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三妹修仙第十一章归墟混乱

2018-11-08 17:06: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三妹修仙 第十一章 归墟混乱

剧烈撞击声,火光四射,与海面之上的金光较之,毫不逊色。整个归墟城都在颤抖,城内建筑摇摇晃晃几乎要坠毁。城池上现出透明的如琉璃般的罩子,随着那无形的波动,不停得变幻形状。渐渐地透明结界上的如同玻璃般裂开缝隙,很快延伸至整个上空。

知晓那波动厉害的修士,忙不迭向着后方逃去。刹那间整个归墟城混乱无比。更多的是茫然无知的人群,街头巷尾得看着上方飞窜的各式修士。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尘土飞扬,然而随着奇异的是,一面干净无比,一面尘土飞扬,而那洁净之面步步向前推伸,所到之处,皆为废墟。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发生,反而让人打从心底胆寒起来。

“啊~”一声惨叫,血舞喷涌,是一只不知从哪里窜逃出的小猫,慌不择路的跃过了边界。悄无声息的化为了血雾,被在场的众人瞧了个正着,忍不住惊呼出声。

宛若被某个开关启动,原本有些凝滞的场景,顿时变得混乱无比。各色灵光闪现,便有那修士欲打算施法离开。可惜,催动法咒离地不过三尺,顿觉身上传来千斤之坠感。

归墟城自建立以来,从不允许修士在此御空飞行,先前仅仅只是以为是个简单的规矩,现下可是明白了个彻底。这些个往日一派仙风道骨的修士,面对生命之危,反应与普通人无异。

城中最高的建筑屋顶上,立着个人影,白衣着身。身形窈窕,是个女子。漆黑的一对双眸里,盯着下方混乱的人群,淡色的唇角微微上翘。漂亮至极的柳叶眉,随着她轻弯的眼角,而上扬。

叹了口气,双手掐出印诀,在她的面前,浮现出几缕淡淡的,细看之下泛着金红色的灵光,纵横交织成细密的光,且以极快的速度想着四方扩散开来,直至覆盖住整个归墟城。结界之上的细缝接触到那光,瞬间合拢。

某个幸运的摔倒在墙边修士,刚好仰面,恰看到裂缝合拢的瞬间,立即叫了出来“看,有人在修补结界!”激动的嗓音,都变调了。这一蕴含着灵力声音,穿透立甚强。诸人纷纷抬头,果然如此。再观那清洁之地,果然不在往前推进了。

劫后余生!

凤仪遗迹迄今为止只现世一次,但就是那一次,让天下修士疯狂。而此次不过是第二次,谁也不晓得它出世后,对周围会有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今,方是知晓了。

城中某处,一黑衣男子,坐在一把简陋的竹椅上,然他仪态雍容华贵,令人觉得他身下坐得是龙椅,而不是普通的椅子。“终于舍得出来了。”低沉的嗓音,极其的绻缱温柔,而在他话音尾处,音调又微微的扬起,那末缱绻宛若错觉,而是金石击撞之声。

“我师父帅吧!”楼底下,蹲在两人一小鸡,三个脑袋齐刷刷得仰望,嘴巴无意识的大张着。苏沫儿拍了下旁边少年的肩膀,得意洋洋道。

“切,有什么了不起,我要找个比你师父还厉害的。”褪去满脸青肿的少年,生得相当好看。一双大大的杏眼,使得整个面容有些天真与娇憨。一下子,就令苏沫儿母性大发,直接强制认作了小弟。

他还没修炼,看不懂境界之类等玄奥的问题,但就以他一个普通人看来,苏沫儿的师父无疑很厉害的。就是性子太过别扭,不肯承认罢了。哼,这些个自诩为正统的修士,有几个是好的。搞不好,苏沫儿师父就是其中一个,沽名钓誉之徒。正想着,他腹诽的沽名钓誉之徒轻飘飘的走了下来。的确是从走了下来,如同她脚下踩踏着阶梯。

“师父!”苏沫儿蹦蹦跳跳的走了过去,拉着师父的袖子撒娇。“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本就有些苍白的面色,此时瞧上去,竟然显得有几分透明来。瞅了两小一眼,点头道,“出发!”

仙音邈邈,异香扑鼻,远方城外,缭绕云雾将那山峰遮盖,只隐隐约约的露出一星半角,偶尔似乎风起,被拂开的云雾中露出仙峰的真容,宝气惹眼。原来在众人忙得逃命的时候,凤仪山已出现了在是世人的眼前。

一抹仙音,一缕缕从鼻下绕过的灵气,终勾得某个不要命的莽汉,向前方本奔去。在看到了凤仪山的一刻起,已经有不少人恨不得马上扑了过去,不过是碍于方才那股无形的波动威胁,无人敢动。现在出了个这么个愿意替大家伙探路的蠢汉,真是乐意之至啊。

就在他穿过归墟城结界的的时候,那一瞬间,众人都做了个同样的动作,瞪大眼睛。

“哈哈哈哈哈!”那修士垂首看着自己完好无比的双手,仰天狂笑,“老子没事,老子要去取宝藏了!”半辈子的力气都花在了飞奔上了,脑子里尽是宝藏,只要进入了遗迹里面,法宝功法应有尽有,再也不用当个可以任人践踏的低级修士了。紧随其后,嗖嗖,人影不断,一出了结界后,五颜六色的光芒应有尽有。

很快,方才拥挤如潮的城中,人少了大半。剩下的,多是各大门派的弟子,及在归墟城外生活的普通人。

“师兄,我们现在去吗?”鲁卿卿打量了同门,见不少人皆或多或少的露出了些焦急之色。不过她现在不太想进去,不知为何总觉得心下踹踹。

温礼墨摇头,神情罕见的严肃,“现在去了无疑等于送死!”“死字方从他口中吐出,远方不断传来惨叫之声,更夹杂着从未听过的兽吼。“等大师兄回来,我们再去!”有了金丹修士护航,他们这些最高不过筑基的弟子,方能安稳到达入口,再种下魂印后,方能确保性命无忧。也不知大师兄什么时候才到。好在遗迹开启有半月之余,再等个几日还是等得起的。

仙秦门也在等,不过他们可不是等什么混乱稳定。整个天琰大陆的修士,都知道这仙秦门最大的特色就是喜欢凑热闹,越热闹越喜欢。

同样,仙秦门仙二代领头人秦宛如心慕玄天宗大弟子白少羽。为此,玄天宗弟子经常性的被绑架。玄天宗外事堂隔三差五就能收到求救的信。点名要白少羽去赎人。至于白少羽赎不赎,那就是外事堂的事了。

秦宛儿在等,她身为仙秦门仙二代掌舵人,自然不光是靠老爹就够的,她本身头脑与实力都不俗,只不过一遇上白少羽,就会稍微变得那么不正常而已。

此次,凤仪山出世带来的波动,与平常那些仙山洞府出世的祥和相比,真得不一样。当然有人也道,凤仪仙山不一样么?算了,这些蠢货不用理会。想来白少羽不会这般肤浅,不然也不会被自个相中了。秦宛儿拿着软布细细得擦拭着托在手里的一琵琶,自琴头,琴弦的,一一擦拭。

准备进屋与其商量事儿的弟子,看见她这般动作,也不打扰了,直接退了出去,并细心得替将屋门关上。想来,师姐应该已经在思量如何进入遗迹了。他还是不打扰得好。

翌日,各大门派整肃完毕,纷纷前往城外,仅仅剩下玄天宗与仙秦门。且两派弟子,竟然不约而同去了城中口碑最好的早餐铺子去吃早饭。

早餐铺子的掌柜愁眉苦脸,拨拉着算盘,抬头看一下,然后划拉一下算盘珠子,再看一下,再划拉一下,每划拉一下,心头都在滴血。早饭的钱铁定不够修铺子的。

循着他的视线,就能瞧见宽阔的大厅中,坐满了食客,只是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出名堂来,两派人马,泾渭分明的坐在两旁。吃两口,然后瞪,视线里满是杀气。

“手下败将,还好意思瞪我!”嗓门蹦脆,是个少年,身穿深紫道袍。被瞪烦了,还让不让人安静的吃个早饭了。心头火起,说话

就不怎么中听了。

“若不是白师兄不在,怎么会着你们的道!”万玉妍一拍桌子,斥道。

“大师兄,大师兄,就知道大师兄,除了大师兄,你们还有什么。”宋凌云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

“有本事你们也不靠你们大师姐啊!”万玉妍可不是软弱的主,瞪着眼道,不过她生的柔美,即便是瞪着眼,也让人觉得好看。“咱们单挑!”

“单挑就单挑,小爷我怕你

!”宋凌云唰得抽刀。

“你来啊!”万玉妍不甘示弱拔剑,剑气凛冽,寒光逼人,不是凡品。

“有本事你过来啊!”他又不傻,跑过去挨揍吗!

如此循环不下五十遍。再看其他人看该吃的该吃,扶额的扶额,看热闹的看热闹的。

啪!秦宛儿手里的茶杯成了一堆粉末,宋凌云下一句“你来啊”卡在喉咙里,不敢吐了出来,乖乖的坐下,拿起筷子飞速的填起肚子。

万玉妍得意洋洋的瞥了对方一眼,姿态优雅的做下。“瞧你没出息的样子,又不是你的原因!”鲁卿卿捏了捏她的腮帮子。

“管它呢,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赢了!”

“吃完,我们就出发!”好听的男子声音,忽然在耳旁响起。

诸人纷纷点头,然后,再抬头一看,“大师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