淡淡一声,吴延宗回头惊喜万状,就知道长老无敌,邵之江不是对手。

“遵命!”

吴延宗脸上闪过莫大的敬畏,旋即从怀里掏出一个烟花举向天空,伴随着咻的一声响,一道耀眼的光芒冲霄而去,轰然炸开。

风吼谷外,隐藏起来的八百武师忽然仰头看了看天空,三色烟花在高空闪耀夺目。

“信号来了,杀啊!”

众人持刀弄剑,闯进风吼谷,谷内的大风诡异的消失了,自然是畅通无阻,片刻后他们便杀到匪寨大门前。

与此同时,沈炼,吴延宗,正从门内杀出来。

区区凡俗山匪,根本不是蛊师的对手,被杀得屁滚尿流。

那些山匪仓惶逃下山,却迎面撞见了八百武师,顿时变成了一场碾压式的屠杀。

一个时辰后,盘踞在黑虎寨内的三千多山匪富腾
,尽数屠灭。

众人搜刮了整个营寨,也找到了三生石的开采之处,在沈炼的指示下摧毁了矿洞,最后放火烧了黑虎寨,这才浩浩荡荡意气风发的离去。

回去的途中,经过交谈,那些被囚禁着牢房里的人讲述了各自的遭遇。

原来,他们全是被黑虎寨劫掠去的,献给了风妖。

“我们这些人,是这一个月被抓来的,在我们之前,还有很多人在那个牢房里。他们是某个小村庄的村民,全被黑虎寨抓了回来。后来,风妖饿了,便把他们全吃了,留着我们当零食,每天吃掉三五个。”谈起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这些幸存者心有余悸,颤抖个不停,听得怒鲲帮那些武师也是无比心寒。

谁能想到,黑虎寨这帮龟孙子居然投靠了妖怪,劫掠人族送给妖怪血食仿真绿化
,简直令人发指,罪恶滔天!

“唉,这是个漏洞。如果是妖祸,怒鲲帮及早察觉,会采取应对措施。但如果是山匪劫掠,那便是朝廷的义务,我们一般是不管的。”怒鲲帮的众人纷纷感叹,为那些死去的人默哀。

“那个有点疯癫的人呢”沈炼最为关注的是那个大喊大叫的疯子,他一直在不断重复“不要回答”四个字。

“我们不认识他,他是单独被抓进来的。”可惜,没有人知晓这个疯子的身份。

有个人想起了什么,告诉沈炼:“他跟我们不同,我们是被山匪抓去的,他是被风妖抓去的,是风妖亲自把他扔进了牢房,风妖还说过‘你的师妹细皮嫩肉的,滋味真是不错。’这样的话。”

“嗯,这个人身份不简单。”

沈炼让人格外照顾那个疯子。

一路无事回到怒鲲帮,此番行动的整个过程也被梳理成文书,传到了满伯玉,孔侑以及各位长老那里。

“风妖!”

怒鲲帮高层集体震动,炸锅了!

毕竟那是凶名赫赫的风妖,杀不死的存在,怒鲲帮对之屡战屡败,后来直接不敢招惹她了,任由她九年一次肆意捕猎进食,恨得牙疼却无可奈何。

大家或独自看着文书,沉吟不语,或聚在一处,讨论着。

孔侑房间,边禅玉来了。

“边长老,看到了吗不愧是沈老弟,连风妖都不是他的对手。”孔侑哈哈大笑,心情无比舒畅。

“沈老弟,唉……你又出了个大大的风头!”边禅玉笑着,眉宇间却是聚拢一团化不开的忧虑。

公孙止房内。

“什么,沈炼把风妖打跑了!不会是他自吹自擂,谎报功劳吧。”

捏着手里的文书,公孙止满脸质疑,他承认沈炼厉害,但沈炼面对的是风妖,打不残,杀不死,沈炼是如何打跑风妖的

怎么可能!

房间里,元岸,荣春也在。

这三人依然紧抱成团,此刻元岸和荣春也是惊疑不定,思来想去,他们想到了一种可能。

“风妖无形无体,能够对其造成杀伤的,只有神魂攻击类力量。”也就是说,沈炼拥有一只神魂攻击类蛊。

“这小子,深藏不露啊。”越是了解沈炼,公孙止越是心惊。

“深不可测啊!”元岸,荣春,也是震惊到无语。

帮主书房内。

满伯玉把文书丢在书桌上,脸上挂着深深的疲惫。

“我以为邵之江能够击退沈炼,没想到……”

邵之江背后有风妖,连风妖也奈何不了沈炼,这让满伯玉感到恐怖,头皮发麻。

不一会儿,步灵空来了。

“帮主!”

满伯玉脸上挤出一抹笑容,问道:“灵空,那三只傀儡妖兵,你祭炼的如何了”

步灵空淡淡回道:“进展不错,已经达到心念合一的地步,操纵自如,毫无凝滞。多谢帮主赐予重宝。”

“好!”满伯玉略显振奋,意味深长地道:“灵空,你也是帮中老资历了,人缘、威望都是极好,我对你也有着莫大的期待……”

步灵空静静听着。

回到怒鲲帮的沈炼,立刻着手将那些难民遣送回家,同时让吴延宗寻找疗伤型蛊师。

吴延宗很快找到一位,这人名叫宁柔心,是个年轻女子,容貌端庄,脸颊上有着淡淡的雀斑,性情更是出了名的温婉可人,在帮内被很多人心心念念惦记着,爱慕者众多。

“宁柔心拜见沈长老。”宁柔心低头行礼,她身穿一袭白衣男装,英姿飒爽,身材娇小可爱,果然是美人如斯。

“免礼。”沈炼虚抬了下手,“叫你来,是想让你看看这个人,他哪里出了问题,是否还能恢复正常。”

座位上,枯瘦如柴的疯子瑟瑟颤抖,眼窝深陷,脸色枯黄,口中喃喃不停,时而发出噩梦般的尖叫,反反复复说那四个字。

宁柔心神色一肃,仔细检查起来,只见她把手掌悬在疯子的头顶,掌心有莹莹光辉喷薄而出,笼罩在疯子身上。

疯子瞬间安静下来。

约莫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宁柔心收回了手,抹了把额头的热汗,禀告道:“这人中过某种诅咒,浑身气血大损,精神萎靡不振,且受到过极大的刺激,这才导致他这般疯癫。”

“还有救吗”沈炼问道。

宁柔心点点头:“属下愿意一试,方法若有效,三日内他便能恢复神智,不然……就十分棘手了。”

“你尽力而为。”沈炼连忙道。

“是。”宁柔心带走了疯子。

随后,沈炼宣布闭关,却在深夜悄然离开,天亮前返回。

第二天晌午,怒鲲帮便收到一个坏消息,三生石矿洞在夜里突然发生塌方,万幸夜间无人施工,虽然塌方比较严重,却无人被活埋。

不过,矿洞要想恢复生产,至少得两个月,满伯玉急派人手前去处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