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道破天穹 第六百五十八章 罪

2018-11-09 18:47: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道破天穹 第六百五十八章 罪

“噗!”

一道血箭自梁快腰间飙射,同样的梁余胸口也出现了一道伤口,深可见骨。两人身躯皆是一晃,瞬间消失。

暗中的碰撞声不断,地面上的血滴也越来越多。

空气中,逐渐被血气弥漫。

风声呼呼作响,仿佛是勾动了那些墓碑下的亡魂,让他们哀叹。这一幕不管结局如何,都是残忍的,都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这个梁余,有些不对劲。”

高志心底暗忖,对方明明知道梁快会和自己一起,可还是来了。或许,他早就来了。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对方与自己交过手,知道自己的实力,就算他杀了梁快,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他到底想干什么?”

高志微微皱眉,忽地心底一突,想到了一个非常有可能的情况。

“你们在这,我到处走走。”

高志轻语,不待众人回应转身离去,他前去的方向,是梁余之前所出现的方向。其他人原地待命,知道高志可能是了解到了什么,这才离开。

梁快与梁余的厮杀还在继续,短时间内应该是无法分出胜负的。

高志度步前行,仔细查看四周的一切。以他的眼力不难看出梁余之前到过什么地方,跟着那些一般人绝对无法发现的痕迹前行。很快,高志看到了一座比寻常房屋大上数倍的宅子,看起来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主人地位应该很不凡。

这里也坍塌了很大一部分,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地方留下了黯淡的血迹。时间很久了,那些鲜血不再明显。

高志目光游动,转身走入了一个后厅的位置,那里露出了一个洞口,旁边有碎木堆积,看起来被人整理了。当下高志直接迈入了进去,这里很阴暗,也很潮湿。空气散发处一股霉味,通道勉强可以让人直立行走。

通道出乎意料的长,足足有百丈。最下方是一个不大的地下室,长宽不过五米左右。其实就是等于一个大房间,很空洞,只有中心处有一个平放在地面上的石碑。

“霸气?”

高志眉头一挑,竟然从石碑中感受到了一丝霸气的气息。这种感觉很霸道,很慑人。这世间,只有一人可以做到,那就是霸者。

“天下极速独一人。”

高志轻语,这石碑上仅仅只有这么一句话。很是莫名其妙,看不出究竟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嗯?”

高志注意到旁边墙壁下有着一层不算厚的石灰,看模样似乎刚脱落不久。高志顺着墙角看向上方,那上边有着明显的刮痕,似乎有人在上边写过字,但是却又被消除了。

高志眉头微皱,走上前去,用手触摸,果然感觉到了淡淡的痕迹,很不明显,已经无法辨认出来。

“是梁余做的吗?”

高志轻语,除了他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了。不过,他到底写了什么呢?

高志不解,这个梁余的出现,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杀梁快那么简单。高志略作沉吟,弯腰用手在地上收集了一堆灰尘,然后将其涂抹在被划掉字迹的墙壁上,随后再用手抹掉,顿时一片模糊的字眼出现了。

虽然还是很模糊,但是已经能够勉强辨认出来。

“罪一,弑母杀父!”

高志眼睛瞪的浑圆,难道这梁余……

“罪二,叛祖弃宗!”

“罪三,毒杀族人!”

“罪四,弑兄!”

高志瞠目结舌,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场大祸,竟然……”

高志不敢想下去了,即便他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太骇人听闻了。那个时期,他才多大?恐怕还只是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吧?

他在天门遇到梁快的时候,也都只是十来岁的小伙子。梁余比梁快小,而且这一族灭绝的事情,更要提前。也就是说,梁余做出这等狠辣事情的时候,可能就是八岁到九岁的年龄。

“那么年幼,竟然……”

高志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他自问,这种情况他是做不到的。而当年,梁余这么一个几岁的孩子,就能够用毒杀掉所有族人,亲手结果了父母的生命。这简直比魔鬼还要残忍,比最凶的妖兽还要狠。

虎毒不食子,同样的,作为上一代的血脉传承,也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步。

“嗯?还有字?”

高志重新抹了一把灰尘再次让那些字迹勉强呈现,这一看,顿时心头又是一跳,那些字迹非常狂乱,但是却透着强烈的恨意和暴怒。

“霸者,你为何选的是我?!为什么一定要选的是我啊!”

“我恨,我恨!”

“我恨你不给我选择的机会,我恨你的霸道绝情!”

“如果我有机会,我一定会杀光所有和你相关的人!如果我有机会,我一定将你千刀万剐!”

“我恨啊!”

“哈哈!霸者,小爷就偏偏不让你如意。你不是选择了我吗?我就不让你成功,我就让你功亏一篑。天下极速,小爷不在乎!”

“小爷就是化为恶鬼,也要找你算账。”

“我要诅咒你,我要化为这世间最可怕的恶鬼,我要将你生吃活吞,挖心掏肺。”

高志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强忍心底的不平静继续看下去。

“我族是不灭的,是的,我族肯定是不灭的。”

“罪五,罪己身,当诛。”

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信息,高志又仔细查看了一番,一无所获,这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最中心处的石碑。

高志转身,看到了石碑一角有些残缺,当下伸手捏碎,发现是空的,里边应该有某样东西,不过早已被人取走了。

“天下极速独一人?”

高志喃喃低语,这句话很模糊,似乎是在说这世间将有一个人达到最极致的速度,但是却只有一个人可以踏足巅峰。可又觉的,这句话好像是在说,这世间不可能有两个同样的极速存在。

“极致,只能够是指一个人。”

高志低语,极致,就是站在最顶尖位置的一个人。如果有两个人,那是不存在的理论。

“这梁余曾经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他要说霸者选中了他?”

高志越发不解,但是就他所知,霸者从来不会做多余的事情。既然留下了伏笔,肯定有很大的作用。根据梁余的这些留言,不难看出,这一切都有霸者的影响在。

即便此人消失万年以上,可他的余威还在。即便他不再出现,这世间也无人可以真正的小觑他丝毫。因为他是霸者,他是亘古第一人!他是这世间最强的力量。

高志盯着石碑上的自己不断观看,又不断去思索梁余的留言。他要把这个事情搞明白,如果真有其他问题在的话,那么他们两兄弟的这一战,将会留下很大的遗憾。

“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高志轻语,明明知道问题应该是出自‘天下极速’上,可偏偏就是想不出来具体的因果关系。

“罪五,罪己身,当诛。”

高志念叨了一遍,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是指梁余自身,还是指梁快?

“哈哈!霸者,小爷就偏偏不让你如意。你不是选择了我吗?我就不让你成功,我就让你功亏一篑。天下极速,小爷不在乎!”

高志又重新浏览了这一句话,心底有着一丝明悟。

“天下极速,是指梁余,不是梁快。”

“霸者在冥冥中选择了梁余成为这天下极速的第一人。”

高志猛地站了起来,想明白了一个他都不敢想象的事实。

梁快始祖的血脉力量早在霸者的算计中,到这一世肯定会溃散分开。不会像吴不胖那样可以降临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些血脉力量就在这里的每一个族人的身上。

“也就是说,想要在这一世重聚,就必须杀掉所有人,以这种可以说是变态的做法来获得真正的力量!”

高志脸色阴沉如水,霸者太狠了,太霸道绝情了。“而且,霸者在这石碑中留下了某一样东西,可以让这种做法很简单的进行。最重要的是,霸者肯定在这些人血脉里设置了强大的自灭禁制,一旦在一定的时间无法合二为一,这一族将会自主灭亡。”

“梁余,是被选中的,所以他知道了很多事情。所以,他被迫做出了这些事情。他不出手,这一族面临的也将是灭顶之灾。他出手,起码可以活下来一个人。而且,这种事情,还无法说出来。因为,那样的话,肯定会引起大乱。”

“霸者,你好狠啊。”

高志咬牙,右拳紧握,对方杀他儿子的事情现在看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高志变色,想到了一个在情理之中的事实。如果一切如他想的一样,那么,梁余的实力将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杀掉梁快甚至连十个呼吸的时间都不需要。

“不妙。”

高志周身伪神力激荡,快速的冲了出去。

厮杀还在继续,两人血迹斑斑,梁快更是不堪,摇摇欲坠。

“拦下他们。”

高志迅疾的冲了过来,同时朗声大喝。

“什么?”林岚等人都是一阵发怔,连梁快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我的好哥哥哟,你这是在干吗呢?”

梁余狞笑一声,匕首直刺梁快心口,梁快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反手杀了过去。

“噗!”

血箭飙射,梁余心口被刺中,而他手中的匕首却早已收了回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